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2007-05-25 10:00:01)
标签:

野人

女主人

老公公

镇长

神农架

分类: 独步神州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注:文图并不一定对应,请见谅。)
      四月的神农架林区,一边是鹅黄的油菜花,一边是缓慢融化的积雪。树木还没有大张旗鼓地真正变绿,灰褐色的山峦统治着整个林区的色调。

    “野人”一贯是神农架自我炒作的卖点。的确,除了这个卖点外,神农架景区也实在找不到有别于其他风景区的奇妙之处了。然而,要想参观神农架所有景区,非“黄金周”期间的门票数额,累计起来至少也要500元,当然这还不包括漂流、滑雪以及周边附近景区的门票。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神农顶100元;神农坛40元;神农架生态博物馆25元;屈原祠20元;香溪源30元;天燕60元;天生桥30元;画廊谷20元、停车费5元……到处都是收费口,而且“五、一”临近,门票价格必将如同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

    依仗中国人口基数庞大和相当部分属于公款消费的优势,国内景区的门票一涨再涨。不过,这种竭泽而渔的经营方针,只适合于所谓的两个黄金周。位于距景区30公里外房县银坪山区的一家农户女主人,指着脚下的蜿蜒曲折的山路说:“平日没啥人来,只是五一、十一两个节日期间,人才多咧。”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女主人年近50岁的丈夫,依然常年在江浙一带打工。两个即将上大学的儿子都在山后数公里外的寄宿高中读书,只有周末才乘班车回来。女主人负责耕种山顶和屋前的一片玉米地与油菜,83岁的老公公颤颤巍巍地居然还能够下山砍柴、割草。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空荡荡的一幢大房子,不是面向正南的阳光,而且门窗朝着东边的山路。女主人解释说:“这是风水先生要求的,正南开门见山万万使不得!”这里已经处于神农架林区边缘,四面环山巨大的山坡上,只有他们一家的房屋孤零零地坚守。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不害怕吗?”问她。

    “怕啥呀?家里又没可抢可偷的。”女主人自嘲地笑道。

    一只狗被锁在院外的木柴堆旁,附近的羊圈不时传出风铃声。再往后就是猪圈,几头猪在阳光下哼哼唧唧地酣睡着。“你们是来玩儿的?”女主人自问自答:“没啥好玩儿的!哪没有山呢?”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停止砍柴的耋耄之年老公公,弓背缓缓地向山腰的家门口挪动。儿媳无意前去搀扶,依然倚靠在刚刚盛开粉红色桃花的树干上,继续评判着神农架:“啥子野人呀,不野的人还没地方去呢?哪还能有什么‘野人’出没?纯粹就是哄你们外地人呗!”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桃树旁是一个锈迹斑斑的锅状天线,女主人不屑地一瞥:“只能看4个台——中央1、教育2、山东卫视、贵州卫视。”虽地处湖北十堰地区,但既看不到湖北电视台,也看不到十堰电视台。

    “你们寂寞吗?平时找谁聊天?”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环顾空荡荡的山坡,女主人无奈地说:“能找谁呀?几里地以外才有人。不聊呗。”显然,耳聋的老公公也不能成为交谈的对象。不过,女主人突然自豪地一句:“我们这里空气好啊!城里行吗?”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别说“城里”,就是神农架景区最大的居民区木鱼镇,经过这些年的旅游开发,也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宁静。沉重的货车缓缓爬上山坡,艰难地大声呻吟,响彻在木鱼镇上空。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窄斜的木鱼镇主干道上,到处都在大兴土木工程,所有宾馆几乎清一色的白墙黑顶。建筑工人用竹筐背驮黑瓦,竹筐破损严重,工人的肩背也可想而知了。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微型的木鱼镇夹在两山之间的缝隙中,沿街除宾馆即饭馆,当地人都远离热闹的干道住在山坡上。前镇长家的院落很大,两年前又矗立起一幢新楼。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女婿开着机动车回家,外孙乘电动碰碰车在院内的水泥地上乱碰。说起神农架的神秘,老镇长用下巴指向远处朦胧的山岗笑笑:“以前那里一直是兵工厂,现在还有几个地方没开放呢,尤其不允许外国人靠近。”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倘不是执行开放政策,神农架依然神秘地成为“战备三线”地区。幸好旅游业强烈地冲击,否则,这条隐蔽崎岖的山路,可能永远都会被传说有“野人”出没。提到最有噱头的“野人”,生于斯、长于斯的老镇长断然摇头:“从没见到过!”

    “红坪画廊经过了吗?”老镇长提醒道。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红坪画廊是继木鱼镇之后,最值得一提的景点。数公里的山路两旁,长满红树皮的乔木,一改除了褐色就是褐色的单调的树干色彩。当然,红坪画廊可不是因为红色树皮,而是要花20元门票,深入到高山峡谷地带。据说里边有一石二溪、三瀑四桥、五潭六洞、七塔八寨和莲花峰等三十六峰,组成奇、怪、险、秀兼存并蓄的天然画廊。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老镇长家开办的宾馆也在脚下,女婿急忙掏出名片隆重推荐他家的宾馆,得知为时已晚也并不泄气:“下次您朋友来,让他们找我,保准优惠!”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不巧的是,正赶上神农架“休园期”,晚一天到来就开放了。不过,即使正常开放,就那100多元的第一道门票,也让人感觉物无所值!已经开车穿过了长长的山谷和溪流,目睹了两侧的山峦和树木,进去看看新近修缮的亭阁、祭坛一类人造景观,不去也罢。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由于不是周末、更不是黄金周,又恰逢休园期,全木鱼镇所有的宾馆都一片寂静,空荡荡的有些恐怖。饭馆自然也没有食客,绝大多数都关门打烊,只有极少几个小店的老板娘孤独地守候在门口,沮丧地眺望着街口……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沿209国道从木鱼镇南下,一路上总是修路、修路、修路。百孔千疮的山路要么封闭左道、要么关闭右道,总之,车辆必须停停走走、走走停停。或许同修建宾馆一样,都为了即将到来的“五、一”黄金周而做准备吧。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神农架地貌具有山川交错、脊岭连绵、高低悬殊的特征。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立体小气候,使神农架成为中国南北植物种类的过渡区域和众多动物繁衍生息的交叉地带。是世界同纬度地区唯一的一块绿色宝地,对于森林生态学研究具有全球性意义。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然而,目前的神农架旅游,以观光为主,缺少人文氛围,缺少朝圣的心情。整个神农架景区,无论是大小旅行社,还是作为当地管理部门或宣传部们,都是以神农架的风景为主,但又对风景的圣洁挖掘不够,同时对神农的人文意义并没有深入挖掘,因此也缺少了朝圣的心情。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炎帝神农氏是中华民族的始祖之一,同时又是中国医药学最伟大的创始者之一。可以说,作为几千年农业文明的经济和古代科技的象征,同黄帝作为中华人文和政治始祖一起,成为中华文明史上令人仰止的神。在重视科技的今天,神农氏的经济和科技的历史学意义如何挖掘?应当是当地策划要认真思考的。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199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神农架列为国际“人与生物圈保护网”成员;1995年,世界自然基金会又将神农架定为“生物多样性保护示范点”。这种世界级的保护区本身决定了神农架的世界级地位,同时要求地方领导具有世界级的视野进行开拓。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遗憾的是,神农架有世界级的风景,却没有世界级的印象。神农文化特有的旅游资源尚待开发,市场范围极为有限。而“野人”的内涵不仅不足以单独支撑神农架的招牌旅游产品,反而因拿“野人”作招牌缩小了神农架的市场客户群。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驶出红花坪加油站时,回头再望一眼神农架林区,眼前是一幅巨大的宣传画,交错写下四行鲜红的广告词:

    神秘之山

       神奇之景

          神怪之人

              神逸之情

     背景是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峰和茂盛葱绿的林木,前景是朦朦胧胧一高一矮两个赤身裸体的“神怪之人”——过膝的长发、蜻蜓般突兀的鼓眼睛、夸张的乳房、浓密的体毛以及被毛绒绒的大手遮掩住的阴部……

           谁见过神农架的野人?

    但是,谁真正见过神农架的野人呢?
 
画家笔下的中国昨天   http://blog.sina.com.cn/chenqiku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