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夫
伊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87,429
  • 关注人气:350,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见到的台湾(二)

(2007-05-22 14:20:12)
标签:

槟榔西施

坟茔

蒋家王朝

台湾人

蒋方良

分类: 环球行走
  我见到的台湾(二)
   (日月潭)

续昨:   

一般般的风景区

我见到的台湾(二)

    台湾的东海岸濒临太平洋,一边是海、一边是山的奇特地貌,使东北部花莲一带的盘山公路格外地崎岖。司机保持着较高的车速,在弯曲的山路间猛拐猛转,害得全车人各个犹如乘船一般,倍感头晕恶心。

我见到的台湾(二)

    平心而论,尽管台湾观光局的宣传片和当地导游拼命称赞东海岸,但对于来自地大物博的大陆游客,不过是一般般而已。“而已”,这个多余的助词,似乎是挂在台湾人嘴里的一个口头禅,有点儿像朝鲜人尾音的“斯密大”,或者更像我们听惯了的主持人脱口而出的“那么、那么”。

我见到的台湾(二)

    太鲁阁峡谷也是一般般而已。也许因为沿途颠簸的缘故,总感觉要呕吐的游客,下了车不是兴奋地奔向峡谷和湍流,而是靠在一旁拍拍胸口,伸伸胳膊。因为峡谷里山峰盛产大理石,所以滔滔的江水呈灰白色,如同稀释后的水泥。

 我见到的台湾(二)

    最南端的垦丁风景区,因为越过了北回归线,热带风光更为显著。历来是台湾人的最佳渡假区。在这个突兀出去的小半岛上,几乎可以同时看太平洋、巴士海峡和台湾海峡,近距离的对比,才能显现出洋与海的区别。

 我见到的台湾(二)

    太平洋自然浩瀚无比,前方什么也别想眺望到。而台湾海峡和巴士海峡也同样一望无际,福建省或菲律宾的吕宋岛都难以收入视野。站在鹅銮鼻前,除了脚下是吹弯了腰的绿草,所能感受到的,只是强烈的海风在呼啸。

 我见到的台湾(二)

   (阿里山的小火车)

   最著名的莫过于阿里山和日月潭两个旅游景区。日月潭周边的古迹,被1999年南投地区大地震摧毁得非常严重,包括文武庙在内的许多庙宇,从废墟上新生都还不足5岁。倘若你在大陆走遍了山山水水的话,无论是置身在密林深处的阿里山,还是徜徉在碧蓝的日月潭上,感觉依然是:一般般而已!

我见到的台湾(二)

                    

   “槟榔西施”

    沿着一般公路穿乡过镇,沿途常常能遇到被称为台湾一景的“槟榔西施”,所谓槟榔西施,即为招揽过路的游客设立的水果、冷饮摊商。特点在于,这种路边搭建起能遮风挡雨的玻璃商厅里,必定有一个穿三点式、描眉画眼的妙龄女子来看守。

我见到的台湾(二)

    从这个公开、透明的玻璃厅外,行人可以从容地一览无余看到那个性感“西施”和简单陈设。“槟榔西施”落落大方地揽客待客,没有羞涩和拘谨。反到是大陆的有些游客,看三国掉眼泪,无端地替人家难为情起来了。

我见到的台湾(二)

    在台湾,出售成人刊物和书籍属于合法经营,但是,必须注明“18岁以上”的警示。与欧美国家的直白、外向不同,这些成人读物的封面相对比较含蓄、内敛。毕竟传承的是中华文化,别说与荷兰的“花街”比较,哪怕是天主教势力比较强大的南欧国家,也不能同日而语。

我见到的台湾(二)

(西部工业区)                

铺张的坟茔

    台湾人的殡葬意识,也深刻地打上了中华文化的烙印。在东海岸边,伴随着滚滚涛声,沿岸是一片片巨大的坟茔。这些守望大洋的坟茔,一个赛一个精美、豪华、高大,攀比之风显而易见。

我见到的台湾(二)

   与闽南地区的坟头还有一定区别的,比如坟头后边,往往要筑起一道由马赛克镶嵌的高墙,为了显示气派,还是为了抵御太平洋的惊涛骇浪?

我见到的台湾(二)

   (出租车)

    北京4 0年前(后来才知道仅仅市区内,2005年我搬入朝阳区五环路外,这里居然还保留着隆重的葬礼)就销声匿迹的殡葬仪式,在诸如高雄这样的现代化大城市里,依然保存完好。

我见到的台湾(二)

    城市的商店里出售着花花绿绿的纸人纸马殉葬品,繁杂的程式居然没有因为快节奏的生活方式而消亡。

我见到的台湾(二)

    吊丧的亲友一律身穿黑色长袍,不知是主人临时租赁,还是客人由于白事需要而一直自备。总而言之,不能穿便服出现在灵堂前。临街的灵堂呈开放式,遗像微笑地凝视着过往行人,散发浓郁馨香的白百合花圈上,垂挂着哀悼的红色挽联。

我见到的台湾(二)

   (每晚降旗) 

    不能想像,在一个土地仅3.6万平方公里的岛屿上,不仅要为2300万活人安置广厦,还有为无数尸体预留足够的空间。没有广袤土地、四面环海的台湾,却继续实施着铺张的土葬,真让外界不可思议。

我见到的台湾(二)

               

蒋家的痕迹在淡化

    “选举”和“谢票”(获胜的候选人手持高音喇叭,乘车分别到各处向投票人口头表示感谢)

我见到的台湾(二)

   的喜剧刚刚谢幕,88岁、蒋经国的俄罗斯籍妻子蒋方良在台北逝世。当地所有媒体、哪怕是仅刊登文娱内容的报纸,也加入了哀悼蒋方良的大合唱。

我见到的台湾(二)

    然而,当地许多年轻人却对这位前“第一夫人”不甚知晓。虽然宋美龄远在美国、蒋方良近在身边,但在政治舞台上始终保持沉默的芬娜(蒋方良的俄文名字),在丈夫从政治舞台消失近20年后,更无法给公众留下什么痕迹。

                我见到的台湾(二)

    其实包括蒋家王朝,在今日的台湾都已经褪色黯淡了。除了那些在1949年从大陆来的外省“老荣民”(顾名思义,特指当初为台湾建设付出巨大贡献的士兵们,荣即光荣。)外,新一代台湾人对蒋家父子的认识也仅仅局限在历史教科书了。

             我见到的台湾(二)

    从蒋家王朝的势衰,到台湾当局的逐步“去中国化”,海峡两岸的文化纽带和心理认同正经历着严峻的考验。一场强台风袭卷或一次大地震降临,都并不可怕,事先防范和灾后重建。可是,海峡两岸中国人心里的隔膜之痛,靠什么神奇的药方来化解呢?

我见到的台湾(二)

 台湾见闻(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489ba10100eji2.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