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年王辛庄(1)

(2008-03-23 09:49:50)
标签:

三月

塔利班政府

泥沙

王辛庄

顺义

分类: 往事回忆

    1969年3月23日,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我们已经破碎了的家庭,从城市被迫迁入村庄。 

    中国整个社会都在动乱,当时“毛主席的红卫兵”砸烂一切属于“四旧”的文物,这一点颇似后来的阿富汗塔利班政府,他们不顾全世界的谴责和反对,粗暴地摧毁境内佛教文物。 
六年王辛庄(1)
 

    而我们的“上山下乡”又随后被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政府效仿。总之,七十年代发生在中国的悲剧,如果后人不清楚、不理解,历史不能昭示今天的话,就看看眼前那些祸国殃民的政权,让国外的今天折射国内的历史吧!

六年王辛庄(1)

    王辛庄,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自然村,位于顺义区东南一隅,即使是顺义区行政版图,也不会标出它的位置。左邻右舍的高各庄与井上都时而出现,唯独我生活了6年半的那个村庄,永远处于被遗忘和漠视的地位。

六年王辛庄(1)

    顺义“撤县变区”不足三年,我驱车不足一小时便可抵达区政府所在地。而当时的空间概念,它是个遥远的地方,交通极为不便。

六年王辛庄(1)

   每日从东直门去县城仅发车两次,县城离王辛庄尚有18公里,而距王辛庄还有5公里的陈辛庄车站,每天就只光顾一次。那趟罕见的班车,留给我的记忆永远是极其拥挤,破旧的车身仿佛随时可能被严重超载的乘客挤碎。

六年王辛庄(1)

   每逢寒暑假来临,我们都会朝村南面过往牲畜车的空荡荡的马路上翘首以待。期待着中午那辆破车提前驶来,我们的大姐将会从北京南郊大兴县的一个乡村小学辗转而来看望我们。六年王辛庄(1)

    当我们母子四人被迫离开北京旧居的时候,大姐还在大兴县被学校“革委会”隔离审查。过了近四个月,直到7月底,大姐才被“解放”,她先回到人去房空的旧居,找到邻居取出临行前我们委托留给她的物品。 

六年王辛庄(1)   

    因为早在我们三月离开北京前,大姐就被隔离审查数月了。我们见不到她,也不敢找她的同事打探她近况和转告我们要举家迁徙,担心连累人家。结果直到大姐终于回家时才发现:母亲和弟妹们早已背井离乡了。六年王辛庄(1)

   三月的北京郊区,春寒料峭。运送我们的敞篷大卡车,沿着东直门外斜街、京顺路摇摇晃晃、义无反顾地奔跑。寒风袭干我们脸颊上不断流淌的泪水,别了!家园!别了!昨天……六年王辛庄(1)

    当时的王辛庄显得那么漫长和遥远,历经柏油路、颠簸震荡的石子路直至尘土飞扬的乡间小路,下午,才终于停靠在一个由泥沙和泥沙垒起的村落。

六年王辛庄(1)

   一群黑衣服的农民和小孩子迅速地包围了这辆疲惫的卡车,顿时跳上几个大汉,七手八脚动作麻利地卸车,我们母子被车外面伸过来的手拉下来。“嘻嘻,小秃脑瓜!”众人对我与弟弟新理完发的光秃秃的头感到惊异,因为当地男孩子的头顶都保留着厚厚的黑发,犹如一顶盖子扣在上边。 六年王辛庄(1)

回忆王辛庄(2) http://blog.sina.com.cn/u/48489ba10100038f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坍塌的走婚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坍塌的走婚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