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夫
伊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87,429
  • 关注人气:350,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年王辛庄(15)

(2008-04-06 09:45:22)
标签:

大棚

潮白河

温室

村庄

李旺林

分类: 往事回忆

六年王辛庄(15)

 

六年王辛庄(15)

2006年4月,我又一次来到王辛庄。“村村通工程”的确已经初见成效,7路汽车穿村而过,8路汽车在半公里之外的高各庄停靠,间隔大约在20分钟。

    村内所有主干道都铺上了柏油路或水泥路,进出村口的主要路段也一律更新换代。昔日雨水过后,牛车在东倒西歪的车辙内左右摇摆的场面,终于彻底告别了,取而代之的是风驰电掣呼啸而来的摩托车和满载而归的白面包车。

六年王辛庄(15)

     在“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热潮中,王辛庄的外貌也即将发生巨大变化。主要干道两旁的违章柴垛、茅厕一律限期拆除,夷为平地的新地面将栽种鲜花和绿草,景观朝着城市化发展。

    不太情愿的农户互相鼓励、坚守着地盘,但是,轰鸣的推土机、大铲车则隆隆驶来。任何抵制“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势力和想法,都被除旧迎新的沉重车轮碾得粉碎。

    我很庆幸碰巧见证了王辛庄这一历史性时刻。数码相机帮我记录了眼前的一切变革。

六年王辛庄(15)

     王辛庄已经被涂抹成一片土红色,各家各户竞赛般地把农舍建筑得又高又大,清一色的红砖灰瓦,没有一家肯标新立异地涂改成白墙或黑墙。仅有的一、两户灰黑旧房,古玩般地鸡立鹤群。

    迎着逆风,我在风沙弥漫的田野上边走边拍摄的时候,那一刻,我仿佛又退回到30多年前的日子。王辛庄,这个北京郊区普通的一个村庄,像一块疤痕,深深地刻印在我的内心。每逢温暖的春季而不是阴雨天,这块疤痕都会隐隐做痛。

六年王辛庄(15)

     昔日,长长一大队人马排列在田间劳动的画面,同样成为难以复制的历史陈迹。每个劳动者都在白色的温室大棚里忙碌,漫步田野,看不到一个人。温室大棚不仅妨碍了我寻找故人,还阻隔了我从远处观望村庄的视线。

    由于瓜圃菲薄的黑塑料布一年必须更新一次,结果,整个村庄的里里外外都遗洒着破碎的黑塑料布,沙尘和狂风到来的时候,它们闻风起舞,纷纷盘旋在上空或匍匐在地面,伸展着残缺的腰肢,证实自己的存在。

     河渠两岸,散落着坟茔,有些已经开始启用石碑,上面镌刻着一个个我曾经熟悉的名字。他们相继在新世纪到来后不久纷纷离去,孝子或小女的名字全都是陌生的,几乎都变成了两个字,再也见不到“秀芬”、“玉珍”、“淑兰”或“宝贵”、“栓柱”、“福财”之类的字眼。 

六年王辛庄(15)

     村南一片肥沃的土地,几年前落入外乡人手中,现在已经是绿油油一片茁壮的白杨树。村民对此颇有怨言:老百姓不知道怎么就卖给了外乡人。看来,王辛庄的村务还不够公开,除了卖地,当地部分大胆村民还在2005年的冬天,进行一场空日持久的维权行动。

六年王辛庄(15)

    在实施自来水改造工程中,村干部要求每家支付100元,但前来安装的工人不慎泄露了天机:“自家不应该出钱呀,哪个村也没有向个人收钱的,这是国家的拨款。”结果,一部分人就纷纷上访,乡政府、区政府乃至北京正义路的市政府,全都跑遍,甚至还差一点儿找到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栏目组。

六年王辛庄(15)  

    不过,各级接待单位都没有为他们讨回说法。最后大部分人不情愿地掏钱,但坚持到底的一部分人就是不交,结果,白花花的自来水也同样接到的自家的厨房、庭院里。女儿已经出嫁、儿子在市里工作、老人都已双亡的某某(我不便透露他真名)挺直腰板道:“我不怕他们(指村干部)报复!他们能把我怎么样?还敢把瓜棚砸了不成?!” 

 六年王辛庄(15)

我在王辛庄的时候,某某是一个出奇的老实孩子。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他能成为坚定的对抗分子,对抗一下容易,而敢于坚定到底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看来是时代变了,村干部的权限和威严已经大为减弱,维权意识潜移默化地渗透到社会的末梢神经,说明中国还是有些希望的。

一张张写满沧桑的脸,真实地记录着王辛庄的过去与现在,比起37年前,我再次来到这里,可以随便在任何一家的院落拧开水龙头、吃上白米饭和避开烟熏火燎的柴灶选择蜂窝煤烧水、做饭……

六年王辛庄(15)

 讲究卫生不再是可耻的,注重科学饮食、培养健康生活方式,正悄悄地渗透到每个家庭的成员。“上边经常来人监测自来水质量,停电也成为历史了。”王辛庄人自豪地告诉我。我为此极为欣慰,与当时相比,现在的生活真是天堂了!更可喜的是,再过两年厕所有望升级换代成卫生间!

乡村郎中的诊所里,前来就医的患者络绎不绝。奇怪的是,他们一进门就接受价格高昂的输液,而不是选择相对经济实惠的注射。曾经看病一次只拿三、两片阿斯匹林的年代,真得已经一去不复返。

 家家户户都豢养着几条狗,从看家的狼狗到宠物的“西施”,品种应有尽有。王泽宝家共有五只济济一堂,李旺林略微逊色,也保持在三只的平均水平。

六年王辛庄(15)

包括王泽宝、李旺林等我的同龄人,他们的子女没有一个肯伴随他们留在王辛庄,无论是温室大棚还是干净的乡村诊所,都无法栓住他们渴望了解外界的心情和行动。空巢现象在这里已经非常明显,我曾经担心殷仲的儿子也陷入父辈的O型生活之路,看来是杞人忧天了。

与当年牢牢地把农民捆在土地上不同,现在的年轻一代都可以自由地选择,他们纷纷离开自己的父母、离开那块熟悉的土地和微小的村庄,通过上学、打工等多种渠道在乡镇、县城、北京以及上海等城市安营扎寨。成为了第一代非农业人口。 

六年王辛庄(15)

 小孩子和青年人不再像父辈昔日那样,穿着肮脏的自制布、头顶留着厚厚的黑发,而是与大城市人迅速接轨。这些从外边上学或工作回来的孩子们,潜移默化地改造着自己的家庭和整个村庄的精神面貌、生活习惯甚至思维方式。

在这个从农村向城市不断迁徙过程中,也有一批孩子铤而走险,最终走向了拦路抢劫的人生旅途,这些后来被不同程度正法的青年大约占王辛庄总人口的1.7%。王辛庄目前的人口总数,又从三年前继续下滑到现在的663人。 

 同样呈下滑趋势的还有生态环境,昔日滔滔不尽的潮白河水,现在只剩下干涸的河床。当初骑车进县城,潮白河大桥是必经之路。宽阔的河面碧波荡漾,河岸两旁是摇曳的绿树。但今天,裸露的河床一片灰黄,再见不到半滴水珠,虽然房地产商还大肆鼓吹自己的楼盘“地处潮白河畔”。

六年王辛庄(15)

然而,地方领导还是对明天充满乐观情绪。村委会年轻的书记西服革履,站在“保持共产党先进性携手共创和谐社会”红色横幅前,他乐呵呵地劝道:“你再过20天来看看,变化更大!”然后,伸手一指茅厕遗址“全是花坛……”

20天后,我没有再来看花坛,直到2007年3月23日,我也没有再来……

 王辛庄(16) http://blog.sina.com.cn/u/48489ba1010009vq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