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夫
伊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18,006
  • 关注人气:350,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年王辛庄(11)

(2008-04-02 10:01:04)
标签:

铜杆

烟袋

奶奶

西屋

胡七

王辛庄

分类: 往事回忆

六年王辛庄(11)

  初三的上午,我来到胡二喜家。胡二喜的学名我怎么也记不起来,当然,在这一点上,全村人与我一样。学名并不重要,反正也没有上过学。与二善一样,58年出生的胡二喜也是一个百分之百的文盲。不过胡二喜没有因为文盲而自卑,正如大秀这个高中生也没有优越感一样。串亲戚的胡二喜把卧病在床的80岁老母与残疾的妻子及两个不满10岁的孩子都扔在了家里。

瘫痪多年的胡七奶奶,当初是方圆十里显赫一时的女中豪杰。我刚来王辛庄时,她60岁的高龄,走路还两脚生风、铿锵有力。嗓音洪亮、笑声爽朗,经常叼一根铜杆的大烟袋,在树荫下喷云吐雾。那些小辈的中年男子与她开玩笑时,无一例外都要遭到那铜杆大烟袋的猛烈一击:“贼小子!我看你活腻了!”

六年王辛庄(11)

 胡七奶奶至少有两段光荣业绩是别人、包括身强力壮的男人也望其项背的,一是拔麦子,二是做豆腐。胡七奶奶的娘家在潮白河河东,那里土质优良,庄稼长势普遍好于河西,因此早在当姑娘时,胡七奶奶就在茂盛的小麦产区炼就一身硬功夫,嫁到王辛庄时,拔麦子便成了小儿科。每当六月,就是胡七奶奶大显身手的时机,她自信地撇开妇女而站立在男子汉的中间,把铜杆大烟袋朝腰后一别,向手心吐两口唾液,就一猫腰“嗖、嗖,”地走路似的,眼看着一片麦子倒下,眼看着把一群男人甩在身后……

腊月农闲时,胡七奶奶做豆腐又出尽风头。场院附近的豆腐房里,胡七奶奶扔掉棉衣和烟袋,穿一件粗布兜兜,双手用力摇晃着盛满豆汁的大布袋。沉甸甸的布袋就在胡七奶奶不知疲倦地摇晃中,渐渐渗干液体,逐渐凝结成固体。最体现技术的是放盐卤的时机和剂量,胡七奶奶总能恰到好处。每出一屉,顷刻被抢光。胡七奶奶自豪地吐着烟圈,坐在豆腐房门坎,听任众人的齐声赞叹。 

如今,胡七奶奶静静地躺在寒冷的西屋,冰冷的土炕没有烧柴,空旷的房间里也没有火炉和电热毯。只有成山的白菜像堡垒一样包围着垂危的她。乌黑的被子又腥又臭,幸而是冬天。瘫痪四年,没有移动半步,想必身体到处是褥疮。难以想像生命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依然可以残喘。更让我揪心的是,虽然不会说话,但老太太居然神志清醒,看见我时,老泪纵横,还想伸手拉我……

我不敢正视这个生命,恰巧残疾的儿媳把我请到东屋。“唉,我的命苦呀,自己病病歪歪的,还要伺候一个病人!”她诉说自己的不幸。她也来自贫困的“口外”,嫁给胡二喜也是万不得已。据说现在的胡二喜变得吃喝嫖赌、五毒俱全。喝醉了就拿狗、孩子和老婆出气,任意打骂。家徒四壁、一贫如洗,“远不如人家大宝军,大宝军倒是不闹呀!”这个可怜的妇女敢于上来就向陌生人自揭家丑,想必是她忍无可忍了。

“乡下不兴离婚,可我这日子没头呀。”她泪眼汪汪地继续哭诉:“要是真离了,也没法儿活,两个孩子还小,我身子骨儿又不成。唉,我跟她也差不多。”说到“她”时,她用下巴指指西屋。我对她的哭诉并不意外,少年时代的胡二喜就决定了他成年后的走向,何况他酗酒成性的哥哥当年也就是这样。

六年王辛庄(11)

 正当我要离开这年久失修的旧房时,胡二喜回来了。看见我,他从嘴角到眼角全都乐开了花。他一嘴酒气地拍打着我,责备我一去不回头、看不起傻老农。他依然不改当年说话时的风格:出言不雅、赃字连篇。他比以前对一切更加仇视和愤慨,身边所发生的一切,都一概持激烈的反对态度,大骂一遍认识或不认识的所有人及长辈、后代。

诅咒一番停息,他又以过去是我们的保护人自居,称在欺负外乡人的这个村庄,唯有他胡二喜对我们亲如弟兄,只有他单枪匹马为我们的尊严和荣誉孤军奋战。我微笑地听着,他并不满意,还时不时停顿问我:“是不是?”见我还没有附和,他便把矛头指向魏宝清,大骂他仗势欺人、无恶不作,如今落得个呆傻病也是罪有应得。我给他一个鼓励的笑容,他又把二宝乱卷一通,特地强调“他那摘楞(意为倾斜)的膀子,就是恶有恶报!”

吸一口烟后,他又将村里所有拥有拖拉机的农家和这一、二年翻盖新房的人家,一个不能少地辱骂一番,统称他们的“钱不是好来的。”从坚定的口气上,好像他已握有充足证据,证明他们是逼妻为娼、逼女为娼换来的皮肉钱。最后,话锋骤然一转,点到我弟弟身上:“老四不像话,拍拍屁股一走,就再不来了,没良心!”

六年王辛庄(11)

 轮到我问他自家种田和经济状况时,他对失败和窘境一言以蔽之。突然又提出明年要弃农经商,我追问他经营什么,他却懵然不知,只含糊地回答:“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走出屋门,突然窜出一条小狗,我吓了一跳,如今家家户户的狗都被锁链栓养,唯独胡二喜家例外。胡二喜上前一步,照着狗的脸就是狠狠飞起一脚,小狗凄厉地呜咽、一瘸一拐退去。我才发现狗的身上伤痕累累、多处留淌脓血。“这赖狗,它不敢跑出去,跑出去让人打死也不值得心疼!”他笑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