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夫
伊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03,164
  • 关注人气:350,2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年王辛庄(8)

(2008-03-30 10:30:21)
标签:

二宝

男教师

白专道路

王雄

王辛庄

分类: 往事回忆

 六年王辛庄(8)   

  下午,我来到王雄家。 

 六年王辛庄(8)

    叙述王辛庄,我与王雄的纠葛则是一个不能忽略的章节。王雄,小名“二宝”,比我仅年长数月,是我在王辛庄就学的同学之一。我们在学校的日子一直处于敌对状态,而我恰恰处于劣势。二宝似乎对我怀有天然的敌意,他在我政治上深受排挤、身心遭受双重折磨的时候落井投石,给我本已非常灰暗的生活又涂抹一层厚重的阴影。

    他用极其侮辱性的语言,对我进行无端嘲弄和人身攻击。他还对我采取孤立行动,虽然在学校难以奏效,但操纵村里比他小的孩子们,实现对我的围剿。由于二宝的骚扰,我一度真处于四面楚歌、腹背受敌的境地——地里劳动有凶神恶煞的魏宝清;学校上课有乡村男教师的刁难、歧视;课外则有二宝无孔不入的挑衅和肆无忌惮地冒犯。

    由于我武力征服不了二宝,这使他愈加猖狂。他在我的四周制造了无数障碍,从而使我第一次懂得如何团结别人和怎样与他人建立友谊。过去,我是没有这方面顾虑的,但当一个敌手时时要钳制你的时候,你自然而然就学会了一门“外交”课。正因为总有人肆意找茬,才迫使你做事和说话尽可能万无一失和尽善尽美。

对于自尊心极强、刚刚十五、六岁的我,这是何等的残酷啊!

    幸好当时有黧、有泽宝、有昳芥和有许多对我友善的朋友,有一个要翻身、要新生的顽强信念,否则,我可能很快就会被他们压垮、逼疯,可怜地成为食物链上最后的一环。    

六年王辛庄(8)

    我与二宝关系缓和是在毕业后的第二年,我在玉石加工副业里负责绘画图案,二宝则是一个磨玉工人。如果我想报复他,是非常容易的,只消给他画最复杂的图案和选用最坚硬的玉石就足矣了。我曾经是非常恨他的,甚至有杀他之心。

    但此刻,我却把他远远地排在魏宝清、乡村男教师之后了。因为前两个是以一个成年人身份,怀着根深蒂固的偏见对待我的,但二宝更多地出于本能。最主要的是,我这时处于优势,他在我面前极力地讨好就证明了这一点。 

     我对他讨好的表示佯装不知,但一视同仁地对待他,这使他感到意外和内疚。他几次要向我摇橄榄枝,我都避开了,不想过早给他机会。终于有一天,他来到我的身边,真诚地表示了歉意和感激我的大度。

六年王辛庄(8)

    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作坊里很冷,他把磨玉工序必用的沙子从水盆倒出来,盛满清水放在火炉上,他让我把冻红的手放在加温的水中。我们并肩站在炉旁,四只手在越来越热的水里浸泡,他说得非常诚恳和动人,我报以积极的回应。我们从此结束敌对关系,在“磨玉”那段日子里,他成了最响应我召唤的重要伙伴。 

     我与二宝的和解,令黧、泽宝、旺林、昳芥、宝生和大秀乃至殷仲、二善等都非常意外。除了二宝围困排挤,乡村男教师的“白专道路”也早失去意义,而魏宝清发现我能够信笔勾勒出各种图案,轻易获取了令村内无数高干家属垂涎三尺的“甜活儿”后,也不再颐指气使,而变得客气和友好了。

    然而,我离开王辛庄的日子,此刻也进入了倒计时阶段。

   六年王辛庄(8)

    二宝有两个女儿,不准备冒险继续要第三胎了。农村虽然对于人口控制不严,但罚款却一丝不苟。身有残疾的二宝不比泽宝,无力承担更重的负担。他的背部右侧在成年后竟然迅速地隆起一个斜坡,肌肉和骨骼的变形使二宝的外衣朝一边倾斜,影响美观还是其次,主要是妨碍他的重体力劳动,但他又必须不断地劳动,才能养活他的一家。

    我西装革履地成为他家座上宾的刹那,不由地想起我们不共戴天的昔日。我内心谴责自己的卑鄙心理,我尽力克制自己不要表现得春风得意。面对身体畸形的二宝,我心里矛盾和有些沉重。其实二宝很聪明,思路敏捷,如果有学问和从事体面的工作,他很有可能成为成功人士。但现在一切假设都毫无意义。

    他亲切地握我的手:“瞧你的手,多嫩,白白净净的,看咱这手,老农啊!”他在精神上永远处于自卑的状态,抬不起头来。我们不提以往不愉快的岁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提“过五关、斩六将”脸上有光的往事。提起王泽宝提起李旺林提起昳芥和提起黧。“你没去看她吗?她聘给辛庄子了,好像也两个儿子了。”  

六年王辛庄(8)

    辛庄子距王辛庄不足3公里,那时我们买煤、买农具都要翻沟越渠赶到那里。推满满一独轮车煤要想平安地翻渠越沟可不容易。我们常常功亏一篑地连车带人翻倒在离家很近的河渠内,煤球变成煤沫。脸手黑黑地,人不人、鬼不鬼地跑回家取簸箕和扫帚。

    黧成为了那个村的媳妇,自从十年前她来信表示中断关系后,我们一直没有联系。现在,我觉得我应该去看看她。

    二宝不能准确地告诉我黧家的方位和所嫁人家的姓氏,但被他激起的要见黧的念头一经产生,就顿时兴奋起来,是啊,她早该熨平了失去我的伤痛,我早就该去看她! 

王辛庄(9) http://blog.sina.com.cn/u/48489ba1010003c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