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年王辛庄(2)

(2008-03-24 08:58:31)
标签:

东厢房

棉裤

韭菜

玉米渣粥

房东

分类: 往事回忆

六年王辛庄(2)

 

 一个中年汉子伸手摸一下我的裤子,更是惊诧:“北京人真禁冻,不穿棉裤!”尽管从行政划分这里当之无愧属于北京,但是巨大的城乡差别,使他们自觉地把自己排除在北京之外。“穿的啥?能不穿棉裤?!”穿着臃肿连裆棉裤的孩子不解,设想不出如果不穿棉裤还能靠什么御寒。他们纷纷围拢过来,非亲手摸摸、感觉一下。

六年王辛庄(2)  

寥寥可数的几件破烂不堪的家俱卸完,大卡车就扬长而去了。我们被安置在一个农家的东厢房内。三小间阴暗的东厢房,我们仅能使用不足二分之一的面积,中间的锅灶和水缸及一些柴草可供我们安放,其余为房东领地,北面的一间安歇数只山羊,南面一间则住我们母子四人。

六年王辛庄(2)

 

土坯房内散发着呛鼻的霉烂气味,冰冷的土炕覆盖着一层灰尘,四壁的土墙上处处伸出曾用于粘合泥土的麦穗。后墙的上方有一扇不足两平方尺的小窗口,几根坚硬的铁棍权当做窗户,我蹬上凳子向外张望,忽然觉得自己就是渣滓洞里的小萝卜头。

一路风尘口干舌燥,水壶里带来的凉白开,此刻一点儿水也没有了。房东随手在灶台点火烧水,片刻烧开,用瓢盛出,灌满几只油污的大碗。混浊的井水加上铁锅残留的炒菜、熬猪食余味,这水实在无法下咽。

 

 六年王辛庄(2)

沉静的王辛庄,对于新出现一个家庭感到好奇。抱着孩子的农妇不用人召唤,便从四面八方陆续向“我家”汇拢。她们七嘴八舌、刨根问底地反复追问我们家所有的情况,最后都口径一致地叹道:“唉,真难为你们孤儿寡母了……”母亲没有泪水,因为早已流干。她只是反复表示:我们没有亲友,来到这里全靠大家帮助了。

六年王辛庄(2)

 

我与弟弟不想在狭窄的土屋多呆,便跟随一群男孩子跑出去,来到村口的田地。淡绿色的幼苗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一个男孩子问我幼苗是什么,看看、想想后回答:“韭菜。”“哈哈哈!”一阵哄堂大笑,男孩子们争先恐后地纠正道:“什么韭菜,是麦子!”

六年王辛庄(2)

 

这个“麦子与韭菜不分”的典故从此便成了笑柄,农家孩子们找到了自信和优越感。我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虚心和所有人接触,昔日在自家院里突出的个性必须彻底收敛。我用笑脸接受了他们的嘲笑,他们倒也没有因此而趾高气扬。相反,还时不时地从肮脏的棉衣里掏出一块湿漉漉的烤白薯或香喷喷的贴饼子赠予我:“吃吧,你在城里吃不着。”

六年王辛庄(2)

暮色很快降临,孩子们四散回家。我们的新家格外幽黯,房东送来一盏饱含油渍的煤油灯,微弱的光线下,我们喝玉米渣粥,由于干渴之极,水的异味已不重要。农村的夜晚黑暗而又宁静,只有狗偶尔叫喊两声。屋里弥漫着阴冷潮湿的土味,躺在渗透寒气的土坑上,数着窗外的星星,这难忘的一天是323日。 

六年王辛庄(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