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伊夫
伊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87,429
  • 关注人气:350,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京郊法庭见闻

(2006-01-12 22:23:11)
标签:

吴卫东

双桥

宋体

金马公司

法庭

分类: 冷眼旁观

          京郊法庭见闻

从天安门广场向东延伸约20公里,朝阳区管庄乡所辖三间房村,有一处简易的司法机关——朝阳双桥法庭。

9 6 日上午,我来旁听金马公司状告演员吴卫东罢演所带来经济损失的诉讼案。

小巧的双桥法庭,简易得容不下原、被告开来的一辆车,门口两边都是狭窄的街巷,虽然不会有巡警张贴罚款单的威胁,但车主知道往来的自行车和农用车就先会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于是,法庭门对面、与之呈“T”字型的一条小巷便成了停车场。好在每天不过受理两、三件官司,小巷不会造成拥堵。

所谓三间房,实际早不下300间房了。双桥法庭的院落面积不过是300间农家房院落之一而已。只是它有一幢三层小楼和小楼上飘扬的旗帜,才略显的鹤立鸡群一些。

卖油饼、冷饮的小贩与复印服务部、律师事务所包围着这个不气派的门脸。因为路途较远和位置偏僻,起诉或应诉者往往早早赶来,在时间充裕的情况下,买油饼和携一瓶饮料走进法庭。复印生意不太好,因为法官几乎是指定在法庭内复印,虽然复印效果皆为黑白相间,但审判官欣然认可。

小院落,有两个停车位,一个茶炉间和一间约20平方米休息室。休息室里的一面墙张贴着法庭纪律、原被告权利、法庭上诸多的注意事项、旁听者必须遵守的规则以及宣扬法律公正、执法透明的标语。另一面墙展览着全体工作人员的彩色照片,不过名列榜首的庭长早已易人,而最后一位圆脸、微笑的保安人员也换成一个长脸、不苟言笑的小伙子。

我想证实一下几年没有更换照片,便冒着可能遭到抢白的风险,问询长脸保安:“你怎么不是圆脸了?”“那不是我,他走好几年了。”

8点,三层小楼门口出现了两个农民模样的人,他们虽然不带手表但比谁都准时甚至提前。不久,陆续进来两、三个工厂模样的人,他们显然是乘坐公交车赶来的,200米外的三间房车站有多条专线公交车经过。农民甲状告农民乙和城郊居民状告印染厂的两个官司也是今天开庭,但他们分别定在10点和下午1点半。

8.点半,我要旁听的官司开庭时间已过,却没有第二辆小轿车驶进“T”字型小巷。

问长脸保安:“通知8点半开庭,怎么现在还没进场?”回答非常简捷:“从没准时过。”

20分钟后,照片上的一位独立审判官走出楼门,大声喊话:“谁是吴卫东?”一个腰间夹包的小伙子,手提一瓶冰茶应声进来:“这儿呢。”“你是吴卫东?”“不,是代理人张军。”

审判官继续向院外喊话:“谁是金马公司?谁是金马公司?”无人应答。审判官对张军说:“原告可能堵车,再等等。你先进去吧。”

2号庭与其说是法庭不如说是办公室。不足10平米的小屋,一横两竖地放三张桌子,横为审判席;竖为原、被告席,原、被告近在咫尺,如果一方失去理智,伸手便可以将耳光打在对方脸上。门口两把椅子供旁听者使用。唯一气派的是,挂在窗棂上相对硕大的国徽。

915分,一辆本田轿车缓缓停靠在小巷内,走出原告两女一男。“有车人往往迟到。”长脸保安侧目总结道。

法庭终于正式开庭。因为曾经旁听和亲身经历过多起庭审,远在南京或近在海淀的法庭都出入过,这次双桥法庭真是别开生面。不知是因而时间耽搁还是庭小可删繁就简,审判官刘民的开场白是以先责怪一番原告迟到过长开始的。原告没底气地辩解一句“四环路有事故,堵……”“北京堵车不是一天、两天了,别人怎么能准时?”刘民当即驳回原告申辩。

被告代理人张军朝我看一眼,意在让我分享第一回合尚未开始他就先赢一分的喜悦。

刘民单刀直入:“不宣读法庭事项了,原、被告不宣读起诉状和答辩状了,现在就交换证据吧。”被告女律师翻出一大沓复印件,用富有感情的色彩自语道:“这是剧组人员证词,大家都非常气愤,我只取其中一部分……”刘民接过简单一看,便对女律师说:“你再给被告方一份复印件。”女律师似乎很意外:“哎呦,没印那么多。”“我们这里有复印机,现在就去复印。”原告方之一急忙抱原件前去复印。

张军接过那一批义愤填膺的证词轻轻一瞥:“你们剧组是家族式的,证人不具有公正的法律资格,况且发生所谓罢演时,只是制片主任和投资方的人在场,与你们那些照明、道具工人毫无关系。”

第二批证据更是繁多。关于吴卫东造成金马公司的经济损失,共计12大本!原件复印件票据混杂地粘贴一起,“都是因为吴卫东罢演后再换演员所支出的费用。共计62,0248.46元。”这超出了起诉时估算60万元。精确到6分钱!搜集和统计完这批证据所耗费的时间,足以造就出一名数学家了。

刘民再次指示:“再复印一份给被告。”女律师迟疑一下,然后对被告说:“那你们复印吧。”张军冷笑道:“谁举证谁复印!”刘民看一眼女律师,似乎也为她的外行话感到意外。

关于诉讼资格,被告提出异议:“金马公司无权起诉,只有投资、监制方四川峨嵋电影制片厂才具有起诉资格。”女律师急忙举出金马公司公司在投拍电视剧前与投资人鉴定的合同,但张军拒绝了,理由不是原件。

与我并排坐在旁听席的原告方之一突然不屑地大声说:“这个容易!”刘民睁大眼睛看着发言人:“旁听席没有资格讲话!我想你应该具有这些法庭常识,我才没重申。”

张军再次看我一眼,似乎对原告这一击是出自他的重拳。

10点后,门外不时有人敲门,除长脸保安报告刘民有人找或有电话找外,印染厂与居民的原、被告也不耐烦地屡屡推门探头探脑。刘民一面匆匆收起成山的证据,一面快速地吩咐:“今天就先到这里,待被告方看完证据准备出答辩状后再另行通知开庭。下面还要审理第二个官司呢,原告一会儿到财务科去交一下复印费。”

期待着一场庭上辩论成为泡影,下一轮开庭遥遥无期。张军得意地偷偷告诉我:“我们昨天又找了庭长,拖他们丫的。”

而当我再问原告对官司前景展望时,他们志在必得。旁听席遭训斥的那位甚至还暗示我:“我们法院有人!”言外之意是,真正的较量在庭外!     1999年9月

 

有些日子不能忘却  http://blog.sina.com.cn/u/48489ba1010005ax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开场白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开场白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