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六年王辛庄(4)

(2008-03-26 13:35:36)
标签:

红卫兵

班干部

纸条

坟茔

真名实姓

分类: 往事回忆

六年王辛庄(4)

 

六年王辛庄(4)

另一个重要人物就是黧。虽然这不是她的真名实姓,但在我的私下日记和公开发表的文章中,黧已经取代了她的真名。取“黧”除去字好看,没有任何别的含义。黧是在我15岁时闯进我生活的第一个女性。我们是同学,她总是落落寡和,少与她们一起欢笑,这可能是我们接近的最直接原因。

六年王辛庄(4)

下课后,她经常一个人站在教室的窗外,背靠墙壁,矜持地眺望着前方。教室内一片嘈杂、凌乱,都与她无关。我喜欢黧的超脱和不屑。我们两颗孤独的心灵都需要慰藉,在那令人窒息的学校和村庄,我们年少的心渐渐地靠拢。

六年王辛庄(4)

(王泽宝与李旺林)

她家住在村东部二队,我家在经历几次搬迁后,终于定居在村西口。她每次晚上来西口我家,临行时我送她,总要在门前的一片小杨树下停留很久。我们各自倚靠一株孱弱的杨树苗,望着遥远的星空或脚下的沙地,不敢幻想明天的生活。村西边有一块由坟茔变成的池塘,夏日里蛙声一片,在它们欢快的伴奏下,我们度过了那些难忘的岁月。

只有这时,我们才能无话不说,而在学校里,只能靠纸条的传递。我把她偷偷投进我书桌的纸条每份都保存完好。最后因为太多怕母亲看见,便趁我一个人在家时,急忙将其塞进一个铝制小盒,然后深埋在窗前的杏树下了。

六年王辛庄(4)

 以后,我们无须再用纸条传来送去,一个会意的眼神就包含了所有内容。每当乡村男教师讲错一则历史典故或其他红卫兵班干部闹出笑话时,我俩目光就自然汇合到一起,彼此会意地一笑。

尽管我们不公开接触,但全班同学对此还是看得一清二楚。这以前曾有一个叫昳芥(也是我特指的名字)的女生,对我非常友好。这个贫农的女儿,不仅是红卫兵还是班干部,但她能够冲破世俗偏见,愿意接近我这个“出身不好”、本人又“不要求进步”的同学,想必压力也是很大的。我感谢她的好意,但由于文化背景等诸多因素的差异,我们之间缺乏共同语言。

六年王辛庄(4)

 

我与黧的关系和与昳芥的关系,成为班里同学背后最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疏远昳芥和接近黧是我在当时的唯一选择,虽然昳芥同样也给予我温暖和帮助。我不愿伤害昳芥,她是无辜的,直到今天,我们依然保持着松散的电话联系(2005年,我们不约而同地竟然搬在几乎一个社区里!这是后话)。30年过去了,对曾经发生过的愉快和伤感的事情,我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回避或沉默。

六年王辛庄(4)

 黧是我那时唯一的读者和听众,我的痛苦和绝望她了若指掌。我把每篇新写的文章及时让她看,然后就封存起来。1972年,当我第一次决定自杀的晚上,她阻拦了我:“你不能这样!你若自杀,大妈怎么办?二姐和齐堃怎么办?她们会多么痛苦!你再忍一忍,你肯定不会永远是这种状态的!”她用双脚拼命地碾碎洒落遍地的安眠药片,呜咽道“要死,我们一起死!”

六年王辛庄(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