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账3月26日|日常

(2019-04-04 09:34:44)
分类: 不愿忘却的历史
昨晚睡觉太晚,到家已经凌晨2点多了,躺下已经快三点半了。
早上还是照样一早起来。洗个澡,清醒一下。
铺开纸,钢笔抄了W·S·默温的《河》,默温前些天刚去世:
“李白,小舟已逝
它载了你一万里
顺流而下,一路上
长臂猿在两岸啼叫
此刻猿声已逝,他们
啼叫时所在的森林已逝,你已逝
你听到的每个声音已逝
此刻只有那条河
径自流淌”
接着抄了苏轼的《南歌子·寓意》:
“雨暗初疑夜,风回忽报晴。淡云斜照著山明。细草软沙溪路、马蹄轻。
卯酒醒还困,仙材梦不成。蓝桥何处觅云英。只有多情流水、伴人行。”
凌晨到家后读了武大声明,我很好奇,武大新闻学院挺强的,怎么,学校新闻中心的危机公关能力完全不及格。
一句话,都是你的错。你又能怎么着!
突然想起1980年代不许留大鬓角戴蛤蟆镜穿喇叭裤来。江水滔滔自东流。不过就是又一个历史笑柄而已。
砍柴兄自拟了一段危机公关的声明,这意思也是我想告诉武大新闻中心的那些人的,有理有节有利,不卑不亢,像个有文化的地方说话,摘录如下:
“我如果为武大新闻中心拟声明,说清楚以下几点即可:1、承认保安和游客冲突,承认保安说过视频中的话(即穿和服不能进),也说明其中一位游客无预约。对保安的行为道歉。2、声明和服和汉服一样是东亚民族的传统服装,尊重着装自由(特殊制服如侵华军服例外)。3、承认曾有过禁止穿和服进景区的非正式规定(若图中所述是实),此举非狭獈的民族主义,而是考虑到中国民众的普遍情感,穿和服容易引发公共安全事件。这也是为所有游客安全着想。”
网络上某些武大的学生和校友护校心切,全无基本的是非和逻辑,或许可以叫“武大的正义感”,好在,如今明白事理是非的人很多。
即便是武大的毕业生,也有许多明事理的,比如王志安兄。
不过,我这余生,恐怕不要指望去武大做讲座了。最后一次去,大概是在2016年下半年,我去武汉漫行书店做自己新出版的图书推广,武大的学生社团热情邀约,讲座还是蛮成功的。
整理公号和流水账,今天上午颇费时间,自己也不知为何花了这么久。一上午都耗在了上面。
中午检视冰箱,什么也没有,方便面也被家里人吃得只剩一包了。只好将最后一包方便面煮了当午餐。
午饭之后,先睡了半小时。毕竟,昨晚觉太少。
醒来接着写日课。
这几天出门在外,虽说功课只拖下几天,但毕竟是生手,几天没碰,手,指,笔,纸,墨,及心情,皆又要重新磨合。
没关系。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接着小楷抄了黄仲则的《鹦鹉洲》:
“朝发汉阳郭,言访鹦鹉洲。
沙浮草萋碧,中有万古愁。
我昔悲正平,怀刺无所投。
继复愧正平,随地成羁留。
依人而嫚骂,若与性命仇。
惜不死奸操,深计为所售。
士生处乱世,无才匪深忧。
竖子亦已矣,俯仰悲干秋。” 
接着写了篇《人民的饮食之酒后,彩虹桥头那一碗蛋炒饭》,1300余字。这是在茅台的收获之一。
突然想吃了。
发了条微信,佛教中的无我,鲍曼说其实是一种乌托邦。
孟子则说:“舜视弃天下敝蹝也。窃负而逃,遵海滨而处,终身然,乐而忘天下。”
许多朋友批评鲍曼等西方人不懂东方佛教的无我之意,我只是笑笑。
去太座和姑娘处,路上读书。几天没见姑娘了。
晚上与太座一起吃了羊杂汤,点了羊蹄和羊拐,算是追求享乐,奢靡之风了。
晚上看到一个比我上大学早年龄比我大的武大毕业生也曾经是我头条的粉丝,批评我人大毕业生趟武大的浑水,诋毁武大,我很认真地回应了:
“我从来不会去诋毁诽谤别人,要这样,官司早缠身了。武汉大学作为公立教育机构,出现问题,一味推诿卸责,任何人都有权质疑批评。武大曾经培养过许多杰出人才,作为武大毕业生,如果母校有错,不是批评指出(保持沉默亦可理解),反而一味回护错失,只能说,这是学校教育及个人有问题。回护武大的武大校友们,应该向王志安兄学习,他对武大的批评,才是真正爱武大。
至于我的观点,只关乎我一个普通公民的权利。我毕业的人大,但凡出现问题,我从来不会去站在利益立场回护,而只有坦诚严厉的批评,我认为这才是校友的真正责任。我不会被那种情感绑架,而沦为不义的炮灰。
谢谢关注。如果觉得观点不一,无法接受,亦可取消关注。”
晚上跟太座姑娘呆了会。然后回家,路上继续读书。读《档案:一部个人史》。这是本英语翻译过来的。
“启蒙总管理处”。民主德国海外情报部门,名称叫启蒙总管理处。哎,我很好奇,那些启蒙时代伟大的思想家们,若地下有知,会怎么想?
秋良说译者对德语不熟悉,那个词在德语中不是启蒙之意。回头把这意见转给出版社的朋友。 到家泡澡。泡澡时发了条书摘,这条来自鲍曼的《怀旧的乌托邦》:
“在特权的年代,并非所有人都在同一条船上”……
2016年3月23日,纳尔逊•D•施瓦茨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与上同题的报告。
约翰•堂恩经由海明威传播激动过无数人的那首《谁都不是一座孤岛》,今天似乎过时了,或者说,只剩下被侮辱与被损害者抱团时相互激励的精神,再没有上帝之下的众生平等友爱相助……
嗯,其实,在阿Q时代,赵老太爷的那句伴随着一记耳光的不世名言,比施瓦茨更早摸到了脉。
翻看手机朋友圈及微博头条等。一声哀叹。
我微博,微头条,公号,公众号,所有关于流浪大师的文字视频,都没有打开一条,也没有与任何人讨论过他,但我竟然对他也有了概貌了解。我的结论有些可怕:
一,自个沉溺于手机之深;
二,传播渗透力之强,无所不在,无时不渗;
三,社交媒体关注闲友太多。
嗯,长此以往,慢慢就会成了手机人,不仅毁了自己的眼睛,也可能会毁自己的心智。
控制使用手机时间。
继续读书。
4万页!一个异议歌手情报部门为他整理了4万页档案!
2014年夏天,我去人才存档的时候,特别想打开封存的档案看一下。那年利用补开1989大学毕业派遣证加进档案的机会,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也只看到了我大学毕业论文指导老师李秋零先生的短暂评语,我偷偷拍了下来,不知现在去哪了。
2017年事后,我对我的档案袋里有什么也就更好奇了,不过,2017年我去人才存档时,这一次,人家什么也没让我看到……
晚读《档案:一部个人史》,忍不住点开一篇朋友在转的《雾霾天气可能缓解》的文章……
真是太应景了。这是一篇学生举报老师的文章,写得头头是道,像个论文,完全没觉得自己恶在何处。
我很庆幸,正直,善良,不作恶,从我父母亲教育我们兄弟起,及后无论遭遇何种变化,都没有被改造剥夺掉。我也相信,这些品质,也会在我的孩子身上呈现,也永远不会被社会剥夺改造。
继续读书。
午夜,把早上和下午抄的古诗词日课发了朋友圈,把人大的韩国师弟的一篇关于张子妍文再寅文章的评论转发了,因为我也转过那篇文章,谢谢李师弟指出文章的谬误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