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账3月4日|日常

(2019-03-12 13:06:43)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饮食,日常生活,世界观,与富养|父女谈》饮食,日常生活,世界观,与富养|父女谈
这是前两天和姑娘吃饭时聊天的内容。有人一辈子锦衣玉食,也就知道那些锦衣玉食而已。一切富养,都在日常生活中,无论多普通的生活,都有富养之道。
一早起来,钢笔抄了曼德尔斯塔姆的诗,《“快速而低声地,我要说出这些话语”》:
“快速而低声地,我要说出这些话语
因为它们暂且还不合时宜:
这不受监督的天国的游戏
是用汗水和经验获取。
 
而在炼狱无常的天空下
我们也时常遗忘,
这幸福的天空的仓库——
是我们生前开关自如的住房。
1937年3月9日”

接着抄了宋人王诜的《蝶恋花》:
“小雨初晴回晚照。金翠楼台,倒影芙蓉沼。杨柳垂垂风袅袅。嫩荷无数青钿小。
似此园林无限好。流落归来,到了心情少。坐到黄昏人悄悄。更应添得朱颜老。”
整理公号流水账。看微博上有人做了个栗宪庭关于叶永青抄袭事件的说法——后来据说是私下说的,如果是我朋友,我也持栗先生类似态度。包括类似米兔事件。我特别讨厌痛恨明明错了还特么的嘴硬装逼的人。
上午忙完,校改了最近写的三篇文章,其中两篇读书随感,一篇读书日记。把一篇读书随感发给了编辑。
今天实在不想做饭了,面条吃太多了,米饭呢,冰箱没菜,咸猪头又没化冻浸泡脱咸,咬咬牙,点了个外卖……

日课。今日速度跟昨日差不多,还是快了。不过,手指有些松动了。接着小楷抄了黄仲则的一首诗,《闻子规》:
“声声血泪诉沉冤,
啼起巴陵暮雨昏。
只解千山唤行客,
谁知身是未归人。”
年少轻狂时,读此诗,感触不深。近几年则越读越心惊,觉昨日之非。后曾随手转赠充溢理想的年轻朋友,朋友冰雪聪明,一读便知景仁先生之意。欲解放他人,必先救自己。呜呼
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中午睡了40分钟。醒来出门,做按摩去。
下楼,才知道天气很热,可以换装了……
路口或站或坐着一些穿红戴红的老人。 
我总会情不自禁想起1933年德国科隆大学那位年轻的助教,雷蒙•阿隆,写给法国朋友的信。
阿隆和薇依、阿伦特的直觉判断是一致的。而阿伦特的老师大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却并不以为然,没有接受阿伦特的建议,后来雅斯贝尔斯曾在日记中反省了自己的“钝感”。

做按摩时接老大哥电话,原本今晚想去做饭的不成了,原定今晚要写的文章又得延宕了,要读完的书估计够呛了。嗯,按摩完出门凑个热闹,感受一下三月蓝…… 
地铁上读书。到木樨地附近,看河边柳树也泛出了嫩黄,毕竟春到了。
晚上老哥召唤故乡友人喝酒,我到得早,坐大堂读书。准备起身时,意外遇上长沙友人,他跟我打招呼时我都楞住了。当年他跑北京公干专门带了酒和我喝酒,我去长沙,他也是热情招待,这次他来京指挥报道两会。他也有事,匆匆道别,我唯有一句留给他:看你时间,我现在酒有的是。
喝酒前,一位老大哥和我聊了会天,嗯,大家都很关心国家走向。其实我们都是邓先生改革开放路线的受益者和支持者。
晚上喝了4壶多。老大哥送我和另一位老哥,感谢感谢。
酒多确误事。到家煮个鸡蛋,自己做沙发上读书,一会儿就睡着了,结果小锅煮干了。晕。醒来继续读书。

李洱在谈到海德格尔依附纳粹这一段,尽管谈到了“怯懦的伪善者”,但字里行间,我觉并非如此。其实海德格尔与雅斯贝尔斯往复书信的信函记录,已明确解决了这问题。我永远站雅斯贝尔斯一边。
午夜发王诜词“嫩荷无数……”时,突然想起江南故乡那随波摇曳的青鈿,春天来了,江南属于自己的最美的日子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