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账2019年3月2日|日常

(2019-03-08 10:09:34)
分类: 不愿忘却的历史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就是一种自言自语|码字党》。
这是一篇旧作。但其中我想表达的意思,至今仍然是我写作——如果称得上是写作的话——的主旨。这种自言自语式的非功利性码字,是一种极其重要的自我训练,防止自己的灵魂国家化,他人化,阿多诺所谓写作成为居住之所,我注六经式理解的意义即在此。
一早上打了好多个喷嚏,不知谁在想我骂我呢。
早上把昨日剩米饭淤了稀饭做早饭。
钢笔抄了菲利普.拉金的诗《每年一双新眼睛》:
“每年一双新眼睛
发现这里的旧书
当然还有新书
旧眼睛更新了;
同样,青春和老年
正如墨水与白纸
在这座屋里相交
铸出新的钱币。”

接着钢笔抄了王诜的《玉楼春.海棠》:
“锦城春色花无数。排比笙歌留客住。轻寒轻暖夹衣天,乍雨乍晴寒食路。
花虽不语莺能语。莫放韶光容易去。海棠开后月明前,纵有千金无买处。 ”
整理公号流水账。
中午焐了块咸猪头肉,加了棵冬笋。中午父女俩就着这份菜午餐聊天,没想到,姑娘还挺喜欢吃焐的咸猪头肉的。回老家过年不吃,估计是怕冷,好吃的东西又多所致。
吃饭时,父女俩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从饮食旅游到富养,到心胸眼光的拓展培养,很亲切,双方所有的要求都愉快地达成了协议。
太困了,中午眯了一会。醒来时老太太和保洁来了。

读了篇文章,《童教英:童书业先生遗稿中的新发现》,这篇文章提到上海沦陷后,为不做文化汉奸,童书业先生随吕思勉杨宽两先生辗转武进乡下三不管之地,教书为生。1943年、1944年在横林与几位朋友合著的《画经》,这是一篇一边讲解,一边手绘图示,教人学画中国山水画的长文。童先生的岳父黄永业先生也是大学问家,江阴人,在常州上的学,当时江阴还属常州。
我在友圈转发此文,也把此文转给了几位故乡友人,若能找到当年旧址旧人,不仅于童先生,与吕思勉先生纪念馆也是一大善事。
文英电话我,一位老师来京治疗。尽管老师交代不想让大家去看看,我还是想请示一下主治医生,也是师兄,何时去探望合适。
与老太太打了招呼,出去找盲人按摩店按摩。近来小腿沉滞,很难受,气血不畅是中医说法,按西医说法,可能是血糖高了。要去查一下。
按摩时,向阳兄告知,吕思勉先生当年在武进西横林教书,现在叫西林,横林是原来的东横林,学校原来叫私立牛塘青云中学,吕先生他们是受校长邀请去的,当年的防空洞据说还在。我也把这个信息发给了故乡其他朋友。有网友回应说,应该是清英中学,现在的外国语学校的前身,防空洞也还在。嗯下次回去去探访一下。
今天按摩,两条小腿酸疼的,确实气血不畅,我自己在家,使不上劲力。最近饮食丰富,但锻炼极少,问题就累积起来了。必须加强锻炼,以合适的方法。
回到家,在电脑前写了篇《父女谈之日常饮食与富养》,1400余字。
看网上还有一些人在为叶永青辩白,叶本人也在辩白,我只有哼哼冷笑。像我这样的土包子,如果这么多年靠抄袭模仿博得大名,俨然一代宗师,一旦事情败露,那没说的,不切腹自杀,也一定发表谢罪书,捐出所得作为赔偿或基金,然后永远在公众眼前消失。
这特么的还好意思出来辩白,圈子中还好意思浅洗……

写小楷日课。今天速度比昨天慢但还不够慢。继续减速。接着抄了黄仲则的《春夜杂咏》最后一篇,今后抄诗也得放慢速度:
“池槛入深瞑,黯惨流金波。
人觉今日病,月是前宵多。
哀角隐城堞,愁乌帀庭柯。
盈襟污酒渍,积日逢吟魔。
春残月将缺,如此异乡何。”
今天新认识了一个字,“帀”,遍、次,同匝,环绕一周之意。
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太座回家,吃饭。

晚上我才发现今天在读的书忘在按摩店了,打电话查证后,去取了回来。
晚上写了篇《重价的珍珠》,1600余字。题目来自威尔士诗人R•S•托马斯的一首诗,我很喜欢的一首诗。
太座和姑娘休息后,我读书。一直读到近一点。
合上书,莫名的感伤。
这感伤,来自内心最幽深处,只有自己知道,也只有自己能品味。
马洛伊•山多尔说得对:“以退隐、慎独的方式过着情感丰富的生活,每个人都揣着某些多愁善感的秘密……”
晚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