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3,991
  • 关注人气:101,4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账2月26日|日常

(2019-03-04 10:22:07)
分类: 不愿忘却的历史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不可思议,京沪线上空荡荡的春运高铁|返乡见闻》。不可思议,京沪线上空荡荡的春运高铁|返乡见闻
春运高峰期,我从未见过如此空旷的春运车厢。 那个曾经喧嚣拥挤热烈的归乡路上的人们,都去哪了?
这是我写的系列返乡见闻之一。
一早起来,看到盛澜发的炒股,真是馋我。炒肝是北京地区传统名吃,也是我少有的喜欢的北京名吃。不过,许多小且好的炒肝店,都被扫走了,我现在都不知道哪能吃到好吃的炒肝了。嗯,当年梁实秋在雅舍小品里感慨的“胡尘涨宇”。

钢笔抄了曼德尔斯塔姆的《“当打击和打击相逢”》:
“当打击和打击相逢
在我不幸的头顶,
那不知疲倦的摆锤摇动
并想成为我的命运。
 
纺缍匆匆忙忙,时而粗暴地停止
时而脱落开去
不可能相遇,商量好,
不应该逃避。
 
锋利的图案纠缠在一起
且一切都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那些淬过剧毒的长矛
在英勇的野人手中高举…… ”

接着钢笔抄了魏夫人的《菩萨蛮》:
“东风已绿瀛洲草。画楼帘卷清霜晓。清绝比湖梅。花开未满枝。
长天音信断。又见南归雁。何处是离愁。长安明月楼。”
洗菜煮米饭洗衣服。一直面条,好几天没吃米饭,想念得很,这既是味蕾的记忆,也是饥饿的记忆。
网上读到明人陈继儒的话,“甘人之语,多不论其是非;激人之语,多不顾其利害。”很以为然,即记录下来。
社会科学文献的晨语用了茨威格的,“一个人最大的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生活的使命。”
我是到40岁之后才明白,四十而不惑是有道理的,而且越老越明白,所谓知天命,不过此时年岁却大了,也就没作为了。

人民教育社关于“新版语文教科书删掉了课文《陈涉世家》”做了公开正式的答复,但这答复显然避重就轻,竟然主要理由是为了避免和历史教材重复!
麻痹,历史教材和语文教材是一回事么?从语言文字乃至各个方面,周亚夫军细柳营怎么能跟陈涉世家比? 周亚夫虽列世家,可继的是他老子爵位,虽然父子同列世家,但名却是绛侯周勃世家,陈涉可是以戍卒而王列世家的啊,这重要性也不可比啊。
好吧。“明太祖览《孟子》,至‘土芥’‘寇仇’之语,谓非人臣所言,诏去配享,有谏者,以不敬论,且命金吾射之,其憎《孟子》甚矣。三吾之《孟子节文》,殆为此作也。”
(《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孟子节文》”条),节文由湖南士人刘三吾作,遭反对,存世17年,世间复还《孟子》原本,诸文献皆不载《节文》本。撤孟配享,则更早获“平反”。

小楷日课。接着小楷写了黄仲则的《春夜杂咏》之九:
“晓起视日景,熊昱炎光韬。
骤欲卸衣絮,窃恐无良宵。
微风消翕习,阴鸟鸣啾嘈。
骤雨忽如注,急霤翻银涛。
入夜势未息,雷殷声低高。
块然拥衾卧,切切闲愁交。
明朝碧湘上,应有流红飘。”
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写到后来,眼睛睁不开了,遂稍眯。
醒来,接着写返乡见闻《村里的人都去哪了》,写着写着,忽觉此文也可列入纸上烟云系列,成文,3000余字,编辑收下了。
出门,原定明晚的事改成了今晚。随手拿了本书,以为是在读的小说《应物兄》,上了地铁,才知道拿错了,拿的事已读完的《一个市民的自白》!晕啊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在我动荡不安的生活照,在所谓的政治中,我多次遇到过这类神秘出现,大多并不怎么有教养、修养和学养都’超自然人’,即使那些智力超群、谨慎小心、审时度势的人,最终还是会放弃抵抗、悲喜交加地俯首顺从!”(马洛伊•山多尔,一个市民卡自白》
“我想象的新闻写作,是一个人行走世界,对什么东西有所感触,便把它轻松?情绪、流畅地写出来,就像美日新闻,就像生活……”(马洛伊•山多尔,一个市民的自白)
地铁上发了两段书摘。现在这一类不算新闻了,其实在马洛伊•山多尔为法兰克福报写的时候,应该也更像专栏写作吧,我现在写返乡见闻,也差不多……
到约定处,意外看见两位老朋友,好久没和他们喝酒了。今天兄弟把两拨人放在了一起。在等候期间,跟老友们们聊起我未来想写的东西,老兄很感兴趣,说,我们合作啊。感谢。

晚上与我的前编辑——当年我未到新京报时发在新京报的文章他都是编辑,他跟我讲如今每天读我流水账,一定要出书——及其老板喝酒时,深情回忆了2014年冬天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前编辑及前部下的老板请我喝酒,约失业中的我写篇文章,关于新年献词。酒后,前编辑陪我一起打车,此时还没神州专车和滴滴,在凛冽的寒风中,从新京报出来的前编辑力劝我去新京报,而不是选择去他的母校南京大学当老师。等车时适逢风头正健的罗胖开车出门,问候我后他开车走了,我们俩继续讨论,一辆出租停下, 我们和一位美女同时扬手的,美女很客气,一定让我们先走~其时我还没这么苍老潦倒,黑暗中也看不出我的白发。在两位年轻人(一位熟悉一位陌生女士)的劝慰下,我就不好意思地先坐车走了,到家即午夜,短信告知时任新京报社长老戴,明天去拜访他。第二天中午,即去拜访老戴,从此决定了32个月又15天的未来岁月。当时我离开老戴办公室时,顺手抄走了一本曼德尔斯塔姆夫人回忆录,老戴还很心疼,后来老借此数落我。
谢谢今晚各位的抬爱。
酒后坐神州一路睡到家,已经12点多了,读不动书了。看别人发的某两K线图,忍不住说人民的幸福感与它们走势相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