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5,355
  • 关注人气:101,4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账1月20日|日常

(2019-02-02 09:29:37)
分类: 不愿忘却的历史


早上从宿醉中醒来,泡了个澡。

躺在浴缸里翻看手机,看到贾康在会上建议,南方养老金滚存结余调到东北救燃眉之急,我就气不打自一处来。东北人一点都不缺钱,去海南看看,就知道东北人多有钱。贾康这种人,真是无语。

有网友说东北人不缺钱缺脑,这是地域歧视,东北人才不缺脑呢,移民全世界最早的,除了京沪粤闽,就是东北人。贾老师不知咋想的。麻痹,我去西北一看,缺水地区装的洗澡卫生设备,比我江南故乡好多少。但是,江南是自食其力,西北是国家救济。当时在西北看完,真是五味杂陈。江南勒紧裤腰带却被糟践。

清华大学一位常江老师说,有钱有势的人把玩法律,无钱无势的人把玩舆论。唯一没人在乎的是道理。

我不同意。以为舆论是无权无势的人把玩的,装外国人吧?真正把玩法律和舆论的人,即不在乎事实,也不在乎道理,我们都在乎事实道理,但连发声的机会都会被外星人骑劫,这才是真相。

看友圈,才知今天是梁启超忌日。嗯,梁任公在今天,估计也会被视为洗稿大师滴。


今天大寒,下午16时59分,一年中的最后一个节气——大寒将悄然而至。友人一枝一叶兄说,“过了大寒,又是一年”,冬天就快过去,春天还会远吗?

从时令节气上说,大寒到了,冷极而暖生,但是,最寒冷的天,其实还没到。大寒节气来,极寒犹在道。积重有至寒,春比天涯远。 


“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 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燕舞兄写了本《林语堂传》,说寄给我了,这两天过去查一下。我读林语堂少,还得认真读读。不过,林语堂这两句,我自己正在做着。

亚川写了条微博,说一直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感叹和惋惜《法制晚报》的停刊。该报的优点是记者勤奋反应快,但这是份没有价值观的报纸,真没做出过像样的品质新闻。它更像是一份法制新闻的市井媒体,像什么法治周末、法治周报一样,像那成百上千份曾经热闹的都市报一样,生犹尔尔,死不足惜。

我确实一点都不惋惜。当然,有没有价值观,或者价值观相左,现在想来,也无所谓,反正,道不同,不相与谋。正常社会,不同价值立场的媒体共生共存,倒也正常社会景观。

在酒店餐厅吃了几个煎馄饨,一个生煎包子,一碗粥,一杯咖啡,一杯茶。

今天一上午会。我受南大新传院杜骏飞老师和潘知常老师之邀,来参加南京广电的《南京,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家》的座谈会的。

自2014年跟杜骏飞老师一别,期间再无见过,我也颇为惭愧,因为当年我困顿之时,杜兄向我伸出了手,邀请我到南大工作,我本已答应,后又毁诺,常有羞惭之心。杜兄宽厚,后来在微信友圈常见,也常读他的杜课。今天他也很关切我如今的情况。感佩之至。

会议上,各位熟悉和新识的师友都给了纪录片很高的评价,也提出了建议,其中华中科技大学陈先红教授提出纪录片讲好故事的五要素,人事物场境,虽说也是非虚构写作的常识,但很多人并不清楚。

我发言的时候,没有表扬,因为其他每个人发言都表扬肯定了,我只是提意见,以及建议,是否合适,我不考虑,我只从一个观众一个选题策划者角度来思考,以及我认为的真正好的作品应是什么样的。讲完掌声还是蛮热烈的。

当然,批评意见不代表片子不好。这个片子,据说经济效益也不错。我能想到,这一点,2017年在常州跟常州二更的朋友交流时我就知道这种优势。

会议期间,一边听讲,一边用铅笔在纸上抄了玛丽·奥利佛的诗,《野鹅》,这个行为于我,算是“会议缪斯”,是肖斯塔科维奇教我的:

“你不必善良。

不必

跪行一百英里,穿过荒凉的忏悔。

你只要让你温柔的身体

爱它所爱的。

 

告诉我,你的绝望,我也会告诉你我的。

同时世界继续。

同时太阳和雨溪中清澈的鹅卵石

正在穿越风景,越过大草原,

穿越幽深的树林,山脉以及河流。

同时,野鹅在洁净蔚蓝的高空,

正再次飞回家乡。

 

无论你是谁,无论多么孤独,

世界为你提供了想象,

召唤你,像野鹅那样,严厉并充满激情——

反复宣告

你在万物中的位置。”

老兄知道我到南京,又没机会请我喝酒,和几位老兄弟一起跑会场来找我,送了酒过来,真是惭愧。

会议结束后午餐,中午喝了不算满的两壶国缘。我中午喝酒甚少。与各位新认识的师友互留联系方式,听他们讲学校的各种八卦,我还是挺开眼的。

下午与诸师友去高铁站,我跟人民大学丁汗青老师同趟车回北京。

高铁上,太座联系我,说接南方信息,必须要2月1日前去办理相关手续,而我找朋友买的票是2月1日中午的,赶不上,只好再拜托朋友周旋。如此给朋友添麻烦,真是惭愧。

路上读完久辛兄的《他们的光》。我心里底定,老兄相托的事,应该能够完成。


今天绿茶书情发了2009年测书榜第一起,《百年来的宋案真相到底什么样?》,我也是测书榜成员。

到家后,整理完公号和流水账,开始写日课。接着抄了黄仲则《耒阳杜子美墓》:

“得饱死何憾,孤坟尚水滨。埋才当乱世,拚力作诗人。

遗骨风尘外,空江杜若春。由来骚怨地,只合伴灵均。”

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做完小楷日课,决定放松一下,随意翻了翻新京报书评2018年度好书之《菲利普·拉金》,以及去年初绍兴云门寺方丈清辉法师相赠的《历代诗人咏云门》,以及《全宋词简编》。

翻拉金诗选时读到几首诗感觉不错,顺手把其中一首寥寥数语的转给了小猪:

“1952-1977

 

在一个没有什么能够保持,

只会愈加败坏或怪异的时代,

只有一件事从来是好的:

她一直没有变。”

翻云门诗选,读了几首与雪天有关的诗。

没吃晚饭的肚子有些不争气……

钢笔抄了晏几道的词,《浣溪沙》:

“午醉西桥夕未醒。雨花凄断不堪听。归时应减鬓边青。

衣化客尘今古道,柳含春意短长亭。凤楼争见路旁情。”

忙完,看友圈,竟然朋友圈还有不少人在谈足球……

开始翻苏珊·桑塔格的《疾病的隐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