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96,060
  • 关注人气:101,4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账1月10日|日常

(2019-01-23 10:42:18)
分类: 不愿忘却的历史
今天开始,公号老朱煮酒正式减版。今天只发了一条流水账。
其实,我写流水账也是非常非常认真的。只不过,公开的,只是洁本。嗯,认真过好每一天。以后,还是踏踏实实写流水账吃喝吧。它们看得够紧的,也很辛苦,也算给它们减负。
昨晚喝了不少酒,回家已很晚,但一早就醒来了,怎么也躺不住。这是衰老的标志。尽管困顿依然。
醒来刷社交媒体。有网友批评我昨天发的关于不想当枪的言论,是“看客”:
“对啊。国人太多看客,不缺你一个。但别还以为自己多明智似的。鲁迅先生说的就是你吧理中客。五四秋收辛亥南昌一二九什么的都是炮灰?”
这种人的头脑,都是单弦的,而且,他们还热衷于劝别人去当枪当炮灰。
于我而言,对于自己喜欢的事热爱的人,只要是自主选择的,哪怕主动充当炮灰,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为喜欢的事热爱的人做事,那不叫炮火,那叫心甘情愿,甘愿牺牲。不明真相或者被强迫,那才是炮灰。
虽然昨晚的火锅吃得很撑,但今天早上又觉饿,煮了包方便面,但弃用了调料包,用的是朋友炒的牛肉豆角辣椒酱拌。非常赞。

吃早饭时翻看社交媒体。读到梁实秋一句话:
“殊不知天下没有没有趣味的学问,只有懒惰与任性,才能使一个人自甘暴弃的在‘趣味’的掩护之下败退。”
嗯,趣味不是借口。于我而言,却是一种解毒剂。
钢笔抄了别雷的诗,《太阳——答<我们将像太阳的作者>》:
“太阳温暖人心。
太阳企求永恒的运动。
太阳是永恒的窗口
通向金色的无穷。
 
玫瑰顶着金色的发丛。
玫瑰在温柔地颤动。
一道金色的光线刺进花心
红色的暖流溢满全身。
 
贫乏的心中只会恶念丛生
一切都被烧光砸扁、一个不剩。
我们的心灵是一面镜
它只反映赤色的黄金。 
1903年”

接着抄了晏几道的词,《少年游》:
“西楼别后,风高露冷,无奈月分明。飞鸿影里,捣衣砧外,总是玉关情。
王孙此际,山重水远,何处赋西征。金闺魂梦枉丁宁。寻尽短长亭。”
整理公号流水账。还是花了不少时间。一早最宝贵的时间。
最近要疯,晚上还有一场酒,不会小于昨晚,最近全破了自诺。真丢人。抓紧时间,上午写了2018年度最后一篇总结。2200余字。
昨晚卢雁告诉我,万永也要辞职,正在走流程。今天上午已经有报道了。
嗯,恭喜代表“弃暗投明”。越走越自由。
中午煮了三个萝卜丝馅团子。

睡了二十分钟。起来写日课,接着抄了黄仲则的诗,《难忘曲》:
“芙蓉作阵落江水,斑竹泪枯愁帝子。
魂兮飞来立江皋,江烟凝白下复高。
鱼腹已穿颜色好,衣冠死灰人未老。
酌君酒兮当相思,人间难忘惟别离。”
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读书。
“书中的每一个句子都激起一个没有得以实现的期待;等到最后,你就完全放弃了任何期待。但是,你会感到恐惧,因为你逐渐地明白了,正是由于完全放弃了期待,你才把握住了要紧的东西。”
杨葵转发了一条对《尤利西斯》的书评,我没读过,但这句话说的,真是好。

年前和杨葵在三亚,谈到自由,谈到我目前的状态,我们都认识到,就是因为放弃了许多世俗的期待,我们才能够并真正抓住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老徐的司机打电话,告知已经出发。我随即收拾下楼,今天晚上到他那儿喝酒。好久没见了,他最近特别忙,已到最后阶段了。
下楼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带了本书。事实证明,带书是对的。车到后我没进车,而是站路边读了半小时书,因为等哥!本来今天要读完这本书的,但晚上这场酒,恐怕读不完了。

晚上是牛肉锅,几个人喝了三斤白酒,我们几个,差不多都有近七两吧。
晚上L总说,朱总,你公号的文章又被删了哦。我哈哈大笑,那还是几年前的文章。
我从来没有到过故乡的奔牛镇,那里有个中学,是我母校前黄中学的兄弟校奔牛中学,我认识很多奔牛中学杰出的校友。今天跟老哥喝酒,我跟他抱怨从未去过奔中(相比我母校前黄还是小兄弟,虽然他的历史比我前中悠久),我说,哥,请我去趟奔牛或者奔中啊,你们不会后悔的,我有一支笔呀。老哥说,你要去,我让他们载歌载舞,夹道欢迎。
我知道这都是江河空许诺,喝酒的屁话。不过,奔牛,多好的地方啊。当年我跟常州朋友说,你们做个选题啊,刘国钧,靖江首富,公私合营时资产超过无锡荣氏兄弟的,他就是在奔牛发家的啊,你们为什么不能好好做做啊。哎,无语,不过奔牛的农家菜,我会去敲我哥的。
酒后,司机送我和老哥回家,状态还好。回家还能看书发微信。
小猪说考到驾照了。哈哈,不容易。恭喜恭喜。
杜兄代为邀约19号去趟南京参加个活动,嗯,答应,讨论行程。今天谭总约16号一见,老马约明天。忙乱。
午夜看新闻,北京市政府正式搬离正义路。以后,我算北京人,还算通州人?似乎江苏也有个叫通州的地方。
咔,胖子,你辛辛苦苦十年寒窗,像范进,进京了,你终究就是个常州乡下人。一夜醒来,你在,北在,只是京没了。
终究喝了这么多酒,书确实读不完了。赶紧收拾休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