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6,809
  • 关注人气:101,4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账1月9日|日常

(2019-01-21 12:08:14)
分类: 不愿忘却的历史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在寒冬,守望春天|嚼白句》。
这是2014年底为凤凰网写的2015年新年献词的底稿。
好记者在什么时候能被允许自己写出好稿子,好稿子在什么情况下能被放出来,这是一个真正的指标。我一直认为,我们遇上了一个记录者的好时代。看我们怎么理解。吾乡前辈大诗人大史家赵翼有诗云: “行殿幽兰悲夜火 ,故都乔木泣秋风。  
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
早起,钢笔抄了索洛维约夫的诗,《与大海分手的波浪》:
“抛别大海的波浪,
不知道宁静是什么模样,
是像喷泉一般汹涌,
还是如小河一般流淌,
总是在絮语,在不停地喘息,
如一道道银练,置身空旷,
可怜的波浪是在怀想
那蔚蓝的、无边无际的海洋。”


抄了晏几道的《更漏子》:
“柳丝长,桃叶小。深院断无人到。红日淡,绿烟晴。流莺三两声。
雪香浓,檀晕少。枕上卧枝花好。春思重,晓妆迟。寻思残梦时。”
整理公号流水账。翻看了一下,1176,这个数字,我今天才注意到。我朋友圈5001人,1176人关注了我的公号,喜耶忧耶……
有朋友说,很不错了,转化率挺高的。好吧。
在新浪微博和友圈发了条关于公号调整发送的声明:
【致读者】最近一段时间,老朱经过严肃认真慎重考虑,决定自2019年1月10号起,对本人公众号实习“减版”,从每天日更两条,改成基础日更一条,隔天日更两条。这是继2018年从日更三条减负的延续。
减版基于如下考虑:
1,每天轰炸,读者也会疲倦不堪。
2,言多必失。
3,需要付出时间投注精力的地方很多,比如阅读写作,最近常感时间不敷使用。
4,因也是老眼昏花年老力衰,精力体力跟不上了。
5,因为所有社交媒体平台,都是老朱自己打理,本人会在近期,除个人公众号和博客微博微头条外(因为历史资料的暂时性保证),陆续关闭无直接现金收入(稿费之外依靠打赏)的平台,以节约时间,同时把时间转向能够为稻粱谋贴补家用的地方。
敬请各位读者谅解。

读一篇关于严耕望的文章,《学术关乎气魄及精神意志,与天资无大关系》,其实不只是学术。这个主旨,同样应该成为我们生活的一种信念。
看朋友转一篇文章,大意题为对小孩下手的人渣,不用听他背后的故事。我一看这样的题目,说实在的,根本没有打开的欲望。
我理解如果是孩子的家长,这种义愤的合理性。但是,如果不能去挖掘凶手的人生,你无法理解一个原本面目和善的人,一个原本也是好父亲好儿子好兄弟的人,何以走到穷凶恶极的人渣一步的,没有一个人生来就是人渣。挖掘人渣的故事,不是为了给人渣辩护,而是寻找人渣产生的土壤,个体心理,社会心理,以及其他。挖掘人渣的命运,与挖掘受伤害者的命运同样重要,这是抵达接近真相的唯一途径。
不说法律上也有挖掘真相的问题,只说,我不知道要多大的道德优越感和无知,才敢如此胡说八道。
真是为了流量,无所不用其极。
因为没打开,我写下上述文字时,不知道原文是谁写的。后来朋友告知。
忙完手上的活,出门。今天中午有约。是与白酒经销商。最近与酒接触多,俨然一个酒界个人IP。
出门,地铁读书。

中午见到不少老朋友,小酌了几口。
午饭之后,与朋友一起,在楼下的瑞幸咖啡喝咖啡,聊天,聊了会。
巧遇另一位朋友。又聊了会。
聊到当下的热点事件,我说,我无法知道,自己转发热点社会新闻背后是什么,无论多大多热,是否属实,尽管可能也关乎我们自身利益。但我一个最原始最低的标准,就是以常识判断热点是否是被许可的。即使是充满正义的转发,你也可能是一杆别人的枪,或给人递上了一把刀。这一点,三娃说得最透彻,“信用被征用”。我乐见他们撕逼,乐见鹬蚌相争,乐见两败俱伤,乐见同归于尽,但,我不愿意为人火中取栗,不愿意当炮灰,不愿意为那些伤害我的人摇旗呐喊。我只做一件事,就是,坐山观豺狼斗。
与友人还聊了会我今年想做的读书会酒局,他说去看看朋友的院子,争取帮我找个地方。
朋友走后,又坐了会,然后坐地铁到朝阳门。时间还早,把酒放在杨家火锅店,在附近的悠唐找了家咖啡店,坐着读会书。
想了想,觉得还是有话想说,又写了条长微博:
“对真相的追溯,并非为人渣辩护,还原真相的努力,虽然不一定会带来正义,却也是一种对生者,对伤者,对死者的亲友和社会心理同构的人群的救济,多少让生者心里会有安慰,能够不是在极度的怨恨和愤怒中,而是在一种修复到相对平和的心绪中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因为日子还得过。
另一方面,真相的还原也是对社会和法治的一种自我救赎,它能够让生者继续葆有对法治、对未来生活的某种信念。即使这种信念在过去屡遭践踏摧折。
如果我们还没有失去对法治的信仰,我们更需要真相,需要去寻找还原人渣成为人渣的真相,这其实是为我们所有幸存者做的努力。
放弃了对法治的信仰,直接扑杀人渣这种激情冲动,放在受害者亲人身上,是正常的合理的情绪反应;放在普通旁观者身上,是无法治观念的冲动;放在旁观的知识阶层身上,就是一种比榔头还可怕的东西,是知识者走向人渣的第一步 ……”
志杰告诉我,我今天公号发的《在寒冬,守望春天》已经被删除了。
嗯,在冬天,守候删帖。我预料到了。以后,还是踏踏实实写流水账吃喝吧,它们盯得够紧的,很辛苦,也算给它们减负。

“一切都是永恒的,直到它不存在了。”
阿里克谢·尤尔恰克在谈到苏联当年之变时这样写道。
“生于自由之中,人们必须习惯充满骚动、变化和危险的生活。”托克维尔在《英格兰和爱尔兰游记》中写道。
晚上在杨家火锅,建光约的美女局,以前都跟口述历史有关,有几位等在网上多有交流,但未谋面,还有上海来的前同行美女,则不是第一次见。九老师还特意带了我和建光做的杂志,让我们俩签名。
沪上美女就一个问题私下征求我的意见,我很认真地给她了建议。就像年前给席间另一位朋友的建议一样,我对朋友们的事,都会非常认真负责任回答。
我很意外,今天晓跃和谭为民总也来了,还有老买及晓跃的另一位朋友。
在晓跃来之前,建光和我及美女们已经喝了不少白酒,今天共喝掉4瓶,以及啤酒若干。非常高兴。
晚上叫了辆神州,先送美女到宾馆,接着送了另一位,她住我家附近。然后回家。今天酒有些多,中午又没休息,太困了。
今日小楷日课未做。惭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