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5,355
  • 关注人气:101,4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账12月16日|日常

(2018-12-17 11:03:45)
分类: 不愿忘却的历史
公号发了篇《前辈垫脚,佳人赏玩|嚼白句》的文章。
这是前两天南风窗主笔杀上门来问罪后写的。“前总编被现主笔打脸,混得不屌照的老汉以此为鉴”,春哥看兄弟混得潦倒落魄样感慨地说。 有人劝我放同门后辈一马。我哪敢高攀!我都当垆卖酒四处打秋风(相当于沿街乞讨),人家还兴王者师半夜三更杀上门,要砸我酒摊捣我书桌,搁五十年前,定踏我一脚。当是新时代小将,放过我这个潦倒落魄之人吧。
早上起来,我有点诧异,最近都是过了7点才醒来,大约是久疲的缘故,过去几乎没有躺倒7点的机会。
早上煮了团子。煮团子时看书。读到张謇一句话,“日俄之胜负,立宪专制之胜负也。”
很多人对这几话不以为然,撇开当年的时代背景不说,当年日本如果不维新立宪,怎么能对抗俄国?这句话的要义,搁今天依然。
新京报书评今天发布了他们的2018年度好书88本入围书单,范围比较广泛,还不错。
我的朋友中科大博导大明兄也发了他2018读书的书单。大明兄极其重视所带学生的人文精神培养。我把新京报和大明兄的书单,都发了书蠹头群。
整理公号和流水账。
流水账12月16日|日常流水账12月16日|日常

钢笔抄了俄罗斯诗人安年斯基的诗,《在车厢里》:
“事多话多,这一切都够了,
别笑了,让我们沉默,
低空的云间飘散着雪霰,
山间的月光多么冷漠。
 
在天地不明所以的搏战中,
爆竹柳浮现出它们黢黑的身影,
我对你说:"明天见",
"你我今天的帐,已经算清!"
 
我只想透过糊着黏糊糊棉絮的车窗,
了望光裸着的田庄,
即便我罪无可挽也无妨,
既不祈祷,更无幻想。
 
而你何妨燃烧,何妨辉煌,
你要我相信你已把一切宽恕……·
就让那一抹朝霞燃烧如火吧,
它周围的一切全都披着缟素。”

流水账12月16日|日常

接着抄了晏几道的《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做饭,熬白菜。老太太过来,向她抱愧解释,最近比较忙乱,没顾上去看望。
午饭就着熬白菜,吃了两碗米饭。
太困。中午睡了半小时。

流水账12月16日|日常
流水账12月16日|日常
起,老太太和保洁在。日课。控制,尽管控制不住。接着抄了黄仲则的《和仇丽亭》最后一首:
“惜别匆匆悔见迟,楚云千里是相思。
遥知此去湘潭柳,一夕清霜似鬓丝。”
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写《写新媒体也是我们时代美好生活的创造者》,未写完,看时间有些紧张,于是最后一部分放下,跟老太太道别,出门。
坐地铁,路上读书。
“国运非收拾人心,无可挽回;人心非实现宪法,无可收拾……政府之专己自逞,违拂民心,摧抑士论……于是人民希望之路绝,激烈之说得而乘之,而人人离畔矣。”
张謇这话,哎。

今天很荣幸,有机会受邀与《亢奋战》的作者诺曼·奥勒在丰泽园共进晚餐。餐桌边上,我向德国作家介绍了丰泽园,告诉它这个饭馆在中国现代政治生活中的影响,权当给丰泽园做了个广告。我很喜欢《亢奋战:纳粹磕药史》这本书,除了告诉我们另一个德国之外,同样告诉我们,媒体镜头前的尤其是战争开始以后的元首是绝对是靠不住。那个帝国元帅戈林被活捉时随身携带着数量巨大的兴奋药物……这本书据说在英国已经卖出了8万册。很好,也很容易读。派拉蒙要拍成电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将出演希特勒的御医。此书对历史的反省同样令人钦佩。谢谢社科文献出版社。晚上主要是董风云的甲骨文团队,编辑都那么年轻,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令人感慨。
诺曼·奥勒给我签名写了满满一页,谢谢诺曼·奥勒,感谢社科文献甲骨文相邀。
二月河去世了,我本不想说什么,说了都是是否,微头条编辑约我写两句,我就写了几句:
“二月河去世了,实在惭愧,我没读过他的小说,但当年看过他的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电视连续剧很好看,从上到下,似乎都喜欢,尤其一些领导喜欢,翻案,给皇帝翻案。想来小说也应该好看。不过,好看也就是好看,这只是作品评价的一个纬度。我没读过,自然不敢胡说。
就历史而言,康熙雍正算是勤勉进取之君,不过盛世背后,中国传统社会的禁鉗之力也已真正登峰造极,不过一代之后,至嘉庆,已是回天乏力了。
对于二月河去世而言,用陶潜的话说,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正常。愿他早登极乐。”

晚饭之后,与甲骨文和他们的客人道别,坐地铁回家,路上继续读书。
“自秦以来,凡帝王者皆贼也。”(唐甄,《室语》)嗯。
到家,继续把文章写完,3600余字。
看毕业于复旦的师弟告诉我,我写的《男人都爱的江南土菜大蒜炒猪卵子|饭醉党》一文中提到的劁猪之吴语“灯猪卵子”之“灯”(音),实应为“”字。师弟说:“那个处理猪卵子的动词,应该是‘’,康熙词典‘鉤’词条,解释为钩状金属工具。应该就是这个字。” 谢谢博学的师弟。关于吴方言事,我写江南旧闻时常向他请教。
继续读书。
刘梦得有诗云:“吟君叹逝双绝句,使我伤怀奏短歌。世上空惊故人少,集中惟觉祭文多。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万古到今同此恨,闻琴泪尽欲如何。”哈哈
发了黄仲则和晏几道道晚安。订了明早的闹铃,怕我如今的状态,恐不能正点醒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