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3,991
  • 关注人气:101,4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走马观花话日本

(2016-07-18 10:27:32)
标签:

杂谈

在2014年前,我对日本所有的印象,来自那些我所接触到的文学作品、新闻报道和影视音乐作品,已及朋友们口耳相传的叙说。
 

无论是童年时代的地道战地雷战的侵略军形象记忆,还是后来从日本引进的影视作品里的阿童木阿崎婆阿信草帽歌,大岛幸子杜丘真由美寅次郎;无论是三口百惠还是宫崎骏手岛葵,也无论是松尾芭蕉,还是三岛由纪夫川端康成大江健三郎,当然还有鲁迅戴季陶陈希我本尼迪克特。。。。。

这些记录叙说分裂多元,既有残暴猥琐,也有纯洁凄美,坚忍不拔。但所有的这些印象,都是二道三道而来,虽然深刻,但是他人的印象。

2014年4月上旬,我第一次东游日本,只有短短几天,走马观花,所到之处,熟悉而陌生——那些曾经阅读过听说过的地方,无论是千鸟渊或者上野的樱花,还是唐招提寺,金阁寺,等等,自然会感到亲近;当然,毕竟是异邦,陌生处更多,整洁精神的行人,守时无安检的新干线,紧张平静的生活,等等,都给我留下了至深的直观印象。

但是,于我而言,最深的印象,不是文物,不是风景,不是政治,也不是富足平静的生活,而是来自于环境的干净,那种难以想象的干净——窝在国内脏乱差环境中很少出门的我,缺乏对这种干净的基本想象力。

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干净的地方!

翻检我在日本游历期间记下的流水账,每一天的记录,都必然有对每到一处看到的环境的惊讶和赞誉。

有多好?

我离开北京的时候,北京的天气在我的印象中“尚好”,按北京市发布的PM2.5是105(美国大使馆发布的数据通常高于北京市发布的),属于轻度污染;我回到北京的那天,天空如灰铅一般,PM2.5是121!

4月1日我到达东京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东京的夜晚有些清凉,不过,对于久在混沌环境中出来的我,感觉天很干净,我用了“清如许”来表达。

接我们的司机师傅是北京来的,告诉我们,在东京,PM2.5达到75,小学就停课了。

这是我对日本空气的第一直感。

在随后的几天里,无论是晴天还是阴雨之后,无论是晚上还是白天,无论在东京,还是大阪奈良京都,我看到的天空,都是那么的透亮,清晰,与北京的模糊相比,眼前少了尘翳遮眼。我总是错觉自己新换了一副眼镜。

我就像一个生活在充满陈腐气息环境里压抑已久的人,一下子呼吸到如此清新的空气,充满了那种惊喜、惊讶和贪婪——在北京,只有秋天才可能有这样的天气,当然,如今有重大政治活动时,也可能会有这样的天气,所谓各式“政治蓝”“活动蓝”。

当然更震撼我的还不是空气质量。

刚到东京的晚上,晚饭之后,在酒店附近走走,有一条街都是小酒馆,道路不过就像北京的胡同,两边也都是低矮窄小的旧房子,但一路整洁干净,霓虹闪烁,显得很是繁华。

我惊讶于在东京闹市区高楼大厦下竟然有如此生机勃勃充满生活气的狭小街道。若在北京,不是被推了建成了冷冰冰没有人味的高楼大厦,就是脏乱差的老胡同,要么就是泛滥的伪民俗,但除了高楼大厦,无论那一类,都不可能如此整洁干净。

在后来的行程中,无论是风景优美的公园古迹,还是民宅街衢,无论是热闹繁华的场所,还是游人稀少的角落,无论是开放的公共场所,还是封闭的环境,无论是厕还是餐厅,其整洁干净,常令我瞠目。

我在国内不用走一天,裤腿皮鞋上便全是灰,而在日本,几天下来,纤尘不染。。。。。。

我在日本的时节,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虽然没有了头顶富士山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但一路之上,吴语越调川话京腔,不绝于耳,这些游客,比如我,在如此整洁的环境中,大体也是能够做到尽量克制自己爱惜尊重这种环境的。所谓入芝兰之室和居鲍鱼之肆的差别吧。

这背后的克制自律已及管理,我不知道日本人是如何做到的。

给我震撼的,还有日本的水的洁净。

从大阪去往京都的路上,车过淀川,碧波荡漾。

同行的日本友人相告,淀川河从大阪的东北部贯穿市区,是大阪市的主要水系之一,也是大阪市民的重要水源地。

但是,如果不是日本友人告诉我,我是无法想象,就是这样一条河,在1960年代,污染也是触目惊心的——日本战后经济高速发展阶段,由于监管上的漏洞,当时大阪的工厂废水往往不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淀川河中,造成了严重的污染。出于经济发展的考虑,当时的政府也是一样偏袒污染企业。在民众的激烈抗议中,自1950年代末开始,大阪对淀川污染问题进行治理,几十年间持续不断地整治,终还淀川一汪碧波。

我出生水乡,故乡旧时也是碧水青天,但工业化城镇化的过程中,这些同样消失了。虽然后来政府投入巨资整治修复,但反复之多,治理任务之艰巨,仍然任重道远,而大阪淀川治理的经验,或许于我们是一个极好的借鉴。

我后来在北京,与日本同行聊起中国该如何向日本学习环境治理的经验时,我们共识是,不只是我江南故乡水系的恢复,也包括大气污染的整治,除了需要时间和持续的投入之外,更需要政府层面,政治上转变理念,制定完整的切实可行的法律体系,各级地方政府尤其需要切断与企业利益的私下勾连,同时尊重并鼓励公众环保意识的觉醒,更不是打压,这样,才可能解决目前的环保困境,使中国像日本那样,保持经济增长的同时,从一个传统资源消耗工业国家转型成绿色可持续发展国家。

这方面,我们的近邻日本,有许多经验值得我们学习。

我们做得比日本差不知多少,政客们却还似乎永远瞧不上人家。这就叫颟顸自负,可怕的是还把这种危险的认知灌输给国民。无论是看起来是小事的纤尘不染,还是空气清新河道洁净,这些细部背后,隐藏的,是一个国家的文明和实力的秘密——在极权国家,特定的环境下,调动全部力量,也许也能做到,但高压下的行动绝不能持久,更不会成为全民的自觉。只有权利,只有民众的福祉,才能成为自觉的动力。

古人说仓廪实而知礼节,但即如我们,如今仓廪虽实,但要建立现代文明,恐怕还要漫长的努力。

以日为师,今天可能更具现实意义。

走马观花话日本 

千鸟渊,东京,日本。2014年4月2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流水账7月12日
后一篇:流水账7月16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流水账7月12日
    后一篇 >流水账7月16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