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96,060
  • 关注人气:101,4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水账2月7日

(2016-02-13 22:32:08)
标签:

杂谈

“在群星打碎的沉默中
夜抬起头颅歌唱。

它无声的歌
刺穿我的心,
在那里创造出一个沐浴在
血与泪中的水晶影像。

在你那端坐于王位上的美面前
我敬慕地俯首。”
一早醒来,晨课选了布洛克的《爱的影像》,家里只有一本那年买的布洛克诗选。
俯卧撑30个。
上午太座开车回父母那儿。我则去拜访我中学时代的师长,我的班主任管元龙老师。
管师和师母住在一个新建小区,房子是在爱尔兰的小女儿买的,装修是在湖塘的大女儿做的,管师说因为年岁大了,腿脚不便,过去爬楼梯锻炼,现在老两口都爬不了楼梯,所以孝顺的女儿们帮着买了这套有电梯的房子,不过师母感觉还是不适应。
师母是我邻村人,过去与我父母祖父都相熟,聊及过去,皆颇多感慨。
管老师聊到他给我们毕业班当班主任时,学校其他老师和领导对他放羊式管理颇多不满,这与当年学校为高考升学率“死揪”的传统不合,也不合许多家长的意愿,但管老师坚持下来,最后我们这个最不被人看好的文科班,在他手上高考却出了很好成绩,放了卫星,为中学文科班打了翻身仗,从此再无人说文科班是“勒色班”(垃圾班)。管老师跟我总结说,就一个想法,让班里每个同学都感到高兴。果然。
我前两年曾写过一篇管老师的文章,去年十一见他,把手机上的文章给他老人家看,他用放大镜读后直跟我说谢谢。其实应该感谢的是我。遗憾的是刊发此文的杂志我手上没有,而原来收了这篇文章说要出版的图书尚未有动静。
我给管老师送了套我的江南旧闻录,我在扉页上写了句老话:“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对于前黄中学这些老师对我的教育引导,我永志难忘。
从管老师家出来,打了辆出租回家,车上与师傅攀谈,颇多感慨。
到家时,母亲和弟妹已经开始裹馄饨了。我随手拍了裹馄饨的几个小视频。其实我裹馄饨的手艺非常熟练,不过,今天用不着我帮忙。
吃了3个萝卜丝肉馅团子后,我便坐在阳台屋檐下背风处,与正在读报的父亲聊天晒太阳,父亲背后都是柴草。这个场景,依稀当年旧模样,只不过如今是楼房。
村里有几位故旧过来攀谈聊天,父亲激愤地谈到前面的工厂排污,污染了河道,说要去实名举报,父亲说本想叫我弟弟拍几张照片发我,让我发到网上的。
我说我来找环保的,弟弟过来,跟父亲说别去烦,也跟我说不要我去。
我没有想到,父亲想做环保卫士了。父亲提到北边我们家田旁的河道被柴油污染事,当年父亲举报无果,一气之下点着了稻草想引火烧河面上漂浮的柴油,借火势倒逼工厂也未果,后来遇见工厂主的至亲,提醒后,稍有改观。
中午吃的就是青菜肉馅大馄饨,我的至爱,我吃了满满的一大盆。江南旧俗,年前吃馄饨,新年有新衣穿。这是馄饨的寓意。
午饭之后,我出门走路。 “一切似曾相识,甚至每一个擦肩而过的问候”,“每只往返的云雀都是我的故知”。今日风大肚撑,走路6.02km,用时1小时2分,平均配速:10'22",消耗343.0大卡。经过的每一村庄河流,都曾经那么熟悉。
走到后面张家塘,想起昨晚师姐告诉我也回来了,便拐到了师姐家,师姐正在扫地。
我曾经很熟悉张家塘,我写江南旧闻录从河里凫水过去偷葡萄,远离故乡多年的师姐看描摹的场景,猜出是写她邻家的葡萄。我的父亲和师姐的父亲是世交,我和她弟弟是同学,我弟弟和她妹妹是同学,师姐热情地招呼我坐下,并叫醒了午睡的伯父,生于1928年的伯父老了许多,但他还记得我。等我同学回家,聊了会天,和师姐同学合了影,弟弟催我回家,师兄来访。
师姐坚持送我出村,走在熟悉的乡路上,师姐说起当年上学之路,我说干脆去我家认个门,师姐欣然同意。
师兄已经等我一会了,他曾是我弟弟的老板,今天下乡去老父亲那儿过年,提前到我这儿一坐,闲聊几句,叮嘱我明晚务必参加聚会。
送走师兄,我和太座又回送师姐。
回到家,铁锅里泡了个澡。原本想做个稍长的视频,太座不喜我这般,只得作罢。
羊年最后一天,泡完铁锅澡,第一次穿上为本命年买的红T恤,告别自己的本命年。准备开喝,迎接新的一天新的一年!
晚上的年夜饭,都是弟弟和弟妹准备的,都是传统的菜肴,以荤货为主,关于故乡的年夜饭,我曾写过《江南的年夜饭》一文。
晚上喝酒,感谢父母养育教导之恩,感谢兄弟弟妹操持之辛劳,感谢太座的辛劳,也祝愿女儿侄女新年快乐,并发了红包。
母亲喝了两碗米酒,我和弟弟喝了3碗半,母亲说今年的米酒没往年凶,但还是比较凶的。
吃过年夜饭,老人孩子们去看春晚,我和弟弟按惯例去走路,看暗夜星星。
路上弟弟跟我聊到白天提到的污染事,弟弟说,他已经举报过了,有人还排查谁举报的,还托人跟他打招呼,他都没理。弟弟现在不希望我和父亲卷入,说父亲太容易激动。
走了一圈,到村里朋友家稍作,闲扯几句,告别回家。
跟父母聊了几句,告别回湖塘。
晚课。“钓鱼子陵,思莼季鹰,笑我飘零。
鬓华虽改心无改,试把金觥。
旧曲重听,犹似当年醉里声。”
回湖塘一看,朋友圈被春晚吐槽刷屏了。看起来最大的问题好像是泛政治化。我没看春晚,我跟弟弟酒后看暗夜星星去了,一边聊着天。家里连孩子也没看。我没看春晚很多年了。觉得好奇怪,一年最重要的日子,团聚,把盏,会餐,聊天,这是生活的常态,为什么非要受一台莫名其妙的节目影响?新年快乐!
流水账2月7日 流水账2月7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