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朱学东
潦倒文人路边美食达人
朱学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6,809
  • 关注人气:101,4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化学老师倪老师——我的师长系列

(2015-08-31 11:51:27)
标签:

育儿


 倪老师是我初中化学老师。

倪老师的女儿是我初中时候的班长。我上初中时,倪老师的先生周老师,是我们中学最有名的化学老师,后来当了副校长,再后来当了县教委主任。周老师长得潇洒,倪老师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美女,讲话苏州那边的口音很重。

倪老师在还没有教我的时候,就认识我了,自然是因为我和她女儿是同班同学。

不过,她第一次跟我打招呼,是在一个我极其窘迫的时候。

我上中学时,个头特别小,但嘴却不服输,所以最易受欺负,当然,一旦动手,宁可挨打也不服输。

初中二年级那个冬天,我跟我们班一个个头比我高大的吴同学打架。吴同学是街上人,那时乡下人称呼街上调皮的孩子为“街皮”,泼皮之意。吴同学是国家户口,家里条件不错,学习不好脾气却躁,遇上我针尖麦芒,不肯退让,于是两人在上午第二节课后便在教室裹在了一起,滚在地上,其他同学都拉不开,直到老师来了才被拉开。

我的班主任卞老师很生气,在第三节课开始时,把我们俩叫到了他家门口。当时学校老师都在老校区的校门外操场边的院子里住平房,卞老师要做饭,就让我和那位同学站他家门口,他一边生炉子做饭,一边批评我们。我俩此时其实已经和好,但一高一矮,只好站在冬日的阳光下捻卷着衣角听卞老师絮叨批评。

此时,一位女教师走过,是化学老师倪觉。她回家做饭,看见我们站在那儿,很奇怪:“朱学东,你不去上课,站这儿干嘛?”

“我正批他们呢。”卞老师从屋里出来。

 “怎么啦,朱学东不是好学生么,名字还在黑板报的光荣榜上写着呢。”倪老师很奇怪。刚刚学校举行的成语比赛,我得了第二名,学校的黑板报上写着我的名字,还没擦掉。

“出息了啊,小小年纪学会打架了。不学好,将来不要出大事啊。”卞老师回答说

够丢人的,倪老师可是我们班长的母亲啊。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低下了头。

“嗯,应该说。朱学东你一定要改啊”。倪老师看着我叮嘱说。卞老师让我和吴同学握手言和,便放我们回去上第四节课了。

我后来见了倪老师总是有些羞愧,总想尽量避开,就像有短处捏在倪老师手中一般,不过,倪老师应该没有我这小人之心。

可没想到,她后来又成了我的化学老师。我的第一个化学老师,个大嗓门高,脾气暴烈,发脾气的时候愤怒之下,把桌上木头圆规都打断了,大家上课都战战兢兢的。后来就换成了倪老师。

倪老师跟前任完全是两个风格,讲课柔声细气的,就是生气,生音抬高八度,还是苏州腔调,比常州高八度要柔和不知多少。她当我的化学老师时,我的化学成绩虽然不见得有多好,却也不算坏,在实验室做实验,不怕盐酸硫酸的,敢动手,全然不像物理课学得那么差。

至少,倪老师当我化学老师时,我没怎么挨过她的数落,中考时化学也没拉后腿。

上高中之后,倪老师便不再教我了,不过,在学校里遇着,我都是很恭敬地喊她,她也总是热情地跟我招呼。

高中文理分班时,有一次路上遇见她,她拉我到教室边上的小树林,问我选择文科还是理科,她女儿自然选择了理科。听说我选了文科,她有些着急,说:“文科班,勒色(方言音,意即垃圾)班啊。前黄中学最好的就是理科班,你要选了理科,肯定能考上大学,最起码考个大专,要选了文科,恐怕中专都不一定考得上啊。”

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当时倪老师规劝我的场景,她那浓重软糯的苏州口音,和对我未来的关切。但是,我还是违拗了她的期盼,自己选择了文科班。

我后来在文科班上,几次遇到倪老师,她都朝我摇头叹息,总觉有遗憾。她一直认为我是好学生,应该上理科班。

我后来上了人大,她自然也祝福我。她女儿也在北京上学。第一年寒假,我和弟弟到她家去探望,那时她们已经搬家到了常州,倪老师一边打着毛衣,一边详细地问我大学的情况,同时也鼓励我好好学习。

后来我大学毕业我留在了北京,彼时的通讯不像今日发达,彼此间的联系渐渐少了。

2009年,母校70年校庆前,我联系上了老同学,电话问候之后,她告诉我,她母亲也老提起我,盼能借返校机会一见,我自然更期待一见。

返校那天,倪老师和我同学早早在校门口等我了。一见我下车,倪老师紧紧握住我的手,端详,说,朱学东,怎么胖了这么多啊,快认不住出来了。

岁月也在倪老师身上留下了印记,但她依然很精神。我们仨一起站着问候聊天,她依然认为我是好学生。我问倪老师中午坐哪桌,同学说不坐了,就过来看看,妈妈说主要想看看你。

倪老师教过的学生很多,我并不是最优秀的,而且我后来再也没有接触过化学,算不上玄门嫡传,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老人依然记得我这个学生,而学生却未能执弟子礼常问候,我真的很惭愧。

 

(感谢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教师月刊的厚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流水账8月29日
后一篇:流水账8月30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流水账8月29日
    后一篇 >流水账8月30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