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国
张立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647
  • 关注人气:2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拙文《工装的味道》发表4月6日《河北工人报》副刊

(2016-04-07 17:29:11)
标签:

亲情

生活

情感

分类: 公告

 

拙文《工装的味道》发表4月6日《河北工人报》副刊

拙文《工装的味道》发表4月6日《河北工人报》副刊


附原文:

              

                        文∕张立国

 

    世上的味道有千万种,如园丁身上的花香味道,医护工作者身上的消毒水味道,老师身上的粉笔味道……而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小时候在矿山工作的父亲拿回来的,让母亲浆洗满是汗酸、矿尘、油渍的工装味道。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个工作条件极其艰苦的年代,物质匮乏、生活贫苦,每个人身上的衣服也仅是简单的两、三身,更不用说单位一年发一次的工作服,根本就满足不了一名矿井下作业工人的工作需要。尤其是父亲当时在河钢矿业龙烟铁矿有名的马万水工程队当采掘工,工作环境既危险又艰苦,身上的工作服,往往是一年下来从春穿到冬。每当遇上连班的情况,工作服总是湿漉漉、脏兮兮的,就没有干爽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父亲的身上总是湿疹子不断,刺痒难忍,用了许多药膏效果都不好。母亲通过寻医问药查明情况后,就让父亲每天都把又脏又湿的工作服带回家。从那以后,我们家一年四季也就溢满了父亲工作服的味道。每天晚饭前,母亲先把父亲的工作服泡上,晚饭后用肥皂一遍遍地打磨,然后是“嚓、嚓、嚓”有节奏的揉搓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父亲的一套工作服用不了多久就被洗得泛了白。有一年冬天,母亲把父亲的工作服洗净后,放到炉火边上烘烤,由于一时大意竟把父亲的工作服给烤着了,从来没有跟母亲吵过架的父亲,为此和母亲吵了这辈子唯一的一次架。

    母亲和所有的矿工家属一样,有着一双灵巧的手。许多时候,母亲左手拿着给父亲洗过的工作服,右手拿着针线,遇到有扎不动的地方,针头不断地往头发上擦拭的情景历历在目。这样一针又一针、一行又一行地缝缝补补,为家里的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每次母亲的背酸了、痛了,我和弟弟就会争着用我们稚弱的小手给母亲捶背;缝补的线用完了,姐姐就会争着为母亲穿线;母亲干完了缝补的活,姐姐就学着母亲的样子,把父亲的工作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父亲睡觉的枕边。

    儿时的梦想,有时会左右一个人的生活抉择和前行的目标。记得1979 年姐姐下乡返城刚上班的时候,她工作的第一选择就是到矿上的洗衣房,去寻梦、追梦。那时,工作条件有所改善,矿上对矿井下工人的工作服实行集中管理,特别是每年配发两套工作服,穿起来绰绰有余。工人们出了矿井后,将身上写有自己名字的工作服脱掉,往休息室各自位置上一放,矿上服务队的女工们就会及时把衣服收集起来,然后浆洗缝补好,保证工人们入矿井能够及时地穿上干爽、洁净的衣服。

    如今,时代变了,河钢宣钢的工作条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职工食堂、款式新颖的工作服、漂亮的浴池、花园式厂区,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变化,见证了一个百年钢铁企业日新月异的巨变。一天,一名职工在领工作服时,无意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每次来领工作服,都有着一股子太阳花的味道。”我听后不置可否。是啊,父辈工作服的味道说白了也就是家的味道、家的温馨,而现在员工的工作服也变得越来越时尚了。

    我怀念工装过去的味道,更珍惜和憧憬现在以及未来的味道,追求那味道所具有的时代特色。我信心满怀,并为之耕耘,终生无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