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国
张立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910
  • 关注人气:2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难唱改嫁的曲儿》连载  五

(2009-09-30 07:59:44)
标签:

端午

芝儿

亲事

分类: 小说

       

第二天的黎明,还是一片黑暗,启明星正挂在西天边上,眼看着快要隐落了,但仍然闪着烁亮的光,显得那么安谧与宁馨。兄妹俩早就起来了,芝儿忙活着做饭,屋子里弥郁着辛辣烟火味儿。吃过了早饭,山狗就走了,整整的一天,芝儿的心是焦虑的,但又很是欢喜,中午连饭也没吃,只静静地坐在那里想着心事,说不穿这些事情倒底为啥成了她心灵深处的一个秘密。她像是在做梦,感到眼前的情景,像水波下幻出的乱影,纵横交织,非常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忽而,她记起了那位叔叔给她讲过的许许多多奇异而又美妙的故事来,尤其是高玉宝的故事在他的口中讲得是那么的曲折优美,哀婉动人,每回她听完一段,都会从心底泛起一股凄伤来,不觉两行泪水流过面颊,忽而,她又想起被父母嫁到山外去的燕燕来,不觉心里酸酸的,挺不是滋味的……但是,她的思绪很快地又回到了现实中来,心里总忍不住反复着问这问那,但归结起来还是同样的一句话:我现在算是真的有婆家了?她望望天,看看地,这是个令人清心爽快的天气,山林中弥漫着岚雾,像是垂着无数片薄纱。芝儿的心也像那随风吹动的薄纱,轻盈荡漾,涨满遐思,脸上也漾出由衷的欢悦。过了许久,芝儿才觉得身心疲倦起来,但天也已黑了下来。就这样过了三天两夜,在酥痒、恬适的感觉中到了第三天傍晚,芝儿心里有些挂不住了,跑到山路口去等了,眼前的那条山路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的白。芝儿坐在一块石头上,山风将她的头发撩了起来,望着那条犹如白练的山路,思绪就像一块又尖又冷的冰,加深了凝重。这阵,芝儿心里什么滋味也没有了,只剩下了一片苦涩的味儿,她把思绪又落到了曾未见过面的端午这边来。那天,从山狗的话语里她体味到了一个可以使自己信赖的男人将要来到她的身边,而且今后要跟他共同生活在一起,她坚信自己找到了家,找到了生活的道路。从今以后,她打算把自己的一切全交给了他……虽说没见过面,山狗的话是值得信赖的,他一定是个好男人,她对此遂心所愿,想到这里,不由的甜和暖一下子聚上了心头……那晚,芝儿整整地等了半夜,见山狗没有回来,就扫兴地回去了。

又一个整整的一天在芝儿郁闷和踌躇焦虑中过去了。晚上胡乱地吃些饭,正当她收拾碗筷的时候,山狗笑嘻嘻地一脚踏进了门坎,身后还跟着一个瘦小的人。一进门,山狗就嚷上了:“芝儿,我们回来了!”

芝儿忙迎了上去,说道:“昨晚我到山路口接你们,没回来,今天我不去了,你们倒回来了。”

“芝儿,端午跟我一道儿来了,这不——就是他!”山狗漾溢着热情,一闪身把身后的端午给亮了出来,使措不及防的他跟芝儿打了个正面。忽然的照面,使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好在屋子黑,脸红看不出来。芝儿细细地打量了一下端午,见他生得瘦小精干,脸蛋儿长得很端正,两眼炯炯有光,透露着机灵,给人一种睿智和厚道的感觉。

“来了?”芝儿问道。

“嗯!”端午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吃过饭了没有?”

“我……我……”端午有些慌神了,说话结巴起来。

旁边的山狗见端午这样,忙说:“没吃哩,走了几十里山路,早就饿坏了,芝儿,赶快烧饭吧,有话吃了饭再说也不晚。”

“嗯哪!”

芝儿开始烧饭了,她一边往灶膛里填柴,一边时不时偷眼去看端午,这一刻,她感觉到他的脸色更加的纯朴和真诚,自刚才一见面,他就在芝儿心里有了深刻的印象,就好像皎皎的月华清晰地隽永在她记忆的心田里。此时,芝儿这才明白了山狗为啥要在自己面前夸耀他,他的确……一种从未有过的新奇的感觉,突兀地,令人不可思议地从她尚未知晓的世界悄悄地潜入她的心房,她脸发烧,心发跳,血液急骤地奔涌。说来谈去,还是山狗眼力好。

热诚、纯真、寻求、美好,同时游翔在情喧的碧波之中,使得芝儿的胸中充盈着一种火炽的愿望。

邻舍们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山狗在外面给芝儿找了对象的事,山里人是热心肠,纷纷赶来探望。自打芝儿娘去了后,邻舍们都很同情他们兄妹俩,在他们孤立无援的时候,都要伸出一双相帮的手来,呵护着他们兄妹。那天,芝儿家被邻舍们挤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他们毫无顾忌地问这问那,把个芝儿和端午羞得脸烧的是火辣辣的,像西天边那烧红了的晚霞。在家里与端午共处的几天里,芝儿总也心神不定,忍不住偷眼望上一下端午那张端正的脸膛和那双明亮灼人的眼睛,当两人目光相对时,同时都觉得烈火灸烤一般,浑身发起热来,脸上腾起了一片红晕。这就是他吗?是的,这就是他,这就是自己终身的依靠。芝儿无力抑制这心头的欢快,她羞怯地微笑着,凝视着端午。这样的人,这样的眉,这样的眼,这样的脸膛,这一切,在芝儿的眼里,像是和她原先想的一个样,又像是比她想的还要好……

就在芝儿要到端午家去的头一天,她到坟地上来了,跪在爹娘的坟前哭了一场,也许是她不忍离开死去的爹娘和生她养她的山村,芝儿的目光留恋地环视着周围熟悉的景色,心中充满了怅然。山坡上,在她的视野所及的地方,长满了纵横交错的灌木丛,纠结成团的野生草木,上面缠绕着细柔的藤蔓,开着一簇簇奇特的野花。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