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立国
张立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946
  • 关注人气:2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篇小说《难唱改嫁的曲儿》连载  二

(2009-09-28 08:52:50)
标签:

芝儿的心事

山狗

好人家

媳妇

燕燕

分类: 小说

芝儿想,哥哥该着娶亲了

在芝儿家对面的山坡上,生出许许多多的花草,总也有一群山羊在阳光下吃着嫩嫩的叶子,一眼望去,自然的风光在羊群的点缀下更加活泛起来。望着笼罩在一片金色斑驳的彩雾之中的山野,芝儿想到哥哥该着娶亲了。可是,一个活脱脱的现实摆在了芝儿的面前,那就是:又有谁家愿把闺女嫁给这样一个穷家呢?再说,山里的姑娘又不愿一辈子身居在这穷山沟里受苦,身上就好像长了翅膀一样飞离了生她养她的山村。去年的一天,邻居家那个常来找她玩的燕燕姐就是在吹吹打打的琐呐和鼓乐声中被一个山外的人家给娶走了,从此她失去了个唠嗑家常的人。后来她才知道,娶燕燕姐的那个男人有着痴呆病,傻傻的,她想,山外面的好人家谁能看得上咱这山里的女子呢,除非有缺陷,燕燕姐的婚事足以使她验证了自己的想法。在芝儿的心目中,燕燕姐应该成为自己哥哥的媳妇,自打娘去了以后,燕燕姐似乎来的很勤,不但帮她料理家务,还跟她唠家常,总有着说不完的话,把她心中的那大块阴影用热情荡涤的一干二净,后来也不知出于啥原因,燕燕姐最终没能成为她至亲的人。久了,芝儿知道了哥哥娶不上媳妇的原因是她家里穷,就拿燕燕姐来说吧,她娘明知道要嫁的那姑爷有点呆傻,但还是看上人家的日子光火,不顾一切地把女儿嫁了过去。芝儿为哥哥着急,春来冬往,她已经是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了,由于这些年来困难的生活使她的性格变得格外的孤清,心里头总也像压了一块非常沉重的石头,原因是她所处的环境很孤单。日常生活中的清冷常使芝儿陷入凄婉之中,她用自己善良的心,全身心地增添着爱,灵魂中臆造出许许多多的愉悦,但很快地,一种痛苦咬噬了她的心。有时,她很晚才睡,一双泪眼望着房梁,她为哥哥难过,那凄凉的心情不得不使她想起了娘亲来,不知什么原故,娘在这一刹时间的形象就像是刻在她的记忆里一样,多少年来总是忘不了,而且,这印象似乎越来越清晰,越鲜明。芝儿常这样想,哥哥该着想这事不?唉!想也没有用,芝儿不觉长吁了一口气。

打这以后,芝儿更加体贴起哥哥山狗来。这天晚上,芝儿把饭做熟了,山狗还没有从地里回来,她觉得孤单极了,不由得坐在门坎上呆呆地想起心事来。外面阵阵的凉风,吹在脸上,细细弯弯的月亮挂在远远的山顶上面,山坡上印着星月的光辉,像是有着一层水,又清又凉,绵延的山脊上,呈现着一条不规则的蓝褐色的曲线,但凭着天际的那半弯月牙儿的亮光,使得远处那影影绰绰的景物在月色和暮色中隐约可辨。就在芝儿心事正浓的时候,山狗回来了,他把锄头往墙根一放,进了屋。芝儿把饭菜给山狗端上了桌。吃饭间,芝儿似乎有什么话要对哥哥说,但话刚滚到嘴边又咽了回来,她无心再吃那碗里的饭。见状,山狗忙问:“你怎么不吃呀?”

“哥,我想跟你说点事。”

“有啥事哩,你边说边吃吧。”

“哥,我是说你也该娶亲了!”

山狗听了芝儿的话,苦笑了一声,说:“我的傻芝儿,你是在说梦话吧,谁愿意到咱家来呢,咱家穷得连老鼠都不愿住窝,何况一个大活人呢,咱叫人家吃啥喝啥,你我也是没法子,将就着过。”说着山狗叹了一口气:“唉!对这事,我连想都不敢想呀!”

话说出来,山狗的思想像乱箭钻心似地使他心里难受,他打小就规规矩矩的,从来就没沾过什么歪邪事情的边,刚才芝儿的话,一时间,叫他把所有的心事都涌上了心头。芝儿见哥哥这样说,心里头一阵难过,她咬着下嘴唇,说道:“这个不用愁,如果我嫁出去,就能得彩礼,这样你就能娶亲了。”

芝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感到脸有些发烧,再想说又张不开嘴,只是晕眩地低着头,眼睛看着地。山狗听芝儿这般话,定着眼珠端量着芝儿,这时,他才感觉到芝儿确实长大了,飞进了一个美妙甜蜜的境界,作为一个兄长,他对她的责任实在不轻啊!

“我不要你这样做,我是当哥的,娘临去的时候叮嘱我,你的亲事由我来管,咱兄妹命苦,老早没了爹娘,我当哥的要是不再给你寻个好人家,心里怎么能过得去呢?!”山狗有些激动,但又有些颓唐,甚至是一种隐秘而平静的不安。

“可你也不能打一辈子光棍呀,反正你娶不上媳妇我也不嫁人,要不这样谁来给你做饭呢,你干了一天活,回来乏着个身子再做饭,怎么受得住。”芝儿面色上露出忧虑的神情。

“傻芝儿,你别说傻话了,我知道你为我娶不上媳妇心里头着急,可是,世上有打光棍的汉子,可没有不嫁人的姑娘啊!”山狗有些打趣地说。

芝儿一时语塞,她两眼紧紧地盯着山狗,也许是因为痛苦生活中暴露出的一种疲倦吧,她发现他有些消瘦了。芝儿想,一个家里,总应该有一个可爱的女人在身边,那样可以有依靠,可以说说知心话,在受了冤屈的时候总能得到些许安慰,并感受到温暖和舒畅。可这一切在芝儿的心里认为,是那么的遥远而不可及,因为家穷,因为山里人都那么木讷和憨厚,日子就像是没有风和没有云的天,平平淡淡地逐年消逝着自己的年华正茂。想到这,芝儿脸上显出了一种羸弱戚楚的表情来,两眼顿时噙上了泪水,一阵伤感袭上她的心,“吧哒”一声,两颗豆大的泪珠落了下来。

“芝儿,你哭了?”山狗问道。

“没有!”芝儿赶快把挂在眼边上的泪水擦掉,起身开始收摞起碗筷来,边收摞边对山狗说:“天不早了,干了一天活也够累的了,早点躺了歇息歇息。”

山狗把身子倒在一架支铺上,满脸显得倦意十足,但他还是安慰芝儿说:“芝儿,你心里不要难过,到时候,我自己会保重自己的,也一定会给你寻个好人家的……”他还想说什么,但眼皮沉重得使他很快地合上眼,迅速地进入了梦乡。

那晚,芝儿躺在炕上,她睡不着,时不时用手触及一下娘曾睡过的那个地方,这里没有了温暖,无论她怎么努力地去感受,但所有关于娘的一切都早已离她远去。芝儿两眼挂着泪花,紧紧地盯着天上那弯弯的黄芽月,她的心如同弯月一样,永远也圆满不了。在外人眼里看来,芝儿犹如一朵刚刚绽出嫩红的花蕾,被生活的洪流突然抛到一个没有阳光的山洼里,使她终生无法脱身。为了山狗的婚事,芝儿多么想有一位好心的姐姐来到她家,但她这是幻想,终究成为泡影,不但没有一位好心的姐姐到她家来,就连童年时期的伙伴都很少来了,并不是嫌她家穷,只是他们各自都有了自己的心事和难处。有时,山狗下地干活,芝儿在家里就偷偷地哭,她没有别的办法,只是暗暗祈祷,求菩萨赐给哥哥一个女人。

山风大了起来,似乎要把她家那间久经风雨并且已经老朽的屋子从根底掀倒似的。这间屋子它好像产生了一种奇异的磁力,总也是那么强烈地吸引着她。这是她祖父母结婚时盖起来的,她爹和娘也是在这间屋里成的亲,算起来,连她兄妹俩,这间屋子已经住过三代人了,就连她身子躺着的这条炕,亲人们也是相继躺在它的上面咽下最后一口气,离开了人世。有时,芝儿闭起眼睛来,顿时眼前就会出现亲人们的影子,她感到这间屋子对她来说,是太有着深厚并且不可分割的感情了。

“娘,我记下你的话了,我会给妹妹寻个好人家的……”熟睡的山狗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把芝儿吓了一跳,等她定下神来,才知道是山狗在发呓语,这下倒使芝儿有些过意不去了,心里像针刺似的难过。

“哥哥,我的好哥哥,你处处想着我,可你的事情呢?我又该怎么做呢?”芝儿询问着自己,觉得在夜的沉寂中,有一种捉摸不定和难以理解的东西,迫使她去思考、去冥想……反正,她会为哥哥牺牲自己的一切……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