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爱黑猫的老鼠
爱黑猫的老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33,150
  • 关注人气:7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2006-07-24 00:11:05)
分类: 花花草草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后院邻居山姆的花园
(一)
七,八年前我们搬到了现在住的地方,我的邻居‘老水兵’吉姆和他的太太玛丽在几个月后也搬来了。那时我们两家都有大狼狗,常常在一起玩。在美国养狼狗做宠物的不多,小小一条街上有两只,更是难得,我们也自然来往较多。
已退休的吉姆老头对他的草地管理的很认真,买了一个大大的坐骑式的剪草机。每年春天,草地刚复苏,我觉得草还没开始长呢,他就开始剪了。坐在那辆剪草机上,一圈一圈的转,说不出地逍遥自在。浇水,施肥,还定期翻地让草长的更好。
丈夫相反,只喜欢种花,对草地却一点没兴趣。我只好请人定期来剪草,偶尔再请人洒些施肥,除野草的东西。只要草别长太高,野草别太多,就好。不需像高尔夫球场经过精心修剪的草坪(manicured lawn)。
我们是房子的第一任主人,前院子里除了开发商盖房子的时候同时种的几株小树,几丛常青灌木,一点花都没有。真是一张白纸,没有负担。丈夫开心的实验起来。
我们以前的房子都是藏在树林里,对想种花的人来说是很大的挑战。这是第一次房子前阳光充足,土质又好,丈夫一古脑种起来:玫瑰,牡丹,熏衣草,郁金香...;木本,草本,球根。一株花种这儿长不好,明年再换个地方,两种花搭配不好,明年再换一个新的组合,再加上我在旁屡出高见(我说是高见,他说是捣乱),园圃里见一种花爱一种,都要加到我们的花园里。
吉姆老头对草地上心,对花可是另样。记得刚搬来不久,一次我们站在他的院子里闲聊,两只狗在身旁玩耍,我看到他车库旁开败了的花daylily(萱草,黄花菜的花)就随手替他摘了下来(吉姆的房子前任的主人住了一年,已种了一些花。),顺便对他解释道随手除掉开败的花会促近开更多的新花。
吉姆挑了挑眉头,说“嗯,有意思,我得回去告诉玛丽。”
听出他那阴阳怪气的腔调,显然话中有话,我忍不住笑了点白“你可以帮她做呀。”
“No."他一点都不含糊,一句话顶了回来。花是她太太的领域,他一点也不要参与。
果然,很快我们就看见玛丽在忙了。
只见玛丽站在路边拿著照相机对著房子从不同的角度猛照,吉姆说玛丽每天都在电脑上画花园设计。丈夫出招说可乘她不在时偷偷去改。吉姆说不行,玛丽的花园设计每次被修改后都有严格的版本控制(version control)手续,骗不过去的。
一次大家一起出去吃饭,玛丽说她要把院子里的花都种成一种粉颜色,和房子的颜色协调起来。我一边称赞说种好了一定非常雅致,一面心里暗暗后悔:我们种花时只想高的和矮的配,红的和白的配,怎么从来没想到要和房子的颜色配呢?真是没品味!
我们这个小区比较新,盖房子时种的几颗小树都还没有长大。吉姆很幸运,他家前院里有几颗高高的老树,让我很是羡慕。一天看玛丽在大树间浓重的树荫里挖来挖去,原来她在种European Wild Ginger(直译是欧洲野姜,不知是否还有别的称呼),说是开花很好看。结果到现在我还是不知欧洲野姜是什么样子。今年春天,在台湾游日月潭时看到一牌子写‘野姜花’,心里还想,要是玛丽的欧洲野姜活下来不知和台湾的野姜像不?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台湾野姜花
一年,玛丽发起了个‘园艺俱乐部’。正想去参加,看了她发的传单描述当天的议程,又不知如何是好:好友数位,花草邮购目录若干,轻啜冰茶,悠然讨论买明年春天种球根类的花。当时正是盛夏,花园要浇水,施肥,拔野草,应急都顾不上,她已计划到明春了。
大约是在第2、3年的一个夏天,吉姆过来和我们聊天儿。他边称赞我们的花园漂亮,边问各种花叫什么名字。难得一回老先生对花有兴趣,我们赶紧认真地解释。那个他喜欢的长的高高的开黄花的是爬高的玫瑰(Climbing Rose),那在花园边的植物叫羊耳朵(lamb's ear):它的椭圆形的叶子上长著细细一层毛茸茸的小白毛,像羊耳朵。老吉姆摸了摸,说感觉不像植物,像布...
过了几天吉姆回来说“我告诉玛丽‘老鼠他们家种了各种各样的花,有爬墙的,还有绒毛耳...',这下子 她不高兴了,说:‘明年,我们的花园就会一样的好看!’”
我们赶紧打园场,说玛丽不愧是搞“项目管理”(Project management),一定要计划完美无缺,才动手,一次到位。我们是乱来,边做边学。
最近2、3几年他们家终于有花出来了。早春树边围了一圈黄色的水仙,早夏车库旁有紫色的鸢尾花,长得又高颜色又鲜艳,现在有DAILILY。玛丽还在开过的鸢尾花边插了个幽默的牌子“对不起你现在才来,我上周刚刚盛开过”。虽不是清一粉色,每一季的花开,也是非常漂亮,我们总是很认真地称赞。
(二)
这个周末早上,很早起来带狗去小区公园散步,回来的路上又看到在另一条街上的山姆照例辛勤地在打点他的花园。山姆的房子在街角,地比较大,临街的两面种了很多花。我们周末早上走过常常会看到他和太太两人在花园里忙。这次我们除了像往常一样问早,称赞他的花园漂亮外,还停下来问他一种不认识的花。山姆高兴的请我看他后院种的更多花。
怕CP踩坏人家的花,丈夫带她先回家,只我去了他的后院。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的后院种满了花草。树,灌木,高矮交错,花卉五言六色,美极了。这边一个花架,爬满了藤;那边一个鱼池,金鱼、鲤鱼在清澈见底的水里漫游著,鱼池旁还有石凳。住了这么久居然不知这藏著个世外桃源。他的后院离我们只有几步远,真是近得鸡犬相闻,怎么会差点儿走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呢?幸好还来的及改正,我一边称赞他的花园,一边说要改日带丈夫来参观。
告别了山姆,从他的后院几步就走到了自己的后院。跟他的一比,我们的后院简直不堪入眼。如果说他的花园是一只刚刚被美容过的高贵的名犬,每一根毛都被梳剪的恰到好处,我的后院简直就是一只在街上流浪了很久的小赖皮狗,又脏又乱。菜园里野草很久没拔了,没吃完的菠菜在打籽;春天刚刚装上的鱼池(我们原来有一迷你池,今年又加了一个大点的),孤零零地坐在那,虽然里面已经放上了鱼,水草,周围还是光秃秃的。再看那鱼池里的鱼,人家的游得那么悠然,我的呢,在池里钻来钻去,看到人来,还急著翻腾,要吃的。昨天还觉得它们很有生气,今天再看,觉得它们简直像有小儿多动症。
走进家里看到老公时我还没从余震中恢复过来,讲起了山姆的后院花园,赞口不绝:他的花园大,品种多,设计的好,鱼池里还有一种草有半人高,形成天然的屏障。。。
我喋喋不休地说着,老公一声不响地听着。半天,突然冒出一句“我们的花园明年也会那么漂亮。”
我愣了一下,这话听起来有点耳熟。他又接著说“要是我退休了,干上三年,我们的花园也会一样的好看。”(山姆已退修)
我突然想起来了,那是玛丽老太太说过的话。“哎呀,你怎么说话像个老女人。”我嘲笑他。
他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改了话题:“他们的鱼池有多大?”
“说不准。”我想了想,他的池子和周围的草木成浑然一体,让你不会去留意鱼池的边缘在哪。
“为什么?”我突然警觉起来。
“你说他的池里草有半人高,我们的池子要是有那么高的草,会不成比例。他的一定比我们大。”
我变得很紧张“我们的鱼池够大了,不需要再扩。”
我紧张是有缘故的,早在没装鱼池前就有高人传授经验,鱼池开始就要弄大一点。她是个洒脱能干的上海人。他们家本来就已经有一个很不错的鱼池,但是她的老公去看了朋友家的大鱼池,回来二话不讲,炎炎列日之下,就开始扩建自己的池。害得她在旁边不断递冰水,擦汗,打伞,扇风,怕他中暑。家里本两人做的事,也全都得她里里外外一人包,一点不比老公闲。结果鱼池做好了,大家都称赞老公。
“我呢?难道我就没有功劳?没有我帮忙,他那鱼池能挖的出来?”她很为自己抱不平。
我倒是不怕老公抢了我的功,只是我烧饭不好吃,久了自己都不要吃。再说这么热的天,万一他热出三长两短,做鱼池寡妇太不值得了。我又连说了几遍“我们的鱼池够大了。”以示决心。
我们说好下周末要去拜访山姆。我提醒丈夫去了千万别忘记称赞人家的花园漂亮。
“你怎么了?我什么时候称赞别人吝啬过?”他奇怪地看着我。
“谁知道呢?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玛丽老太太了。”我们的邻居玛丽自从她丈夫对她说过我们的花园后,就再没说过一句称赞我们花的话了,无论我们如何夸奖她的花好看。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又补一句威胁到“你要是不说好话,我就像吉姆老头学习把你那酸葡萄的话告诉山姆。”
我没告诉邻居山姆,只是写到博客上告诉所有的博友们而已。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后院邻居山姆的花园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花园里左一个右一个的室外生活空间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山姆的鱼悠然自得,是没有小儿多动症的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八岁的“四月”
(April)和主人山姆一起在花园里忙著
我看美国邻居种花:人比人,气死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