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菲菲
孙菲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82,084
  • 关注人气:183,4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798艺术区 2    陈丹青讲座

(2008-11-19 01:38:47)
标签:

杂谈

    上周六,798的一家画廊举办陈丹青先生的讲座:批评与知识分子。我是在周五获知消息,第二天准时前往。

    之前,看过陈丹青的油画(可惜没看过原作),读过陈丹青的著书,自觉收获颇丰。陈丹青由一位画家跨界至艺术批评乃至更为宽泛的领域,在国内似乎并不多见。陈先生的渊博睿智坦诚尖锐,成为文化青年的向往。

    相对于我们这拨人,陈丹青属于上一代了,他成名的年代我们呱呱坠地。对于他的了解来自于文本资料以及当下的媒体,真实的或者是歪曲的。

    陈丹青80年即以一组震撼的现实主义作品《西藏组画》成名,后赴美国自我教育近二十年。回国后成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特聘教授、博士导师。2004年,陈丹青因不满刻板扭曲荒诞不经的中国教育体制,辞去了教授职务,向教育界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一时哗然。只是,当炸弹碎片沉于水底,一切复归于平静,甚至不见微澜。个人的力量似乎总是微不足道,他所抨击的是我们现在依然要面对的。

    陈丹青的演讲温润平和却不失犀利,偶尔甚至爆个粗口。他娓娓阐述批评与知识分子的关系。批评本是知识分子题中责任,而当下知识分子却丧失了批评的热情,大环境所能够提供的批评空间也狭小局促。这其中有体制的原因,更有知识分子自身的因素,诸如人情世故,金钱利益等等。如此,批评便丧失了客观性与正义性,批评在这一瞬间失去意义。陈丹青自己也坦承面对人情时的一些尴尬:曾经为某些画家或其他而著作评论时,话往往只说到三分,顾虑的是朋友间的情谊,言语间颇有些无奈与哀叹。陈自身的例证,使得人隐隐有些失望:如陈这般锋利之人尚且如此顾及周围,遑论其他众生。

    我也有机会经常看一些画家或者其他门类艺术家的作品集,也读过一些“序”“前言”之类的文章。此类文章,真正有价值的似不多见。或者是所谓后现代主义的泛泛空谈,云山雾罩不知所云;或者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吹吹打打一团和气。如此这般,丝毫不见批评的力量。也许,批评家想说真话却顾及其他,揣着明白装糊涂,也许就是压根从来不会说什么真话,更何况有索文者银两垫底。

    从陈先生的言语当中,感觉陈丹青其实是一个挺矛盾的人。一方面,他唾弃鄙视人的一些劣根性,另一方面却又对此持一种理解态度。他提到前不久他与韩寒的一次对话节目中,二人聊到巴金等老作家的文笔问题,被媒体断章取义,放大,而引起一场争议。陈丹青一方面指责无事生非的媒体,一方面却又为媒体轻轻辩护,对媒体的生存需求表示理解。我并不认为这是他的圆滑,而恰恰折射出作为 “人”所会面临的困境。他还讲到一个例子,说现在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圈子”,画家有画家的圈子,画家圈子又分成诸多小圈子;音乐人有音乐人的圈子,而其中同样又分成许多小圈子。其他体育圈,电影圈,明星圈,商圈等等,甚至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圈子。他幽默道,如果你在上海弄堂或北京胡同偶尔看到一个小孩留着大鼻涕迎着风在奔跑,那一定就是一个没有圈子的孩子。圈子的形成,一方面是友情,一方面是利益。圈子是现代人生存的必要,但另一方面,你在圈子里很难听到真话。各怀心事,这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讲座后半段是陈丹青与听者的交流。其中有一个文化青年颇令人诧异,他拿着话筒并没有提什么问题,而是先讲述了对陈先生的无限敬仰之情,书房床头都是陈先生的著作等等,继而忽然双膝跪地,道:请受我一拜。然后叩头。陈先生本端坐椅上闻听细言,结果受此一惊,即刻起身。下意识说道:劣根性又来了。

    这位小伙的情感表达方式,实在是有些迂腐而不合时宜,更何况在陈丹青这般特立独行的人眼里。我隐约想起陈丹青博客里的一段话,于是找到那篇博客摘引一下:“……年轻人要寻师,要听讲,当然理解的,但不要夸张一个人的作用,更不可看太高。如今一些社会“名流”给弄得不成人样子,包括我,便是这样子给弄坏掉的。我每讲演,年轻人就上来要签名,要拍照,我只好三陪小姐似地陪着耍,不然伤了年轻人的自尊心。现在容我说句狠话:真有出息的青年,不做这类事。”

    无独有偶,讲座结束,主办方出面总结,一是感谢云云,二同样是表达对陈先生的赞美。言道:一百年后,我们回想起今天,回想起中国今天的当代艺术,如果中国当代艺术是一部《上海滩》,那陈丹青先生一定是许文强!

    不知陈先生听到这番话心里想的是什么。我却真真切切听到身后一位青年的嘘声:我x ,这话太他妈恶心了。

    同感,实在令人惊诧。不知主办方发言者是否真的看过陈丹青的文章。即使看过,估计也是白看了。

    哪跟哪呢。

    幼龄化(陈丹青语)。

    于是,我迅速离去。估计最后的场景依然是朋友们向陈先生索签名,索合影,直到索然无味。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等待进场的听众。墙上的裸女是中国近代女画家潘玉良的原作。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西藏组画其中的几张,创作于80年,那年陈丹青27岁。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讲座现场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涂鸦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烟囱,当年的工业符号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简约大气的包豪斯风格厂房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798艺术区 <wbr>2 <wbr> <wbr> <wbr> <wbr>陈丹青讲座  一个展览,下回分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