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菲菲
孙菲菲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065,271
  • 关注人气:183,5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我的爱

(2007-07-30 05:15:29)
 

    这些天中央四台一直在重播《北京我的爱》,我也借机搜索一下大脑中有关的记忆。

    这部戏拍摄于03下半年至04年初,是中国央视和韩国KBS这两个国家电视台之间的首次大规模合作。

    同期录音,剧中80%的台词都是韩文,因此语言便成为最大的难题。为了趟过语言关,我可谓是下足了苦功:跟着一位韩国语言教师玩命学了3个月韩语;拍摄期间剧本不离手、台词不离口;跟我演对手戏的韩国演员、翻译都成了我的临时老师。大段的韩语台词倒也说得像模像样,韩国的工作人员对我的韩语颇为认可。

    本想播出时能好好“显摆”一下我的韩语水平,遗憾的是,央视播出是汉语配音版。可惜,耿耿于怀北京我的爱。不过,网络上和音像店里可以找到韩语原声版。

    当时在韩国拍摄的时候,不太习惯当地的生活和文化,在国内拍时,又恰好赶上非典,工作时间毫无规律可言,那段时间算是较为辛苦的一段时光。

   《北京,我的爱》剧组人员构成基本是中韩各一半。从导演风格、演员表演、服装造型、场景选择等各方面都有着中韩合壁的特点,是中国含蓄内敛,韩国外化夸张两种文化的结合。  

    文化的不同,使得在合作双方在创作上存在着某些问题。常常是韩方工作人员一种想法,中方工作人员另一种想法,分歧时有出现。比如有一场戏,讲的是我正在上课,一个韩国男孩在操场上大叫我的名字,我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对老师说:“对不起,是来找我的。”然后跑出教室。当时韩国导演对我提出的要求是必须把头深深埋到课桌的高度,也就是差不多到胯的位置,然后抱着书跑出去。我坚持不同意这种表演方式,我对导演讲我们中国的女孩再不好意思也不会如此夸张,这太不符合中国女孩的身体语言习惯。如果非要我像鸵鸟一样弓着身子跑出去,那我就不演了,导演这才妥协。类似的问题经常会发生。

    中韩双方在合作上其他的一些矛盾,在我看来,实际上是影视制作模式上的不同所带来的观念上的差异。韩国实行的是导演中心制,一切以导演为核心;在中国似乎是制片人中心制更为普遍。

    韩国导演中心制的建立是经过了市场考验的,是比较适合韩国的一种操作模式。韩国在拍戏的过程中,由导演在艺术上全权负责,而在项目的运营上,则是由制片人负责。导演和制片人相互独立,责权清晰,各司其职。制片人不会干预导演创作,导演也不会插手影片的商业操作。但在中国,很多制片人和导演分工却并不明确,责权不明。有些制片人不但要负责影片的总体商业运作,而且在剧组里也经常是事无巨细,尤其是对艺术创作。分明是创作部门的工作范畴,制片人也要参与,甚至管导演管摄影管演员管剪辑等等,但最终的结果却往往并不尽如人意。

    我认为还是“术业有专攻”为上。道理很简单,刘翔台球不可能打147分,丁俊晖110米栏玩了命也跑不出12秒88。

    刚才看了《杰瑞》,02年的美国独立电影。一段寻找归途之旅,淡淡的忧伤弥漫。

    天色已亮,明天没有工作安排,睡也。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北京我的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