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陕西历史博物馆的一段历史记忆

(2017-06-22 13:32:55)
标签:

历史

博物馆

赵望云

分类: 寻源斋笔记
陕西历史博物馆的一段历史记忆
1954年筹建西北历史博物馆,赵望云(右二)与文物专家何正璜(左一)、范文藻(右一)、陈尧廷等合影

这篇文章是何正璜先生在赵望云逝世之后写的,时间大约在1978年前后,2003年,我和王蔷、王倩师姐为编辑《何正璜文集》,在整理书稿时发现,遂打印校正后准备收入文集,但由于陕博没有经费,加上新老馆长交替,这本书出版时间便拉长了,后来文物局和碑林博物馆出了经费,才使《何正璜文集》于2006年得以出版,可是限于篇幅,这篇文章和一些何老其他的文章竟然从文集中被删掉了,猜想是因为何老这篇文章的原标题是“不能忘却的缅怀”,而非文物和博物馆学研究之类,可是这篇文章通篇写的是“赵望云为陕西文博事业的贡献”,是陕西省博物馆和西安碑林在1949年后筹办和健全陈列的一段不可多得的历史,何老是以一个亲历者的角度写的,所以这篇文章不仅仅是缅怀,更是不能忘却的博物馆的鲜活的历史记忆!实际上,一个国家,一个单位的历史是离不开个人的活动轨迹的,如果离开了人的作为,历史就成了空洞的教条,这一点司马迁已作了表率,无需置疑。

遗憾之余,我于068月将这篇文章发表在我的大旗精英博客,也转发给博友赵望云儿子赵振陆,2010年美国俄亥俄大学博士王阳通过佛罗里达大学成美教授介绍,发电子邮件找我了解赵望云建国初有关资料时,我将这篇文章传给她,可是她费尽力气也找不到这篇文章的出处。再问我时,我竟然无语。几年前王蒙为文史馆长安学丛书编辑《何正璜卷》,找博物馆要到当年文集的电子稿,出版之后,也没有这篇文章。而精英博客现今已经无法浏览,多亏我作了备份,看着又到了陕西历史博物馆开馆26周年,遂找出备份,写下以上按语,发在新浪博客以存念。

 

不能忘却的缅怀

——赵望云为陕西文博事业的贡献            

陕西历史博物馆的一段历史记忆

                        

  赵望云作为一代画师,名扬中外,这已是人所共知和公认的了。但是他还有一件卓著功勋的事却鲜为人知,那就是他为国家的文博事业作了很重要的贡献。

  具体地说,赵望云为陕西省博物馆的筹办,陕西古代文物的征集保护工作等方面,作了很重要的奠基工作。陕西省博物馆能有今天这样的规模,能如此受到中外旅游者们和专家们的欢迎和赞扬,是与赵望云在这方面浇铸了大量的心血分不开的。

   新中国建国初期,西安初获解放,百废待兴。西安是一座历史古城,这是它的特点和优势。赵望云当时是西北行政大区文化局文物处处长,分管文博事业。他看到古董商店经接收后面临着历代的各类别的大批文物的归宿保护问题和熟练鉴别收购古物的人员的安排使用问题。看到日益增多地远来西安参观的各国外宾们,他不断地考虑:文博事业如何建设?如何发挥陕西得天独厚的文物优势?如何有一个永久性的文物收藏,展出之地?如何来使用有希望能作好此事的人?如何来使这些设想成为现实看来,这需要成立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博物馆,它不同于保管库或研究所,它是既要能安妥地保存文物,又要能生动地利用文物来宣扬中国悠久的历史文化和教育本国的人民。

 首先,一个博物馆需要有个固定的地点,建国伊始,百业待兴,还没有余力能马上建筑新的馆址,赵望云为此作了多方面的比较斟酌。

  西安碑林是驰名中外的汇集古代名书法家墨迹的书法宝库,赵望云想如以碑林作为博物馆的馆址,不论是在性质上、地点上、人们的习惯观点上都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初步决定以后,才看到工作量之大也是始料所不及的。首先所有数百块巨大石碑上都因避免因日军的狂轰滥炸而遭受损失,经旧的碑林保管所的同志们好心地用厚厚的黄土将碑石包糊了起来,现在就要一通通仔细地剥去这些黄土厚壳了。又因长期罕有外人踪迹,碑室阴森,院落荒芜。房檐上要补瓦,台阶上要补石,倾斜的大柱要扶正,满地没胫的荒草和厚厚的鸟粪,都得一一清除。

   这些拓荒整理工作都是在赵望云的精心安排下先后逐步完成的。他知道事情是要人来做的,他能知人善任,把有各种专长的人请进来,各安以适当的能发挥作用的工作岗位,像安装一个合理的齿轮一样,一台博物馆工作的机器安装起来了,也迅速地运转起来了。

   除了能鉴定文物时代,分辨真伪,能参考文献,擅长文字编写,熟悉历史知识,懂得艺术布置以外,究竟博物馆这种专业还有那些应了解、熟悉的规律,为此,他断然组织了一个学习考察小组,让负责业务工作的同志到北京、沈阳、济南等地仔细地参观一些博物馆并学习其专门性业务。返陕以后,即着手设计陕西省历史陈列,这不仅使陕西开始有了地方性的陈列,而且在全国来说,也是早期有数的几个地方性的博物馆之一。但由于陕西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几个朝代的建都之处,出土各类文物多具有代表性,数量又最多,所以陕西地方史陈列的出现,特别辉煌灿烂,引起了中外人士的注意,成了全国有名的博物馆。

   1954年适值西北大区撤销,成立省文化局,赵望云任副局长。他在这个变动时期努力为博物馆又做了一件好事,即要求领导上将紧连着碑林的孔庙遗址拨给博物馆,交涉成功了。这样,博物馆便扩大了一倍半,大有了用武之地,两廊上原供七十二尊牌位的长条形房子,成了博物馆的主陈列室。宽阔的大成殿成了临时展览室,建造精致地点居中的小殿被安排为外宾接待室。

    文革以后,赵望云身体精神大不如前,从此闭门作画。但他对他一手扶植起来的陕西省博物馆仍眷眷不忘,一有空闲,便策杖前来,指点、评说,眷恋之情,令人非常感动。虽然赵望云同志已长离我们而去了,但他除了遗留有许多画幅外,还留下了这份心血劳迹。每当我听到国家领导人对博物馆工作的勉嘉之辞时,看到外宾元首们在留言薄上写下他们赞誉之句时,我便想起了在建立博物馆工作的背后的这位不大为人所知,但却是奠定了博物馆基础的赵望云先生。

    白云悠悠,个人是微小的,而博物馆事业却是永久的,一个人只要是为国家为人民作了一件不朽的事业,他也就是不朽的。

 

                                                                                何正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