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蔡昌林
蔡昌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3,084
  • 关注人气:2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蔡昌林画展学术研讨会纪实(2)

(2006-12-25 12:11:00)
分类: 祝贺与鼓励——画展评论

周秦汉唐梦

——蔡昌林画展学术研讨会纪实(2)


时间:2006年4月28日上午10:30——12:50
地点:陕西历史博物馆贵宾接待室
参加人员: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刘云辉、陕西历史博物馆党委书记冯庚武、陕西国画院院长张立柱以及陕西文博界、文学艺术界、书画界、评论界及新闻媒体70余人和从北京、天津专程赶来的学者及专家。
主持:程征(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导、著名美术评论家)

肖焕:(西安美院教授、著名画家)
 这个画展就是一幅青铜器,画的也是青铜器,精神也是青铜器。因为力量很凝重,色彩绚丽,整个气势恢宏,好多东西细看发人深省,所以说周秦汉唐梦一点不错,马上让人梦回汉唐,梦回周秦。也想到今天咱们祖国蒸蒸日上,经济各方面综合国力突飞猛进,也联想当今。所以今天看这个展览对我们也是鼓励,对人也是鼓舞,因为这个梦,对现在来说是个现实,所以他的作品我感觉有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善于利用自身的条件,因地制宜。这一点很不简单,他只所以有今天这个成就我感觉这是很突出的一个特点,在美院毕业的学生很多了,有的学生到了工作岗位以后他不会利用自己的现实的条件,干这个工作心里想那个工作,最后都弄不好。昌林利用工作条件,充分发挥自己在工作岗位上的特点,深入研究青铜器为重点,把传统的工艺美术和传统的民族绘画艺术有机的结合起来,这一点不容易。他画的青铜器不是简单的工艺图案,还有墨蕴,还有追求一种民族绘画中的韵味,还有孙老师刚才说的气韵,这一点确实不容易。另外还从西洋一些大师作品里吸收了一些个性色彩,看了以后给人感觉色彩绚丽这是一个现象,给人感觉从本上表现一种向上的,令人奋发的一种色彩,不是一种沉闷。青铜器本身经过几千年的斑斓和他的画是不一样的,有的是很沉闷的,经他这样一做,不是沉闷而是给一种激发、向上,而且把青铜器文字和绘画做了一番研究,这里面确实门道很多,对考古这方面我是外行,刚才石老师谈的很好,昌林有些画试图做这方面的探索,其中有一幅,画儿子的“子”字周围泛亮光,形象越看越有味,像是儿子在召集蓬勃在舞蹈,好象飞腾的感觉,周围一个光环很亮,展现了四周围都是很神秘的,这一方面他也在做探索。我觉得这真正是前面同志说的独辟蹊径了,他这个绘画跟谁都不一样,我作为昌林当年的老师我很荣幸,现在是我的好朋友我也感到很荣幸,我希望昌林同志继续的努力把这个搞好,再做深入的探索。

张宏斌 (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
    上面各位老师都说得很好,这个小册子上有一片我写的文章,我给大家背一下:宣物莫大于放言,存形莫过于绘画。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当今绘画界,蔡昌林却以自己三十年孜孜以求的精神,独立潜行的人格,卓尔不群的画风,向人们展示了他的系列文物画,作为曾经和他同窗的我,读后迸然震撼,感慨良多。
蔡昌林和我又是岐山乡党,在周礼遗风濡养,秦风汉韵蕴育下,使他对先祖文明从小就产生了喜爱,由喜爱继而敬畏,因而才倾其毕生精力,铸就了眼前这不菲的成就。 我从业医界出道较早; 他艺海扬帆,亦未见迟。 他的文物画平实简朴,严谨端庄,笔笔不苟,幅幅皆精,这与他做人的道德准则互为印证:即做人常知足,做事知不足;读书不知足,求艺永无足。
所谓美术者,则固以传美为仁事,但不具仁心,岂可成仁事?一切艺术的品位,若以最高境界为终极目标,不是以功夫技巧判优劣,却恰以道德修养分高下。如果说文学即人学,那麽画品何尝不是人品?虚情固有失其真,矫情则流于媚俗。作为中华传统文化三大国粹之一的书法绘画, 历来被方家分为三品: 平和简静,拙补自然为上;剑拔弩张,恣肆妄涂为中;媚俗狂怪,矫揉造作为下。蔡昌林的文物画, 平面与立体的交汇, 线条与色彩的融合,散点与焦点的互映, 从而产生了浓郁的凝重感和历史的沧桑感, 的确为当今充满浮躁之气的绘画界别开生面。
总之,蔡昌林的文物画,对民族而言,是记录了辉煌的历史,对社会而言,是展示了灿烂的文化;对人类而言, 见证了先祖深邃的智慧, 对教育而言, 则向子孙后代传播了丰富的知识。
临末,因赋七律一首, 聊以和昌林同窗共勉互励:
周 秦 遗 风 汉 唐 情,
毛 颖 彩 绘 华 夏 魂。
身 许 文 物 涂 抹 遍,
心 投 艺 海 结 缘 深。
寻 根 溯 源 求 太 古,
惊 世 骇 俗 探 清 新。
文 明 师 承 有 人 继,
黄 钟 大 吕 贯 耳 鸣。
掌声)

王炎林:(著名画家、中国美协资深评委)
   看了展览很惊喜,总是熟人相聚的机会,不能有很多时间看画很讨厌,做为画画的人来说,我想说几点,一是我最近写了些文章,在有些地方铺天盖地遭人不爱,就是抨击整个中国美术界的腐败和堕落,这个腐败和堕落不比官场好到哪里去,一边打着手机一边每一秒钟在制造着金钱。在一片吆喝声中抒写狂草,在合作的时候在无聊的绘画上你添一笔,我添一笔,获得满堂的喝彩。我都不想说中国画,我觉得中国画现在没意思了,成了一种很低俗的文艺,我到国外去了几次,老感到汗颜,不觉得作为中国人的骄傲。因为国外挂的全是老招式,什么鲤鱼呀仙鹤呀。凡是有华人圈的地方都是这些低俗的文化,你再看看人家奥赛博物馆,我问之光,问其他几个人,你们这些国粹派有何感想,他说很震动,我说这就对了。民族的文化别有洞天,都很辉煌,我们陕西人爱抱着自己这块地方睡长觉做长梦,一梦不醒。陕西的画家多无创造意识,整个画坛里从北京到陕西,沉浸在,我太爱点名了,得罪了不少人,今天就免了,当你们的地位很显赫的时候,当你们在创造金钱的时候,当你们的画价一下子翻了几倍的时候,你们是否想到过艺术是个什么玩艺儿,因此我觉得现在是一种浮泛的空气包围着,也使我自己陷入堕落,我觉得我没资格说别人,但就我的秉性而言,还想说几句直话;目前这个时代是确实诞生不了大师,我和许多人的观点很对立,这个时代是个绝对不沉潜的时代,不如解放初期,也不如过去的我们某些岁月,甚至也不如延安文艺时期,这种沉潜精神,现在,我们作为一种历史,重新审视中国水墨文化的时候,我们感到它是一种快餐文化。它是一种来钱特别容易,因此成绩不好的都考美院哩。最后随便学两招就走遍天下了,带着笔章章一弄或者章章被老婆一弄,大家都彼此彼此,我也是这个类型。我看油画不管好坏都有它难的一面,国画的难度为何这么小,当你看有人名片的时候他印了那么多,这些职务可能没有一个像样的,所以在这种时候我们呼唤一种严肃的艺术,需要有人出来研究,我觉得蔡昌林没有辜负大家和他的朋友对他的期望,他是一个很踏实的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我说的好人坏人不是说日本人就是坏人,打日本鬼子就是好人的意思,我是说他是艺术心态很好的人。这么多年他相当沉潜,他没什么浮夸,我估计他也可能没有多少钱,他也发表东西不多,他就是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他就把这一块自己熟悉的东西变为他的题材,实际上他是很聪明的人。有的人都在画新疆、画西藏,好卖,北京一大伙都是这样。那都是浮光略影,其实你对那里一点都不熟悉,画哪干啥,当然卖画我就不好说了,我觉得这是一种无意义的劳动,没意思。所以蔡昌林他在做有意义的事情,这种事他做的相当艰苦,到现在我还感觉他的艰苦性,就是他觉得心有余力不足,那么就是这种样式摆到这的时候,最后有一幅象征性的就是米开朗琪罗的大卫和我们一位无名氏兵马俑创造者的头像对话,是一个英雄的对话,也是东西文化的对话,他这个创意我觉得应该是很好的,但是我觉得展示时有欠缺比较的多,没有感觉到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我感到是我们这的文化这也是我后面想说到的绘画本地怎样吸纳各种文化的元素问题。他在创造这一种,似乎我刚听到了旁边有些观众的声音,说这不是国画,这是一种工艺品,对这种话我有我的看法,我上次策展韩莉石丹的画展时也蒙受了这种攻击声,但这无所谓,新文化的诞生是带有边缘性的,边缘性的东西如骡子非驴非马,但比驴和马更有用。这种艺术往往属于不成熟期,但这种不成熟的东西更对人有启发,它比熟的和油条一样的艺术有价值。他这种绘画可以在各个方位给人某种思考,这个时候人可以在中国画的选项上,陕西应该出现几个这方面发挥强项的,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他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从文化底蕴来说他要想传达的是一种博大的东方文化的意识 ,这是清晰的。同时作为画家本身来说,作为一个绘画本体研究的来说,我又感觉他绘画在有些地方语言运用上我觉得到了一定的火候,我觉得还有希望,可能是我自己觉得不够的地方,就是原素符号的运用,另外就是他这个青铜器的符号,因为在第一次看的时候,我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这次在某些地方上有所精致化。另外一个在整个绘画的过程种他的景致的是拓印等等综合说法,他运用的是宣纸和材料和毛笔的这种中国画的材料,可是我感到他这里面的装饰性还过多了些。装饰性太强则缺气,气韵会成为中国画最主要的东西 ,气韵是很通达的表达,要做到气韵的通畅和通达要做到必须要有一种消化了的感觉,我感觉现在还处于正在消化过程中,还没有被消解,还没有被肢解,没有被触电,而是原形再现的成分重了。这个原形再现就是有些该图片能表达的东西变成绘画品,这是一种简单意志,不是把这种东西解体重构了一番把它融化为一种语言。米罗受东方神的影响他就会造成他那种儿童般的天真符号,他这种符号是任何东西都查不出来的,当然我说这并不是以他为标杆的,都得像他做一件事情,把他那种精神拿过来能把某种东西溶解为一种东西,形成新语系,这个语系包括两个方面:一种是色的问题,其实中国画的色,从传统文化来说 ,唐代的色比较多,受到的外域文化比较多,到了宋元以后特别到明清时期文人画的色彩居于次要的地位,是以黑感觉中存在的颜色,用墨来代色,这是中国人很神秘的地方,那么就感觉到色多了,色多并不是向文人画靠,而且我对文人画多有几番意识,而是觉得他的有些朴厚感往往需要色减。另外一个是形象语言符号的变革,我要把他吸纳过来把他重新消化一番,感觉到这就是周秦汉唐,但是这绝对不是哪个年代的。所以,我曾经提到过一个负面意见,当一种符号形成的时候,这种符号是不是一种绊脚石?会不会成为一种击败自己的东西。我看了一下,他这里面还有以水墨为主的,这种成分我觉得无所谓,这完全是根据画家的自由。你可以搞制作的,也可以搞水墨淋漓的,或者接近于行为艺术也可以, 当然这种苦闷将会干扰很多人,包括蔡昌林,我觉得这是一个学者必经的痛苦之道 。如果把它说得太轻松,那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对于一个面临转型的准备要干事的人来说。我觉得一种事情的出现它总是有前景的,我觉得干下去,目标没有错,战略没有问题的时候,战术的调整将会成为问题。我的话完了。(掌声)

张淑瀛(西安美院教授、著名雕塑家)
    虽然认识很早,但没看过他的作品,我都不知道他这个周秦汉唐梦怎么来表现,他画的是什么东西,以前我都没有印象,我平时不太了解这个情况。但是今天我看了以后有一种很新鲜的感觉,因为我觉得他从他这个视觉上对青铜艺术的表现很有一些见地。我感觉得在这个方面画这个题材内容的人不是不多。蔡昌林同学他正好在历史博物馆,他平常在这方面看的很多,研究的很多,而且我从他的画上看他还研究地很深,比如他从青铜艺术的造型上,纹饰上,内容上,他还有很多特别的个人体会。他现在把这些东西展现出来是很新鲜的题材和话题。别人还没有这样做,蔡昌林这样做了以后我觉得还是开创了一个题材门路。我觉得从画展来看我看还很有发展前途,因为在西安在全国,没人这样画,周韶华和他的表现形式不同。蔡昌林有一点从内部来紧扣古代艺术品这个语言。我觉得这个路子还是很好,现在他还正在发展,我希望能看到进一步的在这上面有一种更新的创造。现在我感觉到有点不太满足,有些还太写实,运用中国画或者传统绘画的语言还不够,有时感觉画面太满了,密密麻麻的,有一种画完了的感觉。我觉得有些地方你可以不画完,给人一点东西就行了。艺术你把它“点”一下就行了。这是我的看法。还有一个就是他现在里面有一些绘画手段的篇幅我很欣赏,生动!这个和他临摹唐墓壁画有关系。我看了以后感到非常有意思的,总觉得这个汉唐梦还是可以做下去的,而且这个内容很丰富。我将来看蔡昌林下一步怎么做吧,祝他这一次的展览成功!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