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逍遥兮容与--
逍遥兮容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662
  • 关注人气: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悦 来 老 街

(2010-04-25 17:56:16)
标签:

悦来

老镇

旅游

分类: 游记

                悦来老街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请问古镇在什么地方?”

“古镇?我们这儿没有古镇。”

“那—— 有没有老街?就是有老房子的街。”

“哦——老街,有,顺着这条街往下走一直走。”

 

前两年就许愿,要将川内上了榜的“古镇”通通走到。“悦来”在大邑,离崇州很近,盘算了两天,出行。坐长途汽车出崇州经大邑再转车,下汽车与当地人的第一段对话,就是这样。

 这地方原来叫灌口,都江堰原来也叫灌口,两个灌口间直线距离也许只有几十公里,是不是因这改了名。“悦来”这名字象个客栈名,是个招客的名,但看这里的架式不象要大张旗鼓地招客,不然这里的老百姓怎么不在状态呢?

不过这种状态却招人喜欢,不象有的“古镇”从里到外浸透商味,你给他拍张照片都他却先把你荷包盯死。

从悦来正街往“下”走,过一个十字路口就是老街。

确实,说不上古——我相信没一座建筑是明清时代的,可是十足的老街:老房子,老马路,除那象供销社模样的建筑看样子是六十七年代的产物,其余的大都该是“民国“期间的老房子。

这里没有仿古建筑,没有在道路中间挖一道伪河沟,没有挂张艺谋的大红灯笼,没有洋经滨式的露天茶座,更没有汹涌的人流。街面清静,百姓闲适。只有在一条不能车行没有人行的小胡同里,看见一位洗蒜苗的老太太身旁的墙上用漆写着“西蜀古镇”的字样——也不知是官办还是民办,但想想都觉得有些不象。这些真让人有些诧异——“悦来古镇”在若干年前就被列为成都市十大古镇之一,到现在竟还没被“古”掉!

老街有两条,一条沿着那条叫“斜江”的溪流,顺河而建,叫“河坝街”;一条在之上几乎与之并行,就是那条叫“悦来正街”的的老干道了。“正街”的建筑风格相对一致,除了那供销社是砖混结构,大多民房与川西老镇临街的房屋是一样的,是木结构的瓦房,门面都用条板,开门一块块卸下,关门又一块块装上。相比之下,河坝街更狭窄,但房屋有所改造,老房子破房子有,红砖白墙新修葺过的也有,而“正街”的房屋更显得老旧。相同处是都很安静,特别是河坝街,几乎没有行人,各家门户紧闭,路过那里只有一户接一户锁在门内的狗吠着迎你。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样式新颖的皮衣,手里拿着一张光碟,从一个小巷钻出来,他有些见惯不惊地望我一眼,不紧不慢地继续走他的路。不知为什么让我觉得在那样的背景下,我和他的存在都有些怪怪的。

河坝街的尽头有一座铁索桥,叫鹤龄桥,传说与不远的鹤鸣山的鹤同寿,看桥头塔碑的介绍,那桥是二几年才建的,但关于鹤鸣山的传说却又是东汉年间,不知究竟不想究竟后来想也用不着究竟。这类传说都是杜撰,既然如此,又何必究竟呢?网上攻略说桥头有家茶馆,三毛钱一杯清茶,不知什么原因竟没有了,一大树淡紫色泡洞树花得寂寞,真是“可惜了也么哥”。

按照“攻略”走了一大转也没找到“川王宫”“冷公馆”,问一个路边补鞋的,他放下手里的活路站起身来给我引路,他口齿不清,走路一瘸一拐,才发现他是一个残疾人。冷公馆和川王宫都在他身后不远的一个巷子里,里面有一大片菜地和苗圃,那是一幢地道的西洋小楼,看到它房顶上那两只兀立的仙鹤,你立刻会想到“鹤立”这个词。当地的老百姓口口声声称:“这是冷师长的房子!”也许是修得坚固,据说炮弹也打不穿——经历了这么多“年深”,经历了那么多运动,洋楼的形势居然没有改变,楼却一把铁将军护着没有住人,抬头朝上看楼上走廊上的窗棂天花已有破损。

回来在网上查,才知道这位冷师长就是冷寅东,国民党成都市的末任市长,解放时参加起义,也许是护城有功,后来一直是四川省政协委员。我是听说过这人,好象他外孙女还和我们一起下乡,在一个公社,这人到八二年才去世,活得长久。

川王宫也是铁将军守门,除了几棵高大的楠木,和一面只剩下有着精致但破损不堪的窗棂的楼面(看得见背后的楼层已经垮塌)。

听说这两个地方是当地政府要开发的地点,也是这趟来想要看的“看点”,却没看到,就在老街闲逛,

一张红纸贴在墙上:“小儿夜哭,请君念读,若有不哭,谢君万福!”蓦地想起儿时,有时墙上也能看见这样的纸条,上面写着“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吵夜郎……那一瞬间真有一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觉

一位老者在替人算命,这条街上做冥品的特别多,我看见有几个在劳作的人,竟然都在做“元宝”,也不知是不是与鹤鸣山相关。

茶馆里的人大都在玩一种纸牌,我知道那叫长牌。记得老一辈好象都是玩这种牌,可是到我们这一代就已经不玩了,现在的人都玩麻将,玩朴克。我坐下来歇脚看他们打牌,也有输赢,可都是角票,真正叫“毛毛钱”。

他们问我,你们城里不打这个牌,我说好象有,不过多是打麻将。他们笑,自得其乐的样子。我给他们拍照,他们说,我们这么丑,你拍来做啥?看得出这都是些原住民,他们才是这老镇的根,才是这里的“文化”。

悦来也有新街,很是修整,热闹,老街与新街的对比十分强烈,我总觉得在这中总有点什么,不然不会这样。后来在网上搜到一段文字让我释然:悦来镇镇长王世忠表示,要让更多的游客不仅是为了麻羊、更要为了古镇的文化而来。资金到位时,悦来将以雾中山、鹤鸣山为依托,打造古镇旅游,修复冷公馆是古镇保护性开发的第一步。为此,悦来镇新区建设与古镇老街截然分开。“我们有个原则,就是开发的过程要尊重古镇的原貌,要做到保护性开发。任何不能遵照原貌的开发都会对古镇的风貌产生影响,我们宁可不接招也不能让他们来开发。”

我理解还在招商阶段,还在等钱。致于“保护性开发”那还是要看这里官员们对古镇的“文化”“风貌”的理解。其实我从心底还是希望这里的老百姓不要住烂房子,希望这里的一切资源得到充分的合理的利用,希望这里的经济得到发展,希望老百姓的生活得到改善,至于“古”不“古”不是主要的。再说,若满世界都毫无创意地“仿古”,谁还会总是傻乎乎地到这些山寨版的所谓的“古镇”寻古吊旧呢?那不是对这里可怜的那点"古"资源的糟蹋浪费吗?

按攻略这里的羊肉和血旺是很好吃的,最有名的是“周血旺”走一圈也没找到。对于吃,我一向不是很认真,也就没想再去打探,随便走进一家,一口大锅支撑着,乌麻麻一锅,我猜想一定是血旺了,老板问我吃什么,是豆花还是血旺。看那一大锅说不清楚颜色的东西,我还真有点犹豫,转身看见一位老者,手里端着一小杯酒就着面前乌油油的大碗正吃得来劲,我小心地问,“好不好吃?”他一笑,说:“各家口味不同。”我也笑,本来也是。但看他一脸惬意的样子,我想一定是好吃了。——羊肉我是不沾的,血旺也没这样吃过,不过不在其中,怎么知道个中滋味呢?想到在新浪我喜欢的一位叫鸢尾的博主,走到哪儿吃到哪儿,只差死猫烂耗子没吃——小姑娘游历的日子真是过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于是老妇也就“聊发”了一碗。

乌油油热腾腾冒尖尖一大碗,上面洒满红油花椒葱榨菜还有油酥的黄豆,四川人喜欢的麻辣鲜香全部到位。一碗米饭就着这碗“血旺”吃得真有些“呼而海哟”。吃完算钱,一小碗米饭一元,一大碗血旺两元,一共三元。不足我从车站坐三轮车回家花的钱,心想,这趟值啊!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悦 <wbr>来 <wbr>老 <wbr>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