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镇的消亡,新生的开始

(2012-06-21 23:42:54)
标签:

达贝妮

威廉

回国

洛杉矶

美国

重镇的消亡,新生的开始



我回国了,已经适应了上海灰蒙蒙的天。
偶尔下起的小雨,让我想起纽约。
今天看到宝宝阿姨维尼的问候,心里对那座城市的想念啪嗒一声就落下了,好像含在眼眶里的泪珠子很轻易的就滚了下来。我后来在想,为什么我要来洛杉矶,为什么要站在这太平洋岸边,难道只是为了离自己喜欢的人远一点吗。
昨天在家里清理地下室的箱子,很多书信,很多照片,一封封细细看过来,没有哪一张是舍得扔掉的。还有一个陌生女人写给我先生的信,那是十几年前没有遇到我之前。信纸还是白白净净的,她的字很隽美。她写曾经沧海难为水,她写自己还是放不下那些年的感情,日夜想念。我心里隐隐一抖,怀抱着同情,那不是一个胜者对失败者的怜悯,而是“因为经历,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如果我能劝我先生俯身下来看看你曾为他在深夜留过的泪水,我想我会的。感情的事情,就这样无奈。痛彻心扉的爱情是什么滋味,我已经忘记很久了。我的心早已像一枚沉在清澈水底的石子,安静的看着河面外的世界,似乎不再会感到痛苦感到失去。我在天涯海角,在千里之外,真的希望天下有情人能终成眷属。但后来想想,其实不能成眷属的两人还是因为两情并非真的吧。所以也不能勉强什么,更不可能劝服谁去理解一下自己并不爱的人。感情是需要修渡的,两个人前脚后脚,都不可能坐到同一条船上。
整理好这个箱子,身边还有好几大箱的宝贝。我没有太多时间去一一整理,其实不看也就忘记了,看了想起了,反而不能平静。


还有维尼阿姨请我删掉她和小威廉的照片,我也能理解,但实在舍不得,很喜欢他们俩人手拉手同行的那张,这条走过千遍万遍的小路好像一部漫长的电影。因为一个际遇让两个年龄相差近半个世纪的人走在了一起,他们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情。维尼带着别人的小孩,可是心里牵挂着自己在国内的亲人,而小威廉想着维尼应该要陪他玩,要陪他坐大飞机,这对忘年之交每天就牵手走在夕阳下,打发着时间。列车在相同的站点停下,又轰隆隆的启程,这些日子以后迎接他们的是不同的人生。就像维尼阿姨教威廉的儿歌”火车轰隆轰隆过大桥,轰隆轰隆过山洞……”只是她没有教会他火车也要轰隆轰隆的到站,轰隆轰隆的曲终人散。我觉得这是所有照片里我最喜欢的一张。这就是生活,简单的,复杂的,平淡的,动人的。偶然的相遇,必然的告别。



重镇的消亡,新生的开始
(维尼的背影,和威廉的启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