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只小鸟

(2014-03-02 00:45:17)

两只小鸟

 

 

前年11月,我去了一趟马来西亚的关丹。一天,当地朋友带我去一位拿督(马来西亚王室封的一种爵位)的庄园做客。在客厅闲聊时,拿督先生从他的平板电脑里调出一张照片给我们看。真是个温馨动人的瞬间。照片上,拿督先生正随意坐在沙发上,肩头,站立着一只小鸟。小鸟歪着头,眼睛亮闪闪的,一副亲昵幸福的样子。夕阳的余辉从窗外洒进来,将小鸟与人都抹上一层柔和的光亮。这情景,就是石头见了都会变柔软。

拿督告诉我们,一天,他在院子里发现一只受伤的小鸟,便小心地带回屋敷药、疗养。小鸟伤好飞走了。未想,几日后的傍晚,小鸟又飞了回来,在屋里绕着飞了几圈后,竟轻轻落在他的肩上。

这时,我不由想起作家冯骥才先生的散文名篇《珍珠鸟》,文中描绘的画面同我们眼前所见好相似:

有一天,我伏案写作时,它居然落到我的肩上。我手中的笔不觉停了,生怕惊跑它。呆一会儿,扭头看,这小家伙竟趴在我的肩头睡着了,银灰色的眼睑盖住眸子,小红脚刚好给胸脯上长长的绒毛盖住。我轻轻抬一抬肩,它没醒,睡得好熟!还咂咂嘴,难道在做梦?

但是,事情的发展却颇富戏剧性。第二天一早,拿督起床来到客厅,一眼瞧见桌上扣着张大罩子,小鸟正在罩中不时挣扎。原来,女菲佣怕家中猫伤害小鸟,出于好意,临睡前,将小鸟罩了起来。拿督暗叫一声不好,快步上前,揭掉罩子。几乎同时,小鸟奋力展开翅膀,向着窗外直飞而去。拿督站在窗前,看着小鸟越飞越远,良久未动。他知道,小鸟再也不会回来了。

冯骥才先生笔下的小鸟又是怎样的?“朋友送我一对珍珠鸟。放在一个简易的竹条编成的笼子里,笼内还有一卷干草,那是小鸟儿舒适又温暖的巢。”“天色入暮,它就在父母再三的呼唤声中,飞向笼子,扭动滚圆的身子,挤开那些绿叶钻进去。”

一个视给予安全的罩子为囚笼,一个却将笼子视作安全的家,二者的价值追求可谓背道而驰。

造成这一差异的原因是什么?或许不是一因一果,但环境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因素。第一只鸟儿从小生活在大自然中,碧野之上,蓝天之下,都是它自由的家。它与绿树流云为伴,同虫鸣泉声应和,见惯风雨雷电,习惯了无拘无束的自由飞翔。冯骥才先生笔下的小鸟呢,来到这个世界,所见就是狭小的巢穴,每天的生活空间就在这个巢穴的内外,这就是它的全部世界。于是,它心满意足,自得其乐。或许,随着它的进一步成长,它也会好奇地看一看窗外的天地,但是,面对外面世界的风云变幻,它多半只会退回现在这个“舒适又温暖的巢”。

可是,鸟儿的本性不就是飞翔,鸟儿的家不该是蓝天吗?

这两只小鸟,正是鸟儿中的儿童、少年,于是,我不由想起我们的孩子。我们又该给他们一个怎样的环境?当下的环境所造就的又是怎样的儿童?

写到这儿,想起旅美诗人非马先生的名篇,鸟笼系列,能说的,说不尽的,先生都写在了其间:

《鸟笼》:打开/鸟笼的/门/让鸟飞//走//把自由/还给/鸟/笼

《再看鸟笼》:打开/鸟笼的/门/让鸟飞//走//把自由/还给/天/空

《鸟笼和天空》:打开/鸟笼的/门/让鸟自由飞/出/又飞/入//鸟笼/从此成了/天空

2014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