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智成
曾智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620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34 公司作赌人财两空

(2006-03-10 21:04:30)
34 公司作赌人财两空

彼岸是松林找到的。这天他把我叫进办公室:“把你公事包内的报纸拿出来。”我拿出了报纸,松林放进去的是一扎扎票子和公司的执照印鉴:“今天我们去赌一把,活了你我往后几年再不用奔波,栽了就认了。”

还是小县城的那家“夜巴黎”。松林与我风尘仆仆地赶到时却停电。但这也没影响到赌场的营业,几盏汽灯发出“咝咝”声把堂子照得通亮。长牌麻将扑克各种赌具一应俱全。松林走到一张铺着呢子面料的扑克桌前对我说:“你要耍就出去耍,不必在这陪着。”

我信步又走到了卡拉OK厅,这里停电也还开着。上次我走得牵肠挂肚,不明不白;这次我要看个清楚,耍个舒服。我在找,找上次那个,许是时间不久,那姑娘还记得我……

小屋温馨,烛光摇曳,香艳逼人。我读到过酒仙写下的两句烂诗“何时灭灯烛,宽衣解罗裙”。推金山,倒玉柱,不是此时是何时?消金窟中,真个是“卖油郎独占花魁”,温柔乡里,江湖杀手长夜恨短。尽欢后我一觉睡去,半夜惊醒一一松林还在赌场!

汽灯发出的咝咝声更响,松林面前的筹码已经洗白。对手正睁眼看着他。松林从公事包里拿出公司的印鉴证照:“我用这些赌一把?”

“这些?”对手连看也没看,“你们这些歪公司我赢来还债都还不完。”

“ 赢个公司来耍嘛。二天摆龙门阵也添个笑料。”

对手心动了,开个价松林没有反对。这一把松林赢了。再赌再赢 ,赌到天亮,坐着的是松林,起立的是对手。我和松林欢天喜地地走出赌场,然而门口等候的并非“的士”:七八把砍刀横在我们胸前:人走钱不走!我从袖筒内拉出藏刀就砍,对手一只耳朵鲜血长流,再一挑,半边屁股迸出红色。杀手!有人大叫一声,一伙人作鸟兽散无了踪影。

“要不是你,我哪走得出夜巴黎”。过了几天,松林还在我面前念。念过去念过来,倒让他念出了一个“业务”,“这一说,那赌场肯定有人赢了钱没有拿起走?”

“肯定。”

“干脆我去租下那赌场,你再去找几个人给我扎起。我们赌场保证赢了钱的客人走得脱。”

“走得脱?”
“你那两刀在夜巴黎杀出了名气,这就是保证。我们可以对赢了钱的客人说,如果他们想安全离开,我们可以护送。报酬从他们的赌资中抽少部份就行。”

“好是好,逮到肯定取重!”

“哎呀,逮到再说嘛。三年前我就该遭的,现在还不是没得事。”松林胸有成竹。

事情很顺利,夜巴黎老板很快和松林谈妥了转租赌场的条件。规划 ,装修,我和松林马不停蹄,我们赌场应该有一个响亮的口号。不是有一句“书中自有黄金屋”吗?那是哄读书人的。对,改成“赌场自有黄金来”。找点五老七贤,搞好环卫清扫,择个吉日赌场开张了。

赌场开张后生意天天看好,往往我们刚刚送走一个,又有一个要送。赢了的欢天喜地,输了的哭爹叫娘,更多的则是一言不发。

小县城一卖服装的老板自赌场开张后就常来光顾。先是小打小闹,后来也参与豪赌。一次他赌兴正浓,一个女人冲进来跪在他面前:“求你不要赌了!求你不要赌了!”老板像全然不知,头都没有抬。那女人突然从身后拉出一把菜刀朝男人狠狠砍下去。我看个正着,抬脚将一只板凳踢过去,女人被凳子一绊,菜刀落在牌桌上只削了老板的一点指拇尖尖。赌场顿时大乱,我赶紧将其送往医院包扎。跟来的女人没有一丝谢意,我临走时,她还恶狠狠地对我说:“你那害人的场子再开,老子哪天放火给你烧了!”

我想着要向松林建议关几天门避避风头。然而不用我建议松林已收拾好东西在等我了:“何东兴,我们撤。”

“不做了?”

“不做了,目标太大。”

“我们投了几十万不要了?”

松林第一次说了我:“你脑壳头是不是进水了,人重要还是钱重要你都分不清!”

松林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们走后不久夜巴黎就遭查封,老板还被“派”往了峨边茶厂做“采茶工”(劳教)三年。

(下篇讲出了赌场又进了淫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