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小狠
胡小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410
  • 关注人气: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旧文:猛犸地铁站

(2017-08-02 19:46:30)

 

 

注:20年前写的一篇很造作的小说。当时署名“若盐”。菁的原型确乎已于两年前去世了。贴给朋友看~

 

川在地铁经过猛犸站的时候看见了菁。也许她一直就坐在那儿,也许她是刚上来的,总之,川在猛犸站才猛然发现她。她已经是一个中年妇女了,皮肤松弛,面带倦容。第一眼川只是觉得她有点眼熟,过了一秒钟,川才确认无疑——菁的眉梢有一颗痣,天下不会有别人会那么巧。

川于是走到菁的面前,高兴地说:

“嗨!菁,不认识我了吗?

菁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川,迟疑地说:

“对不起,我记性不大好,实在不敢确认你是……”

“我是川啊,你的高中同学,你原来的好朋友,你怎么会不认识?

菁又注视了川一会儿,才说:

“是的,你长得有一点像川,但你绝不是他,因为他已经死了,死了好多年了。”

菁的声调抬高了一点:

“而且,他就是死在这座猛犸地铁站。”

车厢里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乘客,他们都饶有兴趣地听着川和菁的谈话。一个老头有意把身体往这边挪了挪。

川一脸惊讶地看着菁,菁用平淡的语调继续说:

“你提起川,倒真是勾起了我的许多回忆。我和川在高中是最要好的朋友了,我们的座位总在一起,我们很有默契,我们一起干过许多的荒唐事。那时,我们学校刚好在江边,春天我们到江边去放风筝,冬天就去堆雪人。有一次期末考试结束的晚上,我们带着两瓶酒,在江边生了一堆火,坐了一晚上……。”

菁开始完全沉浸到往事中去了,她脸上漾开了淡淡的笑容,声音也越来越轻柔。对面的川似乎也跟她一起走进了幽晦的往日世界。

“那时我们都还是孩子,我们从来没有说过‘爱'字,甚至连手都没拉过,我们只是觉得在一起,很开心,很快乐,这就够了。

“后来高考了,川来到了这座城市,我去了另一座城市,我们很匆忙地就道别了。”

“你记得吗?你说过高考后要请我吃冰砖的,可是一直都没有请。”川突然插话说。

“是的,我本来打算高考后和川一起狂欢一阵子,可是我父母很快就把我接走了,我这辈子也没法请川吃冰砖了。”菁叹了一口气,她的眼圈有点红。

“上大学以后的第二个‘五一',我到川那儿去玩了一趟。分别一年多,彼此都改变了许多,变化最大的也许是我。我开始化妆,开始注重打扮,也很爱虚荣,周围有一大把男孩子在追我。川还是原来的样子,很老实的农村孩子。我们一起玩了三天,川似乎总有点郁郁寡欢,一副心事很重的样子。从他注视我的慌乱的目光中,我猜出了七、八分。果然不出我所料,在他送我去搭火车的路上,也就是在地铁经过猛犸站的时候,他吞吞吐吐地向我表白了爱情,我当时以无比坚定的语气拒绝了他。”

说到这儿,菁有点自豪也有点自嘲地笑了一下,她接着说:

“女人真是很奇怪的东西,我自己也不明白当时为什么会那样狠心。可能是那些小说惯坏了我,我怎么也无法把川和我想象中的白马王子联系起来,再说,我也不希望爱情如此轻而易举地到来,它应该是我历尽艰险去追求来的,而不是别人送上门来的。

“总之吧,我拒绝了川,他给我写了好几封很长很长的信,我还是拒绝了他。后来他自己跑到我的大学来,我还是拒绝了他。我找了很多理由,其中大都是关于他的缺点的。

“我真傻,我忘了川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孩,我虽然注意到了川离去时眼里那种绝望的神色,可是我竟没往最坏的地方想,因为他是那样平静地向我道别。”

“因为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川轻声咕嘟着。

“川在回来的路上,在猛犸地铁站卧轨自杀了——我是在两个月以后才知道这个消息的,一个同学写信告诉了我。我当时就像听见了晴天霹雳一样,心里立刻空荡荡的,一点依托都没有。我泪流满面地翻检起他高中时送给我的旧物,心如刀绞。一连几天,我都在喝酒,喝得烂醉如泥。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是失去时才知道它的可贵。也许,在我内心深处,我真正爱的人还是川,我自己也不知道。”

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面的川低下头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来我有孩子了,我就给他取名叫‘川菁'。可是,川是永远不会回来了。他已经自杀了,在猛犸地铁站为一个女人自杀了。”菁把身子往川的方向探了一探,“你怎么会是川呢?  莫非你是川的鬼魂?”她说完,就仰着头纵声大笑。

笑声中,地铁里的灯光暗了一暗,一阵大风刮过,吹得人睁不开眼睛。等车里安定下来,人们发现川的座位上已空无一人。

“他真是川的魂魄。”菁拍着胸脯,惊魂未定地呢喃着,“但愿他能原谅我。”

“可是,难道你就是菁了吗?”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那个老者突然说。菁不知所措地注视着他。

“我很小的时候,听说过猛犸地铁站的事。起先是一个叫川的男孩在那里卧轨自杀了,一年后,一个女孩从另一个城市赶来,也在那里卧轨自杀了,女孩名叫菁。”

老者停了一下,他看见菁很专注地听着,就继续往下讲:

“你刚才说的不错,菁在川死后喝了很多酒,几乎天天都烂醉如泥。一个一直在追求菁的男孩陪着她。一天晚上,在校园的草地上,男孩陪着菁喝酒,然后,他和菁发生了关系。菁酒后痛不欲生,男孩百般相劝,她才没有去自杀。后来,菁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拒绝去打胎,她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学校把她开除了。她住在贫民窟里,靠接客维持生计。但她终于把孩子生下来了,她把孩子取名叫‘川菁'。”

老者一口气说下来,他说得很快,语气很激动。菁眼里已噙满了泪花。

“在川自杀一周年的时候,菁在川菁的身上留下一封信,就把他遗弃了。她自己也去猛犸地铁站自杀了。”

老者说完,声音似乎还在车厢内袅袅不绝。车内的人都听呆了。不知不觉之间,地铁在环线上又运行到了猛犸站。

老者最后望了一眼菁,就从车门跨出去了。车门合上的时候,他看见菁变成了一团模糊的白色,车内立刻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车开动了,一阵冷风吹过,黑暗的车道里传来一男一女凄厉的呼应声,隐约就是川和菁的嗓音。老者打了一个寒颤。车已经开出了视野,轰轰隆隆的震动从大地深处传来。

老者穿过灯光暗淡的候车站台,从长满青苔的楼梯拾级而上。似乎有许多蛛网在灯影下晃动。墙缝里长出许多幽暗的青草,有一些发亮的液体无声地流出来。甬道里没有一个人,一阵阵阴冷的风迎面吹来。老者不由得用衣服包紧了身体。

他终于走到了地面上来,天地间惨白惨白的。老者轻飘飘地走了一段路,来到一座小屋前,他推门进去,门又关上了。

淡白的阳光照着门上的一列字,却是:

      “孤

墓”

不时有风吹着青草, 拂在字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