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寻找回来的世界
寻找回来的世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329
  • 关注人气:1,9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用规则来解决学生骂老师的问题--工读学校放牛班苗谷老师教育故事

(2013-11-18 12:29:01)
标签:

工读学校

放牛班

规则

解决冲突

教育

窗外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和叫骂声。

作为学校外聘心理辅导员的我,正在心理咨询办公室午休。我知道,此时初一年级正在为他们的屋顶农场搅拌营养土。初一师生们从上午就开始忙碌了。刚刚我还在窗边观察到学生们拿起了工具专注投入的铲土。这真是愉快的学习体验。现在又发生了什么了?

犹豫了一下,我没有去现场。我知道老师已经在处理。可是又传来了学生骂老师的声音。

用规则来解决学生骂老师的问题--工读学校放牛班苗谷老师教育故事我听到几位老师匆匆路过我办公室的门,边走边问发生了什么。我的好奇心也让我跟了出去。

初一副班主任徐老师正在现场处理。尽管有些生气,但是徐老师仍然沉住气坐着。一位小男孩站在墙边,一边哭,脸涨得通红,看起来很生气。

看到情况有些僵持,我问徐老师:“我能带这位学生去我的办公室聊一聊吗?然后我带着他出来向你道歉。”徐老师很信任我,马上同意了。

小男孩看到陌生的我,显出害怕的神情,“我不去——”

徐老师说:“你跟熊老师去吧,没问题的。”

小男孩听了有所安心。

“我们聊一聊就回来,”我也向他保证。

他开始跟着我走向办公室。

“你看起来很难过,也很生气,是这样吗?”一边走着,我一边开始尝试照顾他的情绪。他看着我,点点头。

到我的办公室,他选择了一个座位,我坐在他身旁。我知道,对这个孩子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是一位陌生的成年人。

我开始自我介绍:“我是熊老师。熊是熊猫的熊……我怎么称呼你?”

他告诉我,他叫小飞,以及每个字怎么写。通过互相介绍,和之前为他的感受命名,我感觉孩子在我面前放松了下来:这意味着他觉得安全,愿意信任我;这同时表示我可以运用“孙瑞雪规则”来解决问题了。

“你这么难过一定有你的道理。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前一句继续照顾孩子的感受,让孩子觉得自己有情绪不是错,自己的情绪是被接纳和尊重的。所以他很坦诚地告诉我,刚刚在工作的时候,他的同学在“说他”,他很生气,就去打这位同学了,同学也打他。后来老师把他们分开了,他很生气,就骂了老师。

“谢谢你告诉我。那么,你愿意我陪着你去找那位同学解决问题吗?”

“我愿意。”我们又回到了工作现场。

小飞示意我,是那位正在水斗边清洗的孩子。我小心翼翼地上前,弯下腰询问:“对不起,能打扰你一下吗?”

那位男孩惊讶地转过身看着我。

“是这样的,刚刚小飞告诉我,他和你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你愿意和他一起解决问题吗?”尽管有些困惑,但是男孩点了点头。

我们在水斗边找了一个角落,我用两手扶着他们的肩膀,带着他们两人各站一边,面对面,而我在中间弯着腰站着,让我的视线和他们齐平。

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我避免居高临下,我和他们是平等的,这样他们会愿意和我分享,不会觉得有压力。我也知道,在内心深处,无论他们做了什么不恰当的事,我都知道他们很好,我很爱他们。

解决问题,或者说在处理矛盾时建立规则的第一步是倾听。

“请告诉老师,发生了什么?谁先说?”

小飞复述了一番。“我在工作的时候,他说我,我不高兴,我就去打他,他也打我。”

“是这样吗?”我问小俊(我事后才得知另一位男孩的名字)。

“是这样的,他打不过我,就咬我。”小俊补充道。

“他说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怎么说的?”我问小俊,因为孩子的字眼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觉得还需要弄清楚。

“我就告诉他,他土装得太少了,要多装一点。”小俊说。

“所以,你是善意地给他一个建议,对吗?”

“对。”

“可是我感觉不舒服,我感觉被打扰了。”小飞说。小飞对自己的感受非常清晰,表达得也很清楚,我印象很深。

倾听到这里,应该开始剥离,分层处理了。

“打人是粗野的行为。粗野的行为不可以有。小飞,你愿意因为你打他,向他道歉吗?”打人骂人适合第一条规则“粗野、粗俗的行为不可以有”

“对不起。”

“你愿意原谅他吗?”我问小俊。

“不愿意。他老是这样。”我原来以为会很顺利,但是看来小俊有一肚子累积的不满和委屈。这种真实的感受是需要被尊重的。

“是的,有时候我们没有准备好,就是没办法原谅。我们需要时间做些准备。你愿意在今天睡觉前找一个时间吗,到那个时间,你就可以原谅他了?”

一方面,不愿意原谅对方背后的委屈感需要被尊重,需要被给与空间;另一方面,我仍然坚持他完成原谅的步骤,这对于两个孩子的内在,是一个“完型”。原谅会让两个人孩子都感觉到自由。

“我看电视的时候可以原谅他了。”小俊说。

“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我问小飞。他同意。

小俊这边,因为打人同样涉及到规则一:粗野粗俗的行为不可以有。并且涉及到规则三:请不要打扰别人。

“我们不可以打扰别人。你给他一个善意的建议,但是他觉得被打扰了。你愿意因为打扰他,并且后来也打了他,向他道歉吗?”我问小俊,这里我运用了第三条规则:“请不要打扰别人”。他点点头。

“对不起。”

“原谅了。”

“道歉是需要很多勇气的,你们两位非常了不起。你们觉得这样处理可以吗?”对于他们敢于道歉,承担责任,我没有忘了激励和欣赏孩子。我看看两位。

“可以。”小俊离开了。

孩子之间的矛盾,当时我就是这样处理的。在幼儿之外的青少年身上运用规则,对于我而言也是第一次,我也很小心,也有些紧张。

现在回忆和写来下时,我发现在这个部分下一次我可以增加一个内容:“告诉孩子正确的做法并让孩子尝试”——告诉两个孩子,如果你想给与别人建议,正确的做法是什么:第一,询问对方,我有一个建议想告诉你,能否打扰一下?并且邀请孩子当场去做。让孩子们去体验会发生什么。

最后我处理的是孩子骂老师的问题。

“徐老师,能打扰你一下吗?你愿意和小飞解决问题吗?”徐老师很愿意。对我来说询问是否能够打扰已经比较自然,成为我的生活习惯。但是在一个不了解“规则”的孩子面前,当他听到身边的成年人居然这样说话,会给他留下特别的印象,这就是示范的作用,也会让孩子有一天明白,原来老师和我们一样遵守规则。

“刚刚小飞告诉我,他和同学打起来了,你把他们分开了,他就骂你了。是这样吗?”我仍然站在中间,询问徐老师。

“是的。”

“你愿意告诉小飞,你为什么把他们分开吗?我猜,你是为了保护他们。”

“对呀,手里拿着铁铲,打起来万一有危险怎么办?”徐老师说。

“打人骂人是粗野的行为。你愿意因为骂徐老师向他道歉吗?”还是规则一。

“对不起。”

“你愿意原谅他吗?”

“我愿意。”徐老师说。

“这样处理可以吗?”“可以。”

在这个部分,我在“倾听”发生了什么这个步骤时,没有深入下去。我也没有再一次激励和欣赏孩子的勇于道歉。我也需要一些空间准备好自己。

当一个孩子面对老师的时候,他面对的是强有力的人,他容易因为压力而道歉。我希望在孩子向成年人道歉以后同样感觉很好,感觉自己很勇敢,被欣赏,而不是委曲求全的无力感。我也能想象,当一位孩子第一次亲身体验,老师和他一样,因为遵守规则,而向他真诚地道歉时,那种深深地被尊重的震撼,那种不再需要害怕成年人,发现自己真得很重要的感觉就会从此在他的心里种下种子,开始成长。

附 建立规则的程序:

1 先照顾情绪。再解决问题。

2 倾听: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3 剥离:分层解决,明晰认知。

4 正确的做法:告诉孩子表达自己和满足需要的正确做法,并鼓励现场尝试。

5 激励和欣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