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菲亚·利沃夫娜·佩罗夫斯卡娅(1853~1881)

(2011-05-14 07:35:21)
标签:

杂谈

   苏菲亚·利沃夫娜·佩罗夫斯卡娅(1853~1881)

          Sophia  Lvovna  Perovskaya

              ——为推翻沙皇专制而献身的贵族青年

 

 

 

  苏菲亚生长于彼得堡的百年世家,其曾祖是伊莉莎白女皇之夫的侄儿,祖父官至省长高位,父亲是圣彼得堡市军政府首脑。苏菲亚在圣彼得堡与普斯科夫舒适的官邸和克里木幽雅的庄园里,在仆人和德国家庭女教师照顾下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其间曾随母亲短期旅居日内瓦。她的出身相当于我们中国一位直辖市一把手的孩子。

 

       苏菲亚·利沃夫娜·佩罗夫斯卡娅(1853~1881)
                        童年

 

  她16岁时进入阿拉钦斯基大学女子分校,一边努力学习,一边利用课余时间,阅读各种政治理论书籍。在民主思想的影响下,她与保守专横的官僚父亲越来越疏远,并最后决裂,走进底层民众之中。她还效法车尔尼雪夫斯基《怎么办?》里的拉赫梅托夫和屠格涅夫《前夜》里的叶连娜,不断地磨砺自己,为将来的艰苦斗争做好准备。1871年夏,她加入民粹派的柴科夫斯基小组(1869-1874),其成员遍布各大城市。除自学外,他们还出版和传播进步书刊,并带头走向民间中去。

  从1872年起,她下到基层。曾徒步深入穷乡僻壤为儿童种痘,给农民看病,跟他们同吃同住。1873年夏才返回圣彼得堡,继续参加柴科夫斯基小组活动。同属柴科夫斯基小组的克鲁泡特金回忆说:在大家心目中,苏菲亚享有很高的声誉,因为她有一颗仁慈的心灵,自觉自愿的勇敢,明达而健全的智慧。    虽然民粹派只不过在群众中进行了一些宣传教育,沙皇政府已不能容忍。1874年,苏菲亚被捕,投入彼得保罗斯卡亚要塞,囚居6个月,交保获释。继而南下克里木,进医生学校学习,毕业后正式行医。1878年夏,苏菲亚加入“土地与自由社”,不久她再次被捕,流放途中逃回彼得堡,从此转入地下。

 

                  苏菲亚·利沃夫娜·佩罗夫斯卡娅(1853~1881)

                         青年

 

  1880年苏菲亚被推为民意党执行委员会委员。组织交给她的首要任务是暗杀亚历山大二世。

  早在1879年,苏菲亚就曾进行过一次暗杀沙皇行动。她获悉沙皇将于11月下旬由库尔斯克乘火车前往莫斯科,就在铁路边买下一座房子。在房子和铁路之间挖了一条47米长的地道,末端埋上炸药。11月19日晚,苏菲亚在铁路附近的灌木丛中,看见沙皇的专列驶近,发出信号,战友随即引爆。轰隆一声巨响,数节车厢被炸毁,但却未达到目的。因沙皇已改乘另一班专列驶过。

  1880年春,据报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将取道敖德萨前去克里木。苏菲亚不顾危险,又与伙伴们赶赴敖德萨,在意大利街租下一家食品杂货店。白天苏菲亚在店里做买卖,夜间则同工人们一起挖地道。工程进行一半,又传来消息,沙皇改变主意,不再路过敖德萨。挖掘只好中止。苏菲亚重返彼得堡,开展各种革命活动,包括向学生、工人和士兵进行宣传,同监狱内的政治犯建立联系,开设新的印刷点,协助战友创办《工人报》。

  苏菲亚既有阳刚之气,又不乏女性的温柔。1880年9月,她和冒充哥哥的热里亚包夫开始同居,偷空享受了她一生中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爱情生活,到次年2月热里亚包夫被捕为止。他们俩个,一个出自名门望族,一个农奴的儿子,共同的目标把他们紧紧连在一起。  

  这时,对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暗杀仍在准备。热里亚包夫具体负责,苏菲亚当他的助手。她们秘密监视着沙皇行踪,从中寻找规律。最后决定在沙皇经常路过的小花园街布置地雷,又安排了四名投手,万一地雷失灵,就由投手消灭。

  1880年12月,苏菲亚夫妇化名在圣彼得堡的涅瓦大街和小花园街的拐角处租个地下室。几名青年在里面加紧开掘一条通往小花园街的地道,工程即将完成时,热里亚包夫忽然被捕。执行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立刻行动,舍弃地道,改为投掷炸弹,由苏菲亚顶替丈夫担任指挥。

  1881年3月1日,苏菲亚将炸弹分发给四位投手,作了最后交待,并在一个信封上画出行刺地点和各人位置。不料沙皇临时改变行车路线,不再走小花园街。苏菲亚用手帕发出信号,让投手们转移到叶卡捷琳娜运河的堤岸上布阵,她自己则站在运河对岸的栅栏旁,观察动静。不大工夫,沙皇的四轮轿式马车在哥萨克卫队前呼后拥下,威风凛凛而来。苏菲亚发出信号,示意离沙皇御驾较近的尼·雷萨科夫行动。雷萨科夫投弹未中,当场被擒。与他相距百步左右的另一投手趁乱混到沙皇跟前又扔一弹,与沙皇同归于尽。

 

            苏菲亚·利沃夫娜·佩罗夫斯卡娅(1853~1881)

                             爆炸现场

 

 苏菲亚在这次行刺中表现出了非凡的指挥能力,获得了同伴们的高度评价。民意党人七次谋刺亚历山大二世,到第八次才终于实现。这一行动震动了全国乃至全世界。

 雷萨科夫被擒的第二天开始招供,许多志土陆续落入魔爪。3月10日,警察让一个认识苏菲亚的小铺老板娘指引,在涅瓦大街逮捕了苏菲亚,将她投入彼得保罗斯卡亚要塞的单人牢房。

  苏菲亚承认自己是民意党人,参加过1879年11月19日和1881年3月1日对沙皇的行刺案,其他坚不吐实。内务部大臣召见苏菲亚的母亲,希望她劝说女儿交待,但遭到拒绝。苏菲亚就义前12天给母亲的绝笔书中说:“我对自己的命运泰然处之,毫无悲戚之感,因为我很久以前就知道和预料到结局一定会这样,只看时间的早晚罢了。我一直按照我的信仰对我的提示来生活,在为人处事上未敢违背它,因此我可以平静地等待行将到来的一切。”   

  3月29日,法庭宣判,5名参与刺杀皇帝的被告被判处绞刑。提起公诉并要求判处被告死刑的检察长尼古拉·穆拉维约夫,原是苏菲亚的父亲同事之子,苏菲亚幼年时的邻居和玩伴。此刻朋友已变成仇敌。索菲亚的战友兼丈夫热里亚包夫在庭上发表了义正词严、慷慨激昂的演说,为革命者树立了彪炳千秋的榜样。苏菲亚则像平日一样衣着整洁,白领黑裙衫,神态安详庄重,说话不多。

  判决书上特别写道:有关贵族苏菲亚·佩罗夫斯卡娅之判决,在付诸执行以前,须由司法部大臣奏请皇帝陛下圣裁。从宣判到行刑还有5天,苏菲亚身为皇亲国戚,本可申奏新君,请求宽大。但她拒绝赦免,一心求死,不屑向政敌摇尾乞怜。

 判决的消息传出后,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立即上书沙皇亚历山大三世,苦口婆心地劝他宽恕杀父的凶犯,以德报怨,为实践基督的教训给世界开创一伟大范例。沙皇没采纳这位作家的意见,他阅信后说:如果是谋刺他自己,倒还可以宽恕,但是对于谋杀他父亲的人,决不原谅。  

 行刑那天,五名死囚匆匆喝完早茶,换上黑布长囚衣。每人胸前挂一块黑牌,上书白字“弑君犯”。然后分别登上两部囚车,手足和身躯被皮条牢牢捆绑。囚车在人数众多的卫队簇拥下,驶入谢苗诺夫校场。这里有一个以绞刑台为中心的方阵。由哥萨克骑兵、宪兵及近卫军步兵构成,总数达一万二千名。刽子手为囚徒松了绑,叫他们一个跟一个走上绞刑台,给他们戴好有铁链的手铐,再把链条系在耻辱柱上。

 

      苏菲亚·利沃夫娜·佩罗夫斯卡娅(1853~1881)

                        

离绞刑台几步远设有一平台,聚集着大批军、政和司法界要员、外交使团代表和新闻记者。方阵外面四周及屋顶上站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五名神父手持十字架,登上绞刑台,对死囚们讲了几句临终慰勉的话。热里亚包夫、基巴利契奇、米海洛夫在单调的鼓声中与苏菲亚亲吻告别。雷萨科夫最后一个走向苏菲亚。苏菲亚遽然变色,猛地扭头,不肯接受叛徒的亲吻。连官方报纸也承认:“罪犯们显得相当镇定,特别是苏菲亚、基巴利契奇和热里亚包夫。”另一目击者、德国《科隆新闻》记者写道:“苏菲亚表现出惊人的精神力量。她的两颊甚至还保留着玫瑰色,她那经常严肃端庄的脸上……充满着真正的大勇和无穷的献身精神,她的目光安详平静。”

俄而鼓声大作,囚徒们被套上白色尸衣……午前9时半,行刑完毕。遗体仅在绞刑架上悬挂20分钟,被装入5具黑漆棺材,在严密的戒备下运往郊外墓地。

……

贵族子女并不像我国某些人所推断的那样,注定要成为既得利益的维护者。他们也可以根据自己的良知和民主思想的影响,与既得利益集团决裂。统计数字表明,1827-1846年间,贵族在俄国政治犯中占百分之七十六。直至1884一1890年,即俄国解放运动史上的平民知识分子时代后期,政治犯中还有百分之三十点六出身于贵族。

有人说,苏菲亚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屠杀的是平民,刺杀专制统治者的人怎能扣上这顶帽子?我们中华历史上的荆轲、专诸、要离、聂政、秋瑾等等,德国历史上的施道芬堡皆为响当当的民族英雄,绝非恐怖分子。

苏菲亚无疑是一名贵族子女的光辉范例,她没有心安理得地享受家庭的荫庇,放弃了安逸舒适的生活。为推翻沙皇专制独裁统治,不惜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就义时年仅28岁。

很奇怪,为什么我们中国就没有一位如此高官的子女,叛逆父辈,为自由民主献身呢?

 

                苏菲亚·利沃夫娜·佩罗夫斯卡娅(1853~188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