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孟晋
孙孟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14,267
  • 关注人气:5,3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听“滚石”,贴旧文一篇

(2007-07-05 00:46:05)
 

              混蛋造就的英雄

                            /孙孟晋

                          

    有人说:“滚石”的歌在中国不会有超过50个人会唱。我还真怀疑有没有这个数字呢!不会唱很正常,因为人类早就习惯了传唱美好,而不习惯传唱邪恶。“滚石”的乐队名字听上去不脏,容易被联想起某个古老神话。但他们却是60年代反主流文化里最恶的一支花,而且一点都不掩饰即使从小长在穷街陋巷也不会沾有的粗俗和放浪。

    我有点不大愿意再把“甲壳虫”与“滚石”看作西方60年代的阴阳两面,这种比喻是分明不让我们看到好孩子的天真与坏孩子的作恶,以及他们各自背后的荒谬。重新看“滚石”,以为他们比“甲壳虫”来得更真实一点。他们很少有无谓的讴歌和躲在鲜花后的冲动,一派目空一切的无理,还有满嘴臭味的挑逗。他们有名的爱情歌曲统统应该称之为——两性歌曲,“滚石”让男女之间的梦想变成赤裸裸的男女矛盾。

    你把“滚石”视作曾经的地痞流氓一点也没错,他们在“甲壳虫”的身后获得认同,是因为西方文化的毒瘤曾经需要一把沾满鲜血的尖刀来割除,而“滚石”的角色正是让毒素长满后重生。看“滚石”不正经的歌词,听米克·贾格尔被扭曲鞭打过的嗓音,你甚至要怀疑他们是否有过善良的时候,至少没有人愿意将女儿许给这几个不忌讳说出背叛与玩世不恭的坏男人。那首著名的“Lady Jane”非气死还在相信爱的誓言的少女们:“我甜甜的简女士,当我又一次看见你,我是你的仆人,并谦恭地保持着;我亲爱的安妮女士,我们的爱完结了,我该让我离开;我的甜甜的玛丽,我安心地等待着你,沙已渗漏……”这不是如数家珍地公开着对情感的不屑与不洁吗?!

    “滚石”的音乐元素不像“甲壳虫”从“猫王”时代的Rock&Roll和流行民谣那里赶时髦,“滚石”反而从黑人布鲁斯那里寻找在地上打滚的节奏紧张度。拿“Paint It Black”的歌词来看,暴露的是阴暗的反叛:“我看见一扇红色的门,我想涂黑它,我看见女孩们穿着夏天的衣裳走过,我忍不住转过头去,直到我的阴暗消失……”真受不了贾格尔唱“女孩”这个词的揶揄的腔调以及吉他的拖音,有几个女孩的老爸不会握紧双拳候个机会给这几个小子一顿老拳?!

    尤其在全盛时代以前,“滚石”似乎从来没有唱正过一首歌,即使一往直前的征服也不忘胡言一番,“恶魔的同情”便是这种味道:“请让我介绍我自己,我是一个有品味和有财富的男人,我已经游荡了很长很长时间,窃取了很多男人的灵魂与信仰……很高兴遇到你,希望你猜猜我的名字,不过让你困惑的是我现在的游戏……”这样的无理你想反击吗?该死的“滚石”正打着原始部落的鼓点迎接着你,而且响起铺天盖地的胜利号角。到了《乞丐宴会》的“滚石”索性魔鬼与人不分了,高亢与压抑的情绪都到了顶点。

    还有“滚石”的成熟要比“甲壳虫”早了很多,这是几个生活在非议的阴影下的无赖,用充沛的精力表达男人的强盛与无耻,而“甲壳虫”的从男孩到男人的过程特别明显,这两队的歌词反差太大了,尤其是各自的早期。“甲壳虫”不会写“在我的拇指底下,女孩曾经让我天旋地转”这样露骨的歌词,“甲壳虫”总是在一层美丽的薄纱后面带着纯洁的迷惘。

再看看“滚石”歌词里的底层男女,被人理解为粗鄙不堪的“滚石”是最代表底层的姿态与信仰的,尽管他们出身中产阶级,尽管几十年后他们回过头变色到中产阶级的阵营。但反叛来自反叛者的破坏,而不是任何对价值的确认。在“Street Fighting Man”里,“滚石”把“街头混混”的痛苦刻划得淋漓尽致:“一个可怜的孩子还能做些什么,除了唱唱某支摇滚乐队的歌曲,因为在困顿的伦敦城里,没有街头打架男人的容身之地”。而在“工厂女孩”里,一种丑的美学把传统意义的对女性的赞美一扫而光:“等待一个女孩而且她的双膝脂肪很多,她背后的拉链坏了,她是疼痛双眼里的风景”。

也许,你想寻找“滚石”文化指向里的异数,“As Tears Go By”就是一首吧。“我坐着注视孩子们游戏,我看见那一张张微笑的脸,但那不属于我,当我坐着注视,我的泪水滚滚而下……”,终于发现了“滚石”的无奈,旋律优美动听,字里行间也没有丝毫的刻薄,米克·贾格尔少有地放下面具,好好煽情了一把。这只能说坏心肠的偶尔也有了好心肠。

没有贬低“甲壳虫”的意思。当“甲壳虫”一步步走向精神的祭台,“滚石”正从另一个方向走下祭台,端着血淋淋的刀。

“滚石”的歌只要他们自己曾经唱过就足够了,要模仿他们是需要有做恶棍的勇气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