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孟晋
孙孟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9,088
  • 关注人气:5,3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This Land is Your Land?

(2006-06-30 09:21:43)

       爱尔兰人非常纯朴,爱尔兰土地也非常纯净。但每天在这里都非常的累,住在科克的郊外,上网非常不方便,刚才像深夜的鬼魂,在黑黑的城堡里摸索前行,去找这惟一一个能上网的电脑。碰到是女孩子可能魂都吓掉了,明晚怎么办?稿子真的没法往家里发啊。我住在1450年造的城堡里!

        除非赚钱谋生,在外面写稿子是找死。不谈这些了,爱尔兰有很多很美的地方。

        回来再发照片,尽管拍得不多,但有些真的很美。去了一个乡村酒吧,里面的人在唱爱尔兰民歌,该如何有味道,就如何有味道。再见!              

               

              足球欺骗了热血?

                                    /孙孟晋

世界的本质是距离,还是温度?每一次遥远的回望,都会产生怀疑。世界杯至此,有谁能告诉我哪一场是历史的经典?有谁又能告诉我热情在烧焦后,残渣还值得保留吗?

生活继续,奇迹是平凡者的梦魇。当我们的心在午夜不断升温时,地球的另一边的人们早已是聪明的局外人,为什么要把情感如此系在别人的腿上,爱尔兰人告诉我,爱尔兰的地球没有围绕着世界杯的太阳转。我看到了一种理性的态度,我也看到了一种生活的方式,让疯狂的球迷去德国,让不与足球共日出、共日落的人们留在都柏林。

我看到绝大多数爱尔兰人在世界杯时刻照常生活,他们没有虚拟疯狂,他们也没有虚拟夸张。本质地说,他们没有去虚拟人生。大多数情况下,只有虚拟人生的人,才会口吐火球,把文字当游戏,把夸张当真理,把内心阴影当守护的禁区线,把别人的进球当梦中情人。我不敢说,距离是人和人之间的真正差距,但我相信,彼岸的焰火是寂寞与冷静的。今天爱尔兰报纸的体育版,世界杯上不了头条,上头条的是盖尔人足球。

世界杯复赛时间,在这里分别是下班时间和晚饭时间。都柏林人心中没有世界杯,他们的晚霞依然带着几分潮湿和阴冷,他们没有把不属于他们的光环带进他们的生活。一个永远以为自己正确的人是可怕的,一个永远生活在自己意识里的人是致命的,因为文字具有欺骗性,因为虚假的表演能够替代生命迸发,剩下的便是深夜的荒诞剧和沉闷剧。

提起荒诞剧,想起了都柏林的一个大师——贝克特。他十七岁那年就读于都柏林最好的大学——三一学院,这座大学的建筑美丽而辉煌,惟有贝克特剧院偏于一角,看上去简单而寒酸。贝克特将人们的荒诞打开,但人们又将荒诞还给了他。

我错失了今天的意大利对澳大利亚,我在错失的时间里没有错失其他,我在都柏林城外的某个农场眺望着绿色,农场主告诉我这里有他一生的朋友——奶牛。这样的绿色是难忘的,像在生命的某个地点托起了纯粹。在这个错失的夜晚,农场的草地和球场的草坪,用自然绿和人造绿分割了我,但我知道人应该去哪里栖息,应该去哪里制造虚假。

相信我们所有在德国的记者与专栏作者都是无辜的,每一场球开球的一刹那,是他们炼狱的开始。缺席的球队和出席的人,前者决定了后者的份量。在一届别人的盛宴与闹剧中,他们被迫充当二等足球见证者。他们要踮起脚,越过别人的肩膀去发现一点什么。是德国制造,还是制造德国?让闭门造车权当一次寂寞的后花园的事故,让心中的哑炮权当一次生存的礼赞。

此刻,都柏林下起了大雨,我听到了深夜的窗外有什么东西在离去。而住我隔壁的英国足球流氓继昨夜失态的疯狂后,又在制造另一场噪音。我恨足球,从昨夜荷兰和葡萄牙撕破脸皮开始。我的同伴说我的脸又黑了,我想告诉他那是不真实的,因为我的脸被世界杯硬生生地贴了两张功利的创口贴!

他们制造闹剧,而别人受伤,这就是世界杯。为什么我还在漫长的虚妄?热情是条无归的河,在戏院里走上了舞台,它指着我们的鼻子说:朋友,走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亲爱的迪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亲爱的迪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