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孟晋
孙孟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9,295
  • 关注人气:5,3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足球荒原狼(8)

(2006-06-17 07:33:29)

足球荒原狼(8)             

第八日:生是闪光的死

                  /孙孟晋

 

一个DVD老板昨天问我:要不要《第八日》的双D9。我向来不喜欢法国式的同性友情,要喜欢也是阿根廷人普伊格的《蜘蛛女之吻》,我指友情的深刻程度。

世界杯第八日,生死决战。铁蹄从尚未冰冷的尸体上踩过,胜利者饮下失败者的血。60,这是我们期待的阿根廷!也许,原本比分没那么悬殊,但阿根廷替补营里放出来三头天才的狼,尤其是梅西和特维斯,他们不愿意活在萨维奥拉和克雷斯波的阴影里,他们需要证明。潘帕斯草原上的骑士把所有的剑射向已经缴械的敌人,生存哲学是以牺牲别人为原则的,也许,这样的抒情是一种罪恶。

博尔赫斯说:“孤独影响了一些平原和高原。”此刻,我一边听着皮亚佐拉的探戈曲,一边注视着窗外硝烟散去后的平静。博尔赫斯不喜欢手风琴的探戈,他喜欢更古老的阿根廷舞蹈——米隆加。

今夜,塞黑人的心被永远撕开一条口子。库斯图里卡的吉卜赛人乐队将继续吹奏——“没有天空的城市”。萨瓦托,阿根廷另一位大作家在提到博尔赫斯一篇讲两个女人如何友好的小说时,一针见血地指出:其实暗地里处处勾心斗角,男人也一样。只是男人一旦有了真正的友情,便牢不可破!?

阿根廷有无数可歌可泣的男人间的生死搏斗和深厚友情。梅诺蒂和马拉多纳,马拉多纳和比拉尔多,贝隆总统和博尔赫斯,所有的民主人士和军政独裁分子……阿根廷人是悲情的偏执分子,阿根廷的铁腕教练一出再出。梅诺蒂和马拉多纳的恩怨始于1978年,用历史的眼光看,梅拒绝马的英明在四年后得到了应证,天才还没劳完其筋骨。梅诺蒂那张脸充满了阿根廷硬汉的标志:孤傲、偏执、高贵而坚定。不知道梅诺蒂出于补偿还是什么,这两个伟大的男人之间有了呼唤,巴萨曾经是马拉多纳“通往欧洲的快车”的某一站,但最终还是和梅不欢而散。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在肯佩斯出风头的日子就决定了。

当梅西上场的一刹那,马拉多纳在观众席上欢呼雀跃,他将1978年自己的少年失意,投放在梅西的背影里得到弥补。这支阿根廷队有个人的身影特别孤单——里克尔梅。他和马拉多纳不是一种类型的,他是沉默的中枢站,他是隐在别人背后的真正的杀手,曾经长期坐冷板凳的里克尔梅被人怀疑过,而命运的船只没有沉落,在他绝望前把他从大海中捞了上来。

人生是孤单的。阿根廷如此风光地赢了,兴奋过后,我却感觉自己在打扫残酷的战场,我看到了一轮塞黑的太阳躺在那里。我辈自小烙上了某种英雄情结,以为太阳是在一双雄伟的大手里。而今夜,塞黑人的太阳碎成11块。皮亚佐拉阴郁的《铁蹄的探戈》踩到了我的胸口,使胜利也成为一场悲剧。听听博尔赫斯最喜欢的米隆加的歌词吧:“死是已逝的生/生是未来的死/生不是别的/只是闪光的死。”

人生没有理由不为强者叫好,但命运总是隔岸相望。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还是一个自由分子,都无所谓。人,可贵的是能不能在命运里自由歌唱。说穿了,我才不会盯着看人家花园里种的是西红柿还是大麻。人,不要把心理阴影当反叛!

朋友,彼此欣赏是心灵向其他心灵发出的信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足球荒原狼(9)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足球荒原狼(9)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