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孟晋
孙孟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9,088
  • 关注人气:5,3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足球荒原狼(3)

(2006-06-12 07:08:13)

足球荒原狼(3)

 

向西荷兰,向东塞黑

                     /孙孟晋

 

每当走过外滩某条地下通道,总要看一眼两旁梵高的复制品。在人流的噪杂与漠然中,艺术被牢牢地钉在墙壁上。而在不远处的地面上是荷兰银行,座落在巨石垒起的大楼里,没有卖唱的寂寥,没有割耳的疯狂。

无意贬低商业将艺术当作门面,只是远方、梵高的家乡曾经大兴艺术足球。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荷兰足球就绽放橙色的光芒,70年代的克鲁伊夫、伦森布林克和哈恩,80年代的三剑客,基本上是公认的无冕之王。但谁会以为,当年从零度角射门的天才巴斯腾会不明白艺术与实用的区别?谁能相信,荷兰被风车与郁金香点缀的辽阔的低地,将排出充满工兵的阵容?

范尼和罗本,已经是黄金荷兰的第四代了。一个现代的中锋,一个古典的边锋,在他们身后却是一群东抢西堵的工兵,于是,边锋开始插上翅膀满场飞翔,而中锋则在小禁区陷入泥淖。整场就一个罗本,没见到其他的荷兰辉煌时代的传人。巴斯腾砍去了凶悍的戴维斯和西多夫,这两人在我看来,是荷兰艺术足球的死敌。但荷兰新一代缺少一剑封喉的剑侠,范尼是属于需要有人喂球的大将,范佩西和库伊特则还没到博格坎普的层次。

惟有罗本,一个绝对速度不及奥维马斯,却比奥维马斯更能飞翔的奥维马斯式边锋。

我们怀念古力特的中场舞步,我们也相信巴斯腾飘逸的走位是范尼望尘莫及的,还有里杰卡尔德的短刃插入,当然科曼的远射也是今晚消失的荷兰标准武器。其实,荷兰艺术足球到了上一代身上已经开始发生质的变化:博格坎普更像是德国制造;克鲁伊维特永远要等待他骨子里的灵感迸发,但那是一颗灵光一闪的流星;西多夫和戴维斯是野蛮人的复活……八年盼来一次,但保存了三名老臣的荷兰橙色军团的纯度不纯。

荷兰人的激情也是疯癫的,如果你能站在梵高的原作前,你就会相信那金黄的向日葵是一颗颗火轮,你也会相信那蓝色的天空正在和海洋相拥。尤其那画布上的笔触像凹凸分明的泥土,逼真地和大自然浑为一体。

全盛时代的荷兰足球也和荷兰的大地、荷兰的烈日浑为一体。

今夜荷兰人的光芒并不耀眼,但今夜塞黑人落寞的背影令人感伤,踢完世界杯,这些球员不再代表一支队伍,塞尔维亚和黑山已经一分为二。这让我想起了前南斯拉夫的电影《地下》里最后一个镜头,面对分裂的土地,主人公高喊:“南斯拉夫,南斯拉夫。”

也许,凭一场球指责巴斯腾指挥上的功利主义,还未时尚早。荷兰足球曾经充满诗意,而在我看来,荷兰最诗意的句子是这样一句:“仿佛我举着地球/渐渐青苔爬满了/我们的塑像。”真心地希望,不要在大力神被人捧起的时候,我们这样评价荷兰:仿佛我踩着足球,渐渐功利爬满了我们的塑像。

亲爱的提奥,由于你慷慨的兄弟情谊,梵高留下了最蓝的天空。他割下的不是耳朵,而是在油画布上燃烧的太阳。每当我路过外滩的地下通道,都想去看一眼黄浦江上金黄色的落日。

亲爱的巴斯腾,你的荷兰队能绽放最鲜艳的橙色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足球荒原狼(4)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足球荒原狼(4)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