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孟晋
孙孟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99,239
  • 关注人气:5,3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足球荒原狼(1)

(2006-06-10 12:06:22)

米沃什词典和铁皮鼓

               文/孙孟晋

 

波兰大诗人米沃什在他的回忆录《米沃什词典》里说:四十年代德国人把波兰看作“世界的阴沟”。而今天沮丧的波兰球迷一定会认为:德国的盖尔森基兴是波兰的阴沟。

相比这支粗糙的波兰队,我多么向往1974年的那支队伍和1982年的那支队伍,拉托和博涅克的光芒从胜利者的角度看,可能被贝肯鲍尔和罗西遮盖了。中国大陆第一次转播世界杯是1978年,而1974年的比赛结果我是从我外公订阅的《参考消息》上看到的,并把豆腐干一般大小的报道剪贴起来,全攻全守的荷兰和波兰是上小学的我心目中的想象的神。

当波兰沦落为欧洲二流以下的球队后,它再也没诞生过世界级的球星。这支号称靠集体力量的球队被厄瓜多尔掀翻得脸面尽失,人没有才气靠果敢,没有果敢靠运气,今天波兰是这三样都赔了的三陪球队。按实力,波兰踢完三场球也就做做老三了。

突然,想起了二十年前读过的厄瓜多尔的小说《我的俘虏》。一条阴沟,一个俘虏,但愿我没在诅咒别人的运气。厄瓜多尔那个作家的才华之足曾经让我抄录过他的句子:“黑夜带着巨大的期望降临了。”用这句话描述开幕式前的球迷情绪非常合适。

本届世界杯的开幕式就像德国人的作风:简洁而有力。它逼着我想起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铁皮鼓》里的情景,开幕式现场182名鼓手中,有不少酷似《铁皮鼓》里奥斯卡那样的小鼓手,奥斯卡那声令玻璃碎裂的尖叫,宛如揭幕战上德国人出人意料地以四比二撕碎哥斯达黎加人。开幕式另一个令我难忘的是:那造型奇特的肥大裙子,我瞪着眼想:这裙子里面能藏多少人啊?无独有偶,《铁皮鼓》第一章的题目就是——肥大的裙子。讲一个德国女人夸张地穿着四条裙子,这四条肥大的裙子营救了一个被追杀的波兰伐木工人。

四条裙子,四颗进球,还有这些人物关系,我成了事后占卜先生。但我喜欢这支德国球队,尽管他们的后防非常业余。克林斯曼的德国队和历史上的德国队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异类。他们不再是理性的德国战车,他们更是一支把匕首插入敌人咽喉的尖兵部队。我们不知道这种散漫能让德国队走多远,就像7号施魏因斯泰格那头被人讽刺为“厕所扫帚头”的发型,竖立在那的也是德国队新形象——彰显一点严谨以外的东西。

自然,哥斯达黎加实在太臭了。中北美州凭什么拿三张半入场券,最后和南美同进四支球队?比哥斯达黎加更臭的名字更长——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我不知道央视主持人为何要把厄瓜多尔首都的高度说成2万8千米,如果我们在那样的高度看球,欣赏的只能是下坠,是足球俯下身子亲吻空气。还是在地面上好,足球应该只喜欢亲吻草地。

世界杯的黎明将记录每一次狂热的亲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