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学涛
杨学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5,485
  • 关注人气:4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杨支柱:象征性退税与“同税同权”并不矛盾

(2011-01-16 15:13:09)
标签:

杨支柱

退税

杂谈

杨支柱:象征性退税与“同税同权”并不矛盾



 

近年来程海律师一直呼吁,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注意,这是法律,不是行政法规),‘公民应当在经常居住的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第六条)。户籍与各项社会福利挂钩来自其他行政法规、规章及政府规范性文件。公安部门有法不依,屈服于这些行政法规、规章及其他政府规范性文件,使户口不能依法在常住地登记,才造成了长达五十多年的对无本地户口居民的歧视。

 

文/杨支柱

 

“假如你是外来人口,假如你面临着与本地人上一样的税,享受与本地人不同权利的困境,请加入诉求队伍。转发视为签名。”近日,一则题为《征集签名,要求地方政府给外来人口退税》的微博引起网上热议。据报道,该建议信及网友签名已经寄往全国人大常委会。(《网友联名建议给外来人口退个税》,《新京报》2011年1月14日)

 

确实,外来定居人口像本地人一样纳税,却不能享受同样的社会福利,是很不公平的,它使得宪法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成为一纸空文。以北京为例,无北京户籍人口看病完全自费,孩子上学要交借读费或者只能捡本地户籍学生挑剩的学校,买房贷款受特殊限制,买车不能摇号,只能“暂住”在自己家里……

改变这种不公平的局面,维护宪法的权威,努力的方向当然是争取“同税同权”,而不是“不同权退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第五条,增加“纳税人因为户籍原因而在纳税地得不到与户籍纳税人同等权利的,可以申请所得税的减征、免征和退还”一款,实际上将“不同权退税”制度化,并不可取。要求“减征、免征和退还”的为什么是个人所得税而不包括其他税种?难以理解。还有,并不是所有的外来打工人口的孩子都在父母工作地享受歧视待遇,退税以后是不是应该回户籍地再交一部分?操作起来也相当复杂。

 

争取“同税同权”,其实并不像某些人所说的那样需要加快改革户籍制度,只需要恢复户口制度的人口登记本来面目即可。近年来程海律师一直呼吁,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1958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注意,这是法律,不是行政法规),“公民应当在经常居住的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第六条)。户籍与各项社会福利挂钩来自其他行政法规、规章及政府规范性文件。公安部门有法不依,屈服于这些行政法规、规章及其他政府规范性文件,使户口不能依法在常住地登记,才造成了长达五十多年的对无本地户口居民的歧视。

 

不是说“户口登记条例”就十全十美无需修改,但是它既然没有修改,就应当无条件立即实施。如果一部生效的法律可以长达几十年束之高阁,那么制定得再好的“户籍改革方案”又怎么避免同样的命运呢?

 

一些人担心恢复户口制度的人口登记功能会导致北京、上海等地人满为患。这种担心在目前的政策格局下或许并不是杞人忧天。但为什么纽约、巴黎、伦敦不存在这样的国民准入限制和歧视待遇并没有人满为患?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的超常吸引力很大程度上是政策和中央投资倾斜的产物。需要改变的是这种地域不平等的政策和投资,而不是阻止人口的自然迁徙。严格执行“户口登记条例”,外来人口剧增的压力或许可以推动这些不平等陋习的革除。继续目前的准入限制和歧视待遇,“逐步改革”实际上就成了不改革的托词,早已被废除的“收容遣送”制度也会继续阴魂不散。尽管我反对外地户籍者为争取平等权利修改税法,但是我并不反对退税本身。相反,我认为政府在落实宪法和法律规定的同时,有必要真诚地向所有曾经遭受歧视的外地户籍者道歉,并通过象征性的“退税”来表达诚意。这个象征性的“退税”是一次性的,采用特别决议的方式显然比修改税法合适。由于退税只是为了表达道歉的诚意,因此也不存在回户籍地重新纳税的问题。

 

2006年2月22日下午,加拿大总理斯蒂芬·哈珀在国会发表正式声明,代表政府就1885至1923年间的人头税和1923至1947年间的“排华法”问题向全加华人道歉。这一“道歉与和解”典礼同时使用了英语、法语、汉语普通话、粤语、台山话5种语言。除渥太华外,多伦多、温哥华两地华人在分会场观看了典礼的现场直播。在随后的招待会上,加联邦祖裔部部长小田宣布,将对在世的“人头税”纳税人及其配偶每人补偿2万加元。小田还表示:加联邦政府将斥资2400万加元用于一项“社区历史认同项目”,其中250万加元用于提高社会对“人头税”以及“排华法”的认识;另一项独立的1000万加元资助的“国家历史认同项目”,也以提高社会对歧视问题的认识为重要目的。2006年2月22日是个让加拿大华人激动的日子,加拿大华人的百年心结打开了,加拿大境内的种族和解实现了!这难道不值得正在建设“和谐社会”的中国政府学习吗?


加拿大政府此举值得我们学习的不只是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和道歉的诚意,还包括处理历史问题的智慧。加拿大政府拒绝赔偿“人头税”纳税人后代的要求,我认为是正确的。历史旧账是算不清的,矫正的正义不可能不受到时效和对无过错第三人保护的限制。如果年代久远或欠账太多,还不能不受赔偿必要性、查找受害人的成本和政府财力等方面的限制。姓刘的要恢复汉朝的江山,姓李的要恢复唐朝的国土,政府统统答应,那还不乱成一锅粥?与其为不大必要的赔偿让财政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实不如花少得多的钱于反歧视教育以防止悲剧重演!但对幸存者及其配偶的适当补偿仍然是必要的,否则不足以表达道歉的诚意。

 

(作者系北京知名学者,本文原载《羊城晚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