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学涛
杨学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5,271
  • 关注人气:4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夜宴》是无数跟屁虫中最晃眼的那一只

(2006-09-19 09:55:26)

《夜宴》是无数跟屁虫中最晃眼的那一只

 
跟屁虫千千万万,《夜宴》不过是无数跟屁虫中最招摇的一只。当跟屁虫成为中国“创意界”的宠物时,艺术把我们留在荧屏前面空悲切。

发了毒誓不去看《夜宴》的,但最终还是去了。鲁迅严辞批评过中国人的看客心理,看来我正属于深具“劣根性”的人,之一。
 
坐在旁边的一位观众故意发出打鼾声表示抗议;更多的人,毫无表情地走了进来,又毫无表情地走了出去,像是丧失了说话的能力,或许他们只是因为买了爆米花,所以才想要到电影院吃掉?
 
我其实跟他们一样,说好吧,对不起自己的失望的心;说不好吧,在整齐的倒戈声中,这样的评价又显得有些人云亦云的嫌疑。索性闭嘴,看了就看了,看了装作没看。
 
一部电影能把人压抑成这样,确实是中国电影越来越大的能耐。在批评张艺谋、陈凯歌的时候,冯小刚被捧为“清醒的大师”,现在人们发现,冯小刚也和张、陈一样,非要拍个“大片”才能安心地睡去;也和他们一样,为中国电影走向世界操碎了心;也和他们一样,牢记“艺术要为人民(币)服务”。
 
《新周刊》把张、陈比喻为中国电影工业的“一对豪乳”,冯小刚现在荣升为第三个豪乳了,中国电影后继有人、波涛汹涌、人才济济。
 
和所有“大片”一样,《夜宴》确实具备了诸多卖座的因素,比如说:电影卖相确实不错(契丹的壮丽雪景、越人凄美而且点题的歌声),情节也够紧凑(杀一个、再杀一个、再杀一个,那叫一个爽啊!),故事非常简单(看到了开头,就猜到了结尾;听到卖药的问“比药更毒的东西是什么?”,就猜到了他要自问自答“人心”)、主题非常弱智(欲望、唯有欲望,才是历史进步的动力!)……
 
让人敬佩的是,作为中国流行语的主创人员,冯小刚即便是在作为悲剧的《夜宴》里,也不忘完成本职工作,再次成功创造了诸多必定流行起来的语录,比如说:
 
“你最好变心,学皇后。”
“我泱泱大国,以诚信为本。”
“你身为皇后,母仪天下,睡觉还蹬被子,现在伤风头痛了吧?”
“即使所有人都抛弃了他,我也不会抛弃他,爱情不会。”
 
尤其是当“睡觉还会蹬被子”由葛优说出来之后,全场终于发出了欢快的笑声——葛优是个好人,知道对不起观众,赶紧抓住机会补偿了一下大家。
 
我至今不能理解的现象是,为什么已经被严厉批评、嘲弄甚至羞辱的东西,导演还是要知难而进?我知道很多人去看电影,不过是担心自己被“潮流”甩在了旁边,丧失了话语权(对这部分观众表示鄙视);或者是因为生活实在无聊,找不到增进恋爱关系的其他途径(对这部分观众表示谅解);再或者就是因为“扫黄打非”端掉了盗版市场,无碟可买(本人就属于这部分观众,所以不便自嘲)……正因为观众“不得不看”,所以冯小刚知道一定挣钱——不愧是商业片大导演,琢磨人的心思如此之准、剑无虚发。
 
实际上,中国创意界一窝蜂、跟屁虫的现象非常普遍,许多原本以创意立足的门类,甚至到了千人一面的地步,让人昏昏欲睡、欲望全无。下面仅以天天轰炸你我视线的电视广告为例,说明创意产业是何等地不思进取、无耻跟风:
 
(1) 城市广告:所有城市,一律都是“悠久的历史”、“勤劳勇敢的人们”、“好客的民风”,假设不看画面,你完全无法判断到底在夸的是哪个城市——如此这般毫无个性的推广,怕又是某些政府官员“洗钱”的政绩工程。

(2) 药品广告:所有人都缺钙、肥胖、三高,总之离死不远了。

(3) 手机广告:手机广告基本上都是色情广告,手机基本就是蒙汗药:能拍个照就酷得要死,能播个歌就能泡到天下美女——假如艳遇得来如此简单,为何还有那么多的单身派对?

(4) 服装广告:一穿上西装,捡垃圾的瘪三马上就成了董事长、CEO,中国人的脊梁马上就挺了起来,似乎一件西装就是一个男人实力的全部。

(5) 洗发水广告:没用海飞丝之前,满头烂疮,用了海飞丝之后,苍蝇站在头发上都会打滑,头发是女人一生的全部追求。

(6) 汽车广告:不就是一辆只能跑到20公里/小时的汽车吗?非要说有王者风范,非要说它吸引了亿万人民的眼光,非要说它凝聚了人类智慧的结晶——中国人基本上还是像司机多一些,而不像车主,与“王者之气”实在相差千里。

(7) 楼盘广告:不管是职工宿舍,还是豪华别墅,所有楼盘无一例外都是“高尚住宅区”,位置非常好,交通非常便利,设计非常人性化,住进去以后非常尊贵——房价倒是越来越贵,人越来越尊吗?恐怕只有住进去的人知晓。

(8) 钟表广告:千篇一律是“Swiss Made”、“Since 18XX年”,虽然以上两个元素基本上可认定为优质钟表的特征,但所有广告都沿用这一诉求,消费者分得清张三李四吗?

(9) 酒广告:酒与酒之间确实区别够大,但也没必要扯起生活态度、“自由”等概念的大旗吧?

(10) 烟广告:把抽烟的人描写成智者、思考者、自由人,证明烟草商实在不了解香烟的用途——很多时候抽烟,不过是因为手头无事可做。
 
诸如此类的滥调广告,严重侮辱着你我的智商。是观众特别喜欢?还是广告主喜欢?还是说,只要是此类产品,必须如此拍广告?我看未必。
 
希望这些以高智商和不羁的性格著称的创意人员,多为创意饥渴的产业注入一些新鲜的活力,大张旗鼓的革新,冯凯歌的不要。(文/杨学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