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学涛
杨学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35,037
  • 关注人气:4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民间“夺宝奇兵”日本淘宝日记

(2006-06-26 11:32:41)
"风可以吹去国宝上的尘埃,能否吹散历史的迷雾、吹开心头的疑问。生活在别处,他乡亦成故乡?国宝的生活没有别处,他乡永远是异乡。"——牛宪锋

民间“夺宝奇兵”日本淘宝日记

文/牛宪锋(中国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
 
5月3日 晴  北京-东京

5:00,天气很好。开车送我去机场的老胡一路上猛踩油门,我说,别急,安全第一。他跟我急了:你去日本是为了咱们中国的文物,把你耽误了我可担待不起。

6:00,首都机场国际出发四号门,“国宝工程海外淘宝行动日本淘宝团”的20位成员都到齐了。团长马保平,是中国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的执行主任;领队杨秀方,天鹅国旅日本部经理,负责这次日本淘宝的行程安排;专项基金王维明总干事;两位“护驾”专家王莉英和潘深亮都是故宫博物院的研究员。

与来自北京、上海、浙江、江西的藏家朋友都是初次见面,趁着发护照和填出境申报单的机会,跟大家有了初步的认识和寒暄。虽然多少都带着点早起的倦意,但每个人都很兴奋,对即将开始的旅程充满热情与期待。

8:25,日航JL780腾空的刹那,我的心也悬了一下:这将是一段有计划、却充满未知的旅程。

淘宝团还在报名阶段的时候,我们专项基金就已经通过日本的关系跟一些古董店进行了沟通,希望他们为淘宝团专门准备。

飞越渤海、朝鲜半岛、日本海那蜿蜒而清晰的海岸线。12:50,飞机降落在成田机场。入住成田国际花园酒店。吃过晚饭,我把组建“国宝工程海外寻宝藏友会”的章程和报名表发给团员,这是临出发前才准备好的,我心里没底。但大家对藏友会的认同和积极响应出乎我意料之外,甚至有人还表示,如果这次淘到宝贝,会向国宝工程捐款,支持抢救流失海外文物公益事业。我感动,但更欣慰。

从酒店房间眺望,一个金色的塔尖自浓密的碧绿树丛后刺出,是成田山新胜寺的三重塔。去往新胜寺的路,高低起伏、曲径通幽,两边是保持着古代原貌的店铺和餐馆。流连穿行,体会自百年前流淌而下的民风,为一种纯朴而自在的气氛所包围。这天也是日本的黄金周假期,很多人到新胜寺祭拜游玩。时已傍晚,人群已散,寺中清明静寂。三重塔是日本重要文化财产,古意昭彰。作为小而有形的古建,它承载和传承的是大而无形的文化。文物亦然。
 
5月4日 晴 东京

醒来,清澈而有力的阳光撞入眼睛。窗外,春风在翠绿的山岗间荡漾,空气清爽而冽。在如此一个温润的早晨,我们将纵穿东京,目标:平和岛。

在平和岛东京物流中心举办的古董博览会这次已是第113届。该博览会是日本最大的古董、艺术品市场,已经有30年的历史。起初是每年两届,随着规模和影响的扩大,后来改为每年四届,每届三天。这届古董博览会是昨天开幕的。

今天是日本的国民休息日。淘宝团10:00进到会场,人不是很多,但也络绎不绝。在门口放眼望去,宽敞的大厅全是展卖古董、艺术品的铺位,估计近300来个。淘宝团四散开来,分头去找寻自己钟意的宝贝。毕竟市场上占多数的还是日本的古董,字画、瓷器、玉器、雕刻、手工艺品、古籍、饰物……中国古董夹杂其间,真正是要“淘”呀。但对藏家而言,乐在其中的是淘宝的过程,买到喜欢的东西则是一种快感。

我跟潘深亮研究员同行,轻松闲适地走过每一个铺位。淘宝需要这样的心态,淘宝更多是偶然的发现。但态度必须是认真和严谨的,否则将轻易地错过正等着你的宝贝。没想到真发现了一家专门展卖中国字画的,以吴昌硕款的作品居多。店主是个老者,据他讲,这些画是20世纪30年代一个朋友赠送给他的。不靠谱,你不过也就70岁嘛。

老潘在故宫专门研究字画,在中央电视台的《鉴宝》也时常上镜。他告诉我,吴昌硕在日本办过画展,很受日本人追捧,很多仿品流到了日本。这几件是20世纪20年代仿吴昌硕的作品,但水平不低。此类作品在国内拍卖会上曾拍到十万多。提到价格,店主称《花卉四条屏》280万日元(人民币约20万)、《松石图》180万日元(人民币约13万)。看我们兴趣不大,店主又拿出一幅号称“扬州八怪”之一金农的一幅字。老潘看了一眼就摇头了,店主竖起大拇指,笑着承认:假的。

不时碰见淘宝团的藏友,均小有斩获:花梨木摆件、玉佩、手杖。但我感觉这只是找感觉,好戏在后头。突然碰见王维明,她昨天一下飞机就单独行动了。她告诉我,昨天见到真东西了,大件儿。还告诉我,刚才看到一件金代的瓷器,国内少见,但有残。

看看离集合的时间差不多了,我准备撤。在门口碰见来自浙江的叶英挺,他正在犹豫,但决定再回去看看。这是件青瓷胡人跪侍油灯,叶先生是做青瓷博物馆的,对这样一件器型独特的宝贝自然不想错过。由于语言问题,双方把价钱写在纸上讨价还价。几经反复终于成交,叶先生长抒一口气、展露笑容。

离开会场回大巴的路上,看到上海的字画藏家朱勇年和浙江的青瓷藏家王旭平急匆匆赶回会场。20多分钟后,两人捧着两个纸箱兴高采烈地回来了。果真高潮总在最后?!两个小时的淘宝,时间比较短,但对于眼光独到的藏家,绝对不虚此行。

中午在东京塔吃饭。下午,大部队去了新宿和银座的当铺,但没有收获,一是规模太小,二是当铺里充斥名牌手包、首饰、手表,不合藏友们淘宝的胃口。银座是可以逛逛的,但我没有饱满的情致领略日本最时尚的繁华。

晚饭在号称日本年轻人时尚风向标的涉谷吃神户川牛肉,喝了啤酒。晚上入住的晴海大酒店紧邻一条运河,从窗口可以眺望银座灿烂的光影和东京塔射向夜空的明亮。弦月含诗情,夜色流画意。
 
5月5日 晴 东京

皇居碧水依绕,林木苍翠,院落几重深。

在皇居内苑,有保存近代以来日本历次对外战争所获“战利品”的五座“御府”:振天府(中日甲午战争)、怀远府 (北满事变)、建安府 (日俄战争)、惇明府(日德战争、出兵西伯利亚)、显忠府(济南事变、满州事变、上海事变)。哪个与中国没有关系?
的确想进这御苑禁地一探究竟,可我连二重桥都靠近不得。皇居外偌大广场铺满碎石,踏上去铿铿作响,据说是古代为防刺客而设。在这个阳光曝晒的早上,我何尝不甘心做一个“刺客”。

皇居外走马观花之后,我们赶往小川古董店。今天是日本的儿童节,以前是男孩节,现在男女老幼一起过。所以,很多公司是不上班营业的。但由于提前打过招呼,有日本朋友引荐,小川为淘宝团专门进行了准备。果然一进店,满目皆是中国的文玩古董。十多人一涌而入,顿时人满为患,让小川有点措手不及地紧张。

但摆在外面的古董普遍意思不大。尤其难入京城知名大藏家刘文杰的法眼,他让小川尽管把最好的拿出来。小川有点犹豫,希望大家都坐好、安静下来。但随后小川解释说,有一些藏品拿到香港的拍卖会做预展了。或者,他还是有顾虑,也可能实际情况的确如此。我看差不多了,遂让日本朋友带刘文杰和朱勇年去另一个收藏家那里看画,他们对书画收藏都颇有建树。这也是事先安排好的,王维明和老潘一大早就过去打前阵了。

有心人自有专注。叶先生对几件青瓷很感兴趣,反反复复研判多时,还饶有兴致地与小川切磋。其中一件他比较中意的清仿龙泉窑琮式瓶,品相虽不尽完美,但他有意拿下。叶先生专门收藏青瓷,只要认为值,他不会太在意价格。小川认为这件瓷瓶是明仿的,开出的价位明显高出叶先生的心理认同。最终只有放弃,还是不值得解囊收纳。

中午,淘宝团在浅草司附近吃饭,然后顺便去了雷门。恰逢假日、香火旺盛、人山人海,只得随了人流往前走,又怕挤散走丢,连两旁售卖各式风俗工艺品的摊位也无暇顾及。突然传来消息:因为假期,本来计划下午去的聚友画廊准备没有到位,去不成了。另外,刘文杰和朱勇年去看画的那边,也无甚收获,应了一句俗语:话不投机半句多。日本的古董商人普遍谨慎,与他们打交道没有足够的沟通和信任、不讲究方式方法是不行的。凡事皆需战略战术。

索性直奔东京国立博物馆。在游人如织的上野公园,国立博物馆闹中取静、曲径通幽,其中的东洋馆内汇集了众多中国文物:佛造像、青铜器、瓷器、书画……可以说各种门类无所不包。我花了大部分时间在东洋馆一层,这里有中国精美的佛造像,但每一个都是残缺的。
残缺诉说了真相,它们只可能是被硬生生从原来的位置凿下来的。但我们却无法因这种对文明的伤害、对艺术的犯罪来指责博物馆。多么的无奈,无奈中有一丝悲哀的欣慰:能够用仰望来审视不失为一种幸运。虽然不能用三角架,我还是用DV把所有中国文物拍了下来。走出东洋馆我才发觉手臂已僵直,不过也值了。
 
5月6日 大风  晴  东京-横滨-箱根-笛吹

疾风,突如其来,掠过横滨奔放的海面,追逐天边云的脚步。在21世纪未来港的摩天大厦中,在倾泻而下的破碎日光里,我遭遇时空交错的怦然一击。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国宝兮在他乡。风可以吹去国宝上的尘埃,能否吹散历史的迷雾、吹开心头的疑问。生活在别处,他乡亦成故乡?国宝的生活没有别处,他乡永远是异乡。

“我有个多年交情的哥们,也是搞文物的,来日本十几年了。”来自北京李春建有点胖,说话少有顾忌,却往往一语中的,“就在横滨,没准能在他店里买点东西。”当时,我们正在中华街一家餐馆门口,预订吃饭的时间没到,就一边翻看店里的招贴,一边闲聊。我笑,“没这么巧吧。我感觉这里还没昨晚上在新宿歌舞伎町碰见的老乡多呢。”

“你说什么来着,他就那么巧!”李指着地图说,“看见没,这就是我那哥们开的店。”此言一出,地图马上成为众人的焦点:闲着也是闲着,看看去,说不定能淘到好东西。尤其几个这两天没有充分释放淘宝欲的团员跃跃欲试。

说去就去,按图索骥,转过两个街角,便看见了招牌。进店一看,果然名副其实,内外两间屋子摆满中国古董。不巧的是,老板还没回来,李春建没见到哥们。但这已不重要,淘宝才是主旋律。日本女店员热情也懂中文,交流不存在障碍。来自江西景德镇的王文庆没怎么还价就在第一时间搞定一件龙泉双耳套环花瓶,数钱的动作专业而夸张,透着激动和兴奋。店主回来了,顺便带着一箱子古董,寒暄的同时也透露了一些信息:日本民间的中国文物非常多,只可惜手上的钱总是不够用。

叶英挺又有斩获,这次是件龙泉袋足鬲,釉色均匀,炉耳曾断裂,但用金镶过,据说在国内没见过同型制的。他还看上了一个大罐,但被告知已经售出,留下一点遗憾。已经饿了,但团员兴致高昂,即使没淘到宝,也非常满足。

饭后离开横滨,逐风疾行,转过几座山,富士山于眼前乍现。远方有点阴天,富士山雪顶映衬出多情的柔白。在前往箱根的山路上,富士山一路陪伴,偶有云雾飘过,线条刚劲的山体呈现几分朦胧的美感。

在和平公园稍作停留后,沿山路盘旋而上,经过芦之湖,上到大涌谷。这是座活火山,喷发着滚滚白烟,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硫磺味道。天空阴沉,山风凛冽,寒意顿生。鸡蛋在火山高温和硫磺气体的双重作用下,蛋壳成为黑色,美其名曰:黑玉子。据说吃一个多活七年,我吃了五个。
 
5月7日 雨  笛吹-名古屋-京都

从笛吹到名古屋有三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丝雨迷蒙、云遮雾罩,松涛竹林,白墙黑瓦,山樱花烂漫,小河水轻轻拂过田野……一切的一切,在车窗中催生一派怀旧。何尝不是怀旧?不怀念那些随历史凋落的旧物,谁会千里迢迢且奔波?!

随行记者发回国内的第一篇报道已经见报,并且上了新浪的新闻头条,网上的反应很热烈。但我对这种热烈深感悲哀,因为网友的评论相当不理性。绝大多数网友认为现在海外的中国文物都是被掠夺出去的,不应该买回来云云。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多么的无知,多么无所谓的愤青情绪。其实对淘宝,我不反对有异议的声音乃至负面的论调。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尤其在网上。

在海外的中国文物数量超过一千万件,到海外的渠道和方式是多样的。有的是强盛的古代,通过贸易、文化交流、外交等途经渠道国外的,有的确实在懦弱的近代通过战争、盗掘、盗凿等非法的、不道德的方式流失的。但即便是血痕,也因岁月的流逝而无从找寻。对于国外市场上的中国文物,要想它回来,商业的手段和市场的渠道是最直接的。更何况,我们不是没有买回来的能力。

这两天困扰我的,还有老朱在和平岛淘到的一幅画。前天和昨天晚上,我都近距离仔细研判了它:绢,薄如蝉翼,角有腐痕。老朱告诉我,其题材取自密宗,多见于唐卡。“当时我几乎没有发现满意的东西,有一点失望,走出会场后又有点心不甘,就返回去看了两眼,没想到摊主向我出示了这件让人震惊的宝贝。”左上有题款,虽不全,但“广德元年癸卯”字样清晰可辨。我当时立即上网搜索:广德元年是唐代宗的年号,为公元763年,也恰是癸卯年。

老潘告诉我,他虽然对唐卡和绢画研究不深,但哪怕唐朝的一片纸现在也是宝。如果通过科学检测和专家鉴定,确定属唐代文物,则是填补空白的惊天之举。这就是淘宝,有那么多的意外惊喜和不可预知。而团员们能有如此切磋和交流,又何尝不兴奋和畅快!我还看到了王老板在和平岛淘到的一件据称是日本绳文时代的陶罐,距今五千年之久。“等日本人想看他们的宝贝,只能来中国了,哈哈。”虽没淘到中国文物,但这话说得痛快,听着舒服。

车停了,我的思绪马上被来回现实:京都到了。雨还在下,新门前通美术街曲折幽深,数十家古董、艺术品店散落于几条古色古香的小巷中。王维明先带老潘、老朱等人去事先联系好的古东阁看画。其他人分头结伴而行,淘宝去也。

已是下午三点,因为假期和天气原因有个别店已经关门。我冒雨独行,接连看了十多家店,但并没有发现值得关注的古董。毕竟我不太懂,而且语言问题妨碍我和店主交流。实际上,王维明他们从古东阁出来,进了几家店,经过简单的沟通后,店主都从内室拿出了不错的东西,只是因为价格谈不妥而放弃。没有沟通和了解,是很难从古董店淘到宝的。
 
5月8日 晴  京都-大阪

最早看到金阁寺,是在动画片《聪明的一休》中。建于1379年的金阁寺起初是足利义满将军的山庄。足利义满是一休时代最大的掌权者,1402年8岁的一休曾在金阁寺与他有过一次会面。位于镜池湖畔的金阁寺,是京都最负盛名的庙宇和世界文化遗产,与富士山、艺伎并称日本三大经典。但其正式名为鹿苑寺,因重建后整个建筑镶以金箔,故名金阁。

金阁在阳光下金碧辉煌、通体闪耀着明亮的金光,将湖面映衬得金水漪旎。目光越过金阁顶端展翅的金凤凰,是葱茏的青色山峦和层林叠嶂。早上离开酒店时,淘宝心切的藏友提出直接去大阪。在金阁寺停留半小时足矣,因为这点时间省略一次震撼的心动和沉醉的迷离,那是相当遗憾。

三岛由纪夫在小说《金阁寺》中写到:金阁处处皆是,而在现实里却看不见。我想不是看不见,是没有发现金阁的兰心慧眼,所以这次淘宝是不会有遗憾的。昨天晚上与团长马保平有过一席聊天,他提到,在三、四十年前,日本和韩国经济腾飞后,都曾从海外买回大量本国文物。中国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国力日渐增强,海外中国文物回流已成趋势和热点。所谓盛世兴收藏也,而且国家也鼓励藏宝于民。

我们今天的淘宝是顺势而行,通过基金会组织引导,有专家随团咨询,国内的收藏家组团成行。这何尝不是一个非常好的淘宝模式,尤其是我们做到了信息先行,并事先了解了团员的需求,有针对性的事先联系日本的收藏家和古董商。而这种模式的固化,就是“国宝工程海外寻宝藏友会”,为藏友创造开眼界和长见识的条件、提供沟通和切磋的平台、为海外中国文物回流开辟新的渠道。这何尝不是一次丰收?!

中午,淘宝团来到大阪,淘宝之旅的最后一站:高潮总在最后!老松通古董街比京都规模更大,店铺更集中。虽没有京都的古静,但商业气息更浓。我们也特意事先联系了三家专营中国古董的店。一下车,团员们便沉浸在古董的包围中,抓紧享受淘宝的乐趣。陈蒙(化名)就在这里淘到一件品相完好、雕饰精美的青铜三足鬲。据他讲,这件铜器的年代为商末周初,有四字铭文。“回国进关后一定要按规定报关,只有拥有合法的手续,才能保证不会遇到麻烦。”他的话也提醒了每一个团员。

穿过闹市,灯火渐次升起;沿海岸线疾驰,越过跨海的虹桥。晚上,住在关西机场日航酒店,明天将从这里直接进入机场,踏上归途。“下次淘宝一定记着通知我们呐!”我无从想像明天迎接我的是怎样的天空,因为那不过又是一个轮回的开始。
 
(本文刊载于2006年7月号《名牌》杂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