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净陈桉
水净陈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038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长风几万里,我自称王称霸——读《西出玉门》上

(2019-02-28 14:33:35)
标签:

尾鱼

西出玉门

分类: 评论

这几年常听说尾鱼的名字,知道她和她的作品《怨气撞铃》,也知道她写了其他几部作品。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看尾鱼的书。好友去看了《西出玉门》,回头强烈喂我安利。我说:好的,我找时间看。然而我还是没有去看,接着就收到一个接一个的朋友安利。

 

不得不说,人和书的相遇是要有缘分的。我翻开《西出玉门》的实体书,一口气就看完了,而后还去网上接着看。书评也没办法写,就一直在那里回味着,翻腾着。

很久以前,看到三毛的《夜半逾城——敦煌记》,写她在西安被成排的兵马俑震撼,而后接着她从嘉峪关去了敦煌。除了景色的奇异壮美,她还遇到了一个叫“伟文”的人,他们的交往特别灵异。莫高窟的工作人员说:“真走到外边儿去,又想回来。这是魔鬼窟哦——爱它又恨它,就是离不开它。”三毛在游历了几天后,对伟文说:“要是有那么一天,我活着不能回来,灰也是要回来的。伟文,记住了,这也是我埋骨的地方,到时候你得帮忙。”是的,敦煌有三毛的衣冠冢,她完成了她的愿望。

 

那个让三毛魂牵梦萦的世界,那个“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奇异特别呢?

《西出玉门》要再往西,起点是西安,过甘肃,经嘉峪关玉门关穿越新疆的罗布泊去往龙城雅丹。在西安回民街附近的一个巷子里,有个演皮影戏的小店,生意不算好,但地处闹市,倒也人来人往。

演皮影戏的老人,来看皮影戏的女子,一来二往,双方交底。叶流西找昌东:他带她去龙城,她带他找到死去数年的孔央尸体。

 

尾鱼是说故事的好手,作为曾经关注过户外和探险的半文盲,我对她构建的那个世界信以为真,直到灵异事件的出现。但是看故事的好奇心已经被勾起,无限神往那片苍茫大漠间的奇异世界。

 

《西出玉门》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奇情探险的故事。这里广袤无垠,除了戈壁滩就是雅丹。那里没有水,没有大片的绿色,只有漫漫黄沙,只有看似寂静的天地里不可预知的危险。在传说中早已风化成沙的古玉门关,会在深夜的沙暴里集结成形,给某些特殊的“人”放行。而传说死在沙漠里的人,尸体从来找不到。

“死亡之海”的罗布泊,叶流西几进几出,只想找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昌东做事认真,拼尽全力只求和孔央、队友们告别;肥唐自私懦弱,只想蹭着搭伙发笔横财。三个人,从一开始就不是一条心,然而就这样简单组合上路了。

 

好的作者,有能力在自己的世界里为王。尾鱼对文字和人物的把控特别出色,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在她笔下,“玉门关,鬼门关,出关一步血流干,你金屋藏娇自快活,哪管我进关泪潸潸。”一首传说中的歌谣,带来了奇情悬疑的色彩。

 

叶流西和昌东的合作从猜忌到信任,从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到互相执手。肥唐的刻意投靠,在经历一些事后在叶流西的指导下变强,他自私、贪财,但是后来又对荒村的老弱妇孺心怀善念,又学会照顾队友。这些人心的曲折、人性多面的层层叠叠,是比奇妙的雅丹更好看的所在。

后面加入了混不吝的小柳儿,开始眼睛长在头顶上,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恶二代:在当地也算称霸一方,少年时就打群架、混场子。几次事情后,她就惟叶流西马首是瞻。西姐长西姐短,骨子里对强者的向往和爱慕,让她不自觉地向她靠近。随行保护丁柳的高深,也是艺高人胆大。小柳儿起先也曾爱慕过高深,但高深无意;柳七对他有恩,许诺和他结亲,他从此眼里心里都装满了小柳儿。可是小柳儿偏偏反骨上来:晚了,你不是真心爱我我不要,即使你再为我做牛做马。在丁高二人之间,爱真是错过了就不再来。即使所有人都觉得高深是个好男人,对小柳儿也是说不尽的好,但是小柳儿偏偏不喜欢。

 

相比昌东的智勇双全,做事靠谱、可信,我更喜欢叶流西。尾鱼写活了一个霸气、让人爱的西姐。她虽然来历成迷,但活在众人口耳相传中。整本书围绕着寻找她真实的身份而展开。

西姐无疑是美的,但更让人喜欢的是她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乐观地生活。她很穷,爱钱,白天开着面包车摆摊卖西瓜,晚上给妓女当保镖,闲时还能客串卖烤串。等到和昌东他们一起去探险的路上,没有钱了她可以随时在饭店找到零工:剁肉,刷碗等。她活的节俭又烟火气。等遇到事,她从不退缩,抡起西瓜刀就上阵,武力值高强,还胆大心细。“有那个精力放男人身上,无不无聊,要是我就去称王称霸。”这样的西姐简直酷炫,英姿飒爽。但她又是体贴的,在昌东遇到人架子里有孔央时动不了手,她说:“随便他吧。”她懂得沉默和闭口,没有说出那就是孔央,昌东记忆里美丽的女友和外人无关,只是他自己的秘密。在昌东最终对孔央出手后,她又体贴地给他留了三天的独处时间,让他和孔央、和他们的过去告别。人生在世,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可以稍息,但终究要前行,不能停。昌东的这一生,孔央是他的浓墨重彩,他从没有打算忘,但斯人已去终有一别。

 

叶流西和昌东,势均力敌的两个人,在携手探险中,逐渐亲厚,感情自然而然地水到渠成。

都是成年男女,叶流西又如此爽快,看上了,就下手。没想到遭到了昌东的回避和拒绝,她倒也不伤心不难过。接着继续走。很快,昌东率先捅开了窗户纸,正式挑明在了一起。

《西出玉门》里感情线异常的干净利落。虽然昌东孔央的前情让人唏嘘不已,但生活总要继续,怀念旧人也会爱上新的人。在人间无牵无挂的叶流西,爱上人,拼了命地对昌东好。双方一旦决定了,就都坚定地认定了彼此。叶流西也有小女儿的患得患失,她不知道在她遗忘的过去中有没有爱人,但昌东给了她不放手的信心。

 

在这趟旅途中除了惊险,刺激,浪漫的爱情,还有镇山河这只鸡来博众人一笑。一般小说中都是猫啊狗啊,这里偏偏就是一只鸡,又怂又胆小却又真的能辟邪、预知危险。后面镇四海的出现简直就更让人拍案叫绝。在荒村的地窖里,有一本《书剑恩仇录》的上册,简直让当年找不到下册的我如遇知音。柳七遇到的那个神棍,和后来的李金鳌,感觉会唱一场大戏。

 

望东骨,流西魂,玉门关的鬼魂,漫天漫地的戈壁黄沙,夜行的皮影人,冒出来的强盗。皮影棺,飓风,萤火,人架子,以眼食人的眼冢、代舌,在地下的客栈,随水移动的迎宾门和萋娘草埋城。在旧有的传统文化和民间传说的基础上,尾鱼用想象力添砖加瓦,凭一己之力纵情构建出一个奇幻绚丽的世界。欢迎来到西出玉门,跟着尾鱼来一段眼界大开、目眩神迷的探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