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外汉语教学的真与假

(2009-07-16 18:12:34)
标签:

对外汉语教学

汉语热

学科

考试

真假

教育

分类: 宏观视野

一 汉语热的真与假

汉语热最初来源于国内某些人的臆想或者大胆的预测,汉语学习人数从3000万起猜,4000万,5000万,直至2010年达到一万万。没有人做过调查,数据来自可笑的推测:海外华人据说有4000万,他们每两个人结成一对夫妻,每对夫妻生一个孩子,那么有2000万人要学汉语,如果生两个三个,或者与外族人通婚,那么汉语学习者应该有3000万、4000万吧。即使有些华人子女不学中文,那么还有不少外国人也会讲中文呢,你看加拿大的大山,澳大利亚的卢克文,还有那个瑞士的州长,官都不做了专门来学中文,恩,4000万是有的。06年都有4000万了,那2010年应该有一个亿了吧。于是官员说,媒体炒,政府文件也写进去了,汉语学习者得有这么多。



汉语热口耳相传,国内确实热起来了,全国200个学校设立了对外汉语本科专业,数十所开设国际汉语教育硕士,大多院校没有合适的课程设置及相应的师资,除了开设《对外汉语教学概论》外,课程没有任何对外汉语教学的特征。高分考入的优秀生源,被放入了遍地支起的钢铁小高炉,经历了短暂的兴奋后,留下的是持续的迷茫和经久的后悔。前程自然可以想象。



汉语热的鼓动者当然顾不得这些,通过各种途径向上级陈述,海外汉语教学太重要了,得重视啊,我们祖国已经强大了,拿点钱建设软实力吧,每年五个亿?不够,不够;18个亿?也不成,人家德国三十多亿呢,还是欧元。拿来的钱,放到公司里吧,先紧着帮着张罗钱的副领导,项目、基地、学会都给他,那个网站我们也买了吧,700万就700万吧,预算花不了明年就没了。您别说,花钱我还真在行,上千万的基地设十个,项目设若干,记住了啊你们,不要给学者,一个都不要给,我们只给外行。



前几年见到几个有良知的对外汉语教学的老学者,提起汉语热就摇头,就生气,你给我算,美国3万,日本2万,韩国5万,哪里来的4000万呢?



但是这次有良知的学者不如有远见的官员,汉语学习者确实在迅速的增加,1个亿汉语学习者虽然2010年实现不了,但20年30年内应该是会有的。



这是由假(可能)到真的例子。


二 学科的真与假

虽然从三四十年前起,王力、吕叔湘、朱德熙、王还等先生都反复指出对外汉语教学是一门独立的学科,不是会说就会教。但是对外汉语就是小儿科,这种观点根深蒂固。不少做本体的学者,把对外汉语教学研究称为“伪科学”。

一些学者从教学理论、教学语法、语言习得、语言测试入手,做了大量的研究。从第二语言教学角度出发,20世纪80年代开展了几项大的研究如词频统计、句型统计、汉语水平考试、教材建设,在这些研究的基础上,学科框架清晰了,大纲具备了,教材、测试也都有了。这时已不需争议,对外汉语教学确实是个独立的学科,是门科学。



不少本体研究的专家在寂寞的书斋做久了,先辈留下的“台上坐着主席团”,“花园里有鸟”,虽然还要继续学习,但慢慢的这两招别人也都知道了,不好玩了。北京话和敦煌话也都有些不知深浅的毛头小子做了,母末几个大佬出去溜达溜达。

忽然看见对外汉语教学发展不错,恩,过去看看。你们怎么可以做对外汉语教学研究呢?“花园里有鸟”你懂吗?这个都不清楚,你怎么做对外汉语教学啊?国外教学法研究了上百年也没能让我一下学会英语,这说明教学法研究是死路一条,你们研究他做么生?对外汉语教学,我来告诉你,得先明白“教什么”,也就是语言是什么;语言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有人知道,听说美国的乔姆斯基知道,先用他的理论研究下汉语看看哈,说不定我们就能发现汉语的规律了。

怪异在继续,这些语法大师,开始招收对外汉语教学方向的博士生,于对外汉语教学自然不懂,只能反复说本体研究于对外汉语教学非常重要,是“车身”,是“道”,对外汉语教学研究需要寻求和理论语言学、认知语言学的“接口”,才有生路。于是国家资金配置、基地建设、学科发展方向都转向了认知的、理论的、结构的研究。

 

再后来啊,有魄力的女领导只要求降低难度,要什么学科,国外请个大兵或者随便找个会说中文的老外就是专家了。国内的研究实在是没有用。学科至此,没了。


这是从真到假的例子。

三 考试的真与假

HSK最初的建设真的不易,20世纪80年代开始,五六个人,弄这么一摊儿,虽说不出太好,但好在考试的都是外国人,题目还看不明白呢,哪顾得上挑刺儿。每年赚个2000万,大家发点奖金,不错嘛。

这个考试后来发展成闹剧,有关的情况,网上已经讨论很多了,不复赘述。大概是某办眼红了,跟某校抢了块儿,该校改进了考试,该办不同意,双方互相宣布不承认。至此,同一个考试名称,两套完全没有联系的考试。今儿您考8级,明儿考3级,活该。您不知道该校考试中心是一临时工负责啊,您不知道该办主任雅号“胡来”啊?

这是从真到真假难辨的例子。

再说教师资格的考试,开始是考高校在职教师的,教学过关了,看看知识水平如何,这考试还成。后来对公众考了,就不灵了,刚毕业的研究生、本科生这么几门课程自然不在话下,一下好几千人要取证,这下领导慌了,刚说完海外教师缺500万,转脸这3000名都送不出去,这岂不是打自己脸吗。得(de),停,赶紧停,无限期停。

一停倒好,无数的海外学会、总会、协会一夜间冒了出来,都来认证汉语教师,大都是无良商人,完全不懂汉语也更不懂对外汉语,交钱发证,无知的同学们纷纷报名。

但也可能会有真的机构,组织帮看过猪跑,吃过大肉的专家,仔细琢磨几天考试规律,做好认证,也是利国利民大的好事。也真看到过两家像样的,机构专家都很好,阵势也对。予以厚望。

这是从假到更假再(可能)到真的例子。

对外汉语,真真假假,在此抛砖,期望回复。

有诗为证:

对外汉语五十年,
亦假亦真实可怜。
许许瞎来必自毙,
天下可待讲雅言。

 

来源:http://zhongdounanshan.blog.sohu.com/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