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建勤:美国国家语言战略与我国语言文化安全对策

(2007-10-24 08:21:05)
标签:

语言战略

分类: 宏观视野
 

 近些年来,美国政府连续发布了一系列关于提高国家外语能力的政策、法案。特别是,2006 年1 月5 日,美国国务院、教育部和国防部联合召开的美国大学校长国际教育峰会,正式推出美国“关键语言”倡议计划。这是美国政府首次从国家安全与繁荣的角度看待外语教育。这一系列有关外语教育的政策与法案,集中地反映了美国的国家语言战略。这些在全球化背景下发布的语言战略,对我国语言文化安全,特别是对我国汉语国际推广战略的实施带来巨大的挑战。
一、美国国家语言战略与外语政策
新世纪伊始,美国接连发布了一系列与国家安全有关的外语政策。2004 年6 月美国国防部召开由美国政府、企业、学术界和语言协会领导人参加的“全国语言大会”。会议的目的是“要通过提高外语能力增进对世界文化的了解和尊重,改善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2 会后,即2005 年1 月发布了“白皮书”―――《国家外语能力行动倡议书》,号召美国公民学习国家需要的“关键语言”。2005 年5 月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利伯曼和共和党参议员亚力山大向参议院提交了《2005 年美中文化交流法案》,要求5 年内从联邦资金中拨款13 亿美元,用于美国学校开展中文教学,以改善与中国的贸易和文化关系。2006 年1 月5 日,美国教育部、国防部联合召开全美大学校长国际教育峰会,美国总统布什在会上发起“国家安全语言倡议”,并拨款1.14 亿美元资助以国家安全为目标的“国家旗舰语言项目”,其中包括“中文旗舰项目”。目的在于培养国家需要的“关键语言”的高级人才。美国发布的这一系列法案和政策集中地反映了美国在全球化背景下新的国家语言战略。
1. 美国国家语言战略出台的背景美国国家语言战略出台的直接原因是9.11 事件的惨痛教训。然而,美国政府并没有就事论事地看待9.11 事件给美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相反,9.11 事件促使他们回想起了美国的历史教训。美国政府认识到,“2001 年9 月11 日之后,美国人立刻发现他们再次面临着‘Sputnik ’时刻。”所谓“Sputnik 时刻”是指1957 年10 月4 日前苏联成功发射人造地球卫星“Sputnik 1 号”那一刻。美国认为前苏联这一技术优势对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巨大的威胁。因此,美国通过实现登月计划赢得了所谓“冷战的胜利”。然而,历史上的那一刻仍然使美国记忆犹新。他们再一次意识到教育与国防的密切关系,因而在“全国语言大会”的白皮书里,号召美国公民学习外语,改善国家的外语能力,确保美国的国家安全。
如果说前苏联凭借军事技术上的优势在上世纪50年代对美国的传统安全领域带来巨大的军事威胁,那么,9.11 事件给美国带来的则是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威胁和挑战。美国政府清楚地认识到,外语能力和理解他国文化能力的缺乏,削弱了美国跨文化交际的能力和对国内外的了解,阻碍了社会的流动能力,减少了商业竞争能力,限制了公共外交的有效性,以至于威胁着美国的国家安全。
此外,美国新出台的国家语言战略与其海外战场对外语技能的政治和军事诉求密切相关。美国军方外语推广部门认为,目前最关键的外语是阿拉伯语和普什图语。因为目前在伊拉克驻扎的美军有15.5万人,但通晓阿拉伯语的人寥寥无几。语言不通便无法与当地人交流,无法了解周围的情况。为此,美国总统布什在全美教师高峰会议上详细地阐述了掌握外语技能的重要性。他希望美国军队是一支具有流利外语能力的军队,外交人员和情报人员能够听得懂阿拉伯语等关键语言,并希望来自重要区域的外国人教美国人如何说他们的语言,以便于传播美国的意识形态,传播美国的自由和民主。
美国新出台的国家语言战略还与经济全球化竞争的背景有关。2005年发布的全国语言大会白皮书指出:“我们的构想是,通过外语能力和对世界文化的了解,使美国成为更强大的全球领导者。”这一语道破美国国家语言战略的真实目的。5美国政府清楚的认识到,为了确保美国在经济全球化中的经济竞争力,美国必须“拥有高水平外语技能和了解他国文化的专家和领导人”。6美国需要既有职业技能同时具有了解其他文化和多种语言能力的职员,这样才能保持美国在全球市场的领导地位。近年来,中国的和平崛起引起了美国的极大关注和恐慌。他们认为,中国的经济崛起对美国是一个全方位的挑战。因此,美国参议员利伯曼在《2005年美中文化交流法案》中指出,“为我们的孩子们提供了解中国语言和文化的机会,将使他们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获得更好的获胜机会。”
上述背景表明,美国出台国家语言战略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企图是显而易见的。美国的国家语言战略不仅仅着眼于目前的国家安全,而且着眼于未来的全球化竞争,从全球化的高度,为美国下一代未雨绸缪,可谓“为之计远矣”。
2、美国国家语言战略目标
美国国家语言战略的第一个目标是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即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国家安全。2003 年8 月美国国会议员Rush Holt 向议会提交(national security
“国家安全语言法案”language act )时指出,“如果我们不致力于学习世界各重要地区的语言与文化,我们将无法再保持国家的安全。我们在海外的军队和国内人民的安全要求我们迅速行动起来,以解决国家需要的关键语言人才短缺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不作为不仅是不负责任的,而且是危险的。”Rush Holt 看到,9.11 两年之后,美国在外语能力提高方面仍然没有大的改变。他寄希望于这个法案能够改变美国外语能力落后的现状。使美国的下一代有能力应对美国面临的新威胁。美国Adelphi 大学校长Robert A. Scotty 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国家对其他国家文化了解的需要,与其他国家人民交流的需要,已经不是什么新需要;我们也听到很多解决这些问题的倡议,但是几乎没有什么进展,以致造成了这么多对世界一无所知的公民。”9由此可见,美国政府已经认识到,外语能力的匮乏给美国的国家安全、外交、法律实施、情报收集以致文化理解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因此,2006 年布什发起“国家安全语言倡议”,把外语能力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并试图通过提高美国公民外语能力以确保美国在21 世纪的安全和繁荣。
美国国家语言战略的第二个目标是维护美国在全球的经济利益,使美国在全球化竞争中提高经济竞争力。美国政府认识到,所有的贸易是全球的,但所有的市场都是世界各地的。美国希望通过自由贸易进入世界各地的市场。为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需要拥有高水平的外语技能和对世界各地文化深刻的了解。然而,美国由于缺乏这样的人才,使美国不能有效的接触和开发海外市场,使美国的商业竞争力受到损害。美国国会前议员Rich Lazio 在全美语言大会上指出,全球化并没有带来英语的全球化,说英语的人仍然是少数。美国要想获得经济上的持续发展,要想生产吸引世界的产品,并通过有效手段将产品推向世界,必须具备强有力的外语能力和理解他国文化的能力。但是,他看到“美国的一些企业目前仍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种需要。”10因此,这位前议员呼吁外语教育要从幼儿做起,充分利用所有资源使他们受到良好的外语教育,以保持美国在未来海外市场的竞争力。
美国国家语言战略的第三个目标是制造“语言战略武器”,利用“语言战略武器”传播美国的声音。所谓“语言战略武器”,是指美国利用语言的交际功能作为传达美国意志的手段,以实现美国的战略目标。美国总统布什在全美大学校长国际教育峰会上的讲话对“语言战略武器”的功能作了详尽的阐释。布什认为,国家安全语言计划通过“国家语言旗舰项目”11培养军事情报以及外交人员只能在短期内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而要维护美国长期的国家安全必须通过传播民主和自由的意识形态。美国要在这场意识形态斗争中获胜,必须依靠那些具备外语能力的美国人来传播民主与自由。如果你不具备外语能力,就无法使需要帮助的人相信你的民主和自由。从布什的讲话可以看出,美国把语言作为实现其全球化战略目标、传播美国意识形态的重要战略武器。语言被赋予重要的战略意义。由此看来,语言既然作为“武器”就会有“杀伤力”,借用“语言武器”可以达到其他武器所达不到的目的。因此,布什提出“要充分利用所有的语言资源,让那些来自世界重要地区的外国人教我们如何说他们的语言”, 12其良苦用心就不难理解了。
美国国家语言战略的第四个战略目标是,为海外战场的军事情报人员、外交人员装备“语言武器”,满足海外战场军事、外交和情报需求。布什在全美大学校长国际教育峰会上对此作了明确的阐释。布什希望,在前线的战士能够和抓获的敌人对话,能够听得懂驻扎区当地人说的话,能够在任何区域用当地人的语言和他们交流。他认为,建立一支具有流利外语能力的军队是非常有意义的。在情报收集方面,布什希望,当有人用阿拉伯语、波斯语或乌尔都语说话的时候,情报人员能够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在外交方面,布什希望外交人员能够用当地的语言和当地政府沟通,使美国政府确信当地政府能够和美国共同合作,与那些残害生命、传播难以置信的落后意识形态的恐怖主义进行斗争。布什的讲话直接地反映了美国海外战场对外语能力的军事诉求。现代战争虽然可以通过高科技打破时空障碍获得军事情报,但是语言是获取信息情报的最后一道屏障。打破语言的屏障只能通过语言技能来实现。这是美国为什么如此看重“语言武器”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的原因之一。
3、美国国家语言战略下的外语政策
为了贯彻落实美国的国家语言战略,美国政府推出了一系列外语政策。其中一个重要的外语政策,就是鼓励全民学习国家需要的“关键语言”。

 Bush (2006)Remarks to the U. S. University Presidents Summit o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2004 年在全美语言大会上,美国就提出“向所有学生提供学习对国家最为重要的外语的机会。”13这主要是出于两个方面的战略考虑:一方面,美国认为,美国国家安全需要外语人才,如改善信息情报收集、改善国际外交手段、以及海外战场的需求;另一方面,美国参与世界经济竞争也需要外语人才。因为,美国认识到,“市场竞争的全球化,英语作为政府和贸易的‘通用’语的作用不断加强,但是现在世界成千上万的市场对语言文化的本土化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日益增长。”由于这种需求增长,美国必须学习当地市场的语言和文化,才能“获得进入当地市场的资格,并战胜越来越多的精明强干的对手”,才能保持美国在全球市场的领导地位。
2006 年1 月布什在全美大学校长国际教育峰会提出的“国家安全语言倡议”中,进一步明确了美国鼓励公民学习国家需要的8 种“关键语言”14的政策。汉语被列入第二位。在这一政策下,美国国防部拟进一步扩大“国家旗舰语言项目”(NFLI)。这个项目是美国联邦政府与美国高等教育机构合作为政府培养具有高级关键语言水平的专业人才。在这8 个关键语言的旗舰项目中,汉语旗舰项目由美国杨柏翰大学(BYU )承担。主要培养高水平的汉语人才。这些汉语人才不仅能够用汉语讨论一般问题,而且能够用汉语讨论所学专业问题。通过这个项目,美国计划在2009 年培养2000 名高水平的阿拉伯语、汉语、俄语、波斯语和印第语人才。
为了实现美国的长远战略目标,美国政府还制定了外语教育从幼儿做起的外语政策。在“国家安全语言项目”中拨款2400 万美元,鼓励美国儿童从幼儿园到高中(12 年级)学习国家需要的关键语言,即所谓“K-12”计划;在此基础上,美国政府拟拨款2700 万美元在27 所学校设立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关键外语教学计划,即“K-16 管道项目”,把外语教学从幼儿园到中小学,一直延伸到大学。美国政府还将为高中生提供到海外学习关键语言的奖学金,与此同时,聘请外国人到美国教授关键语言。
此外,美国通过“AP 中文”项目首次将中文引入美国主流教育。美国参议员利伯曼在“2005 美中交流法案”中报告了一组美国2000 年人口统计数字:美国有2200 万人讲汉语,但这2200 万说汉语的美国人中85%以上是中国血统。而在大学注册的美国学生98% 学的都是欧洲语言。因此,他要求联邦政府在未来5 年投资13 亿美元资助9 个汉语教学和学习项目。利伯曼指出,美国需要花费时间和金钱来了解中国的语言和文化,这是和中国打交道的必备武器。美国参议员亚力山大更力主投资中国,投资中国语言文化教学。他不无远见地指出,历史已经表明,与其把成千上万的美元用于外援,不如适度投资语言文化教育。他们认为,投资中文教育,增进两国的文化交流,美国的投入会获得更大的回报。
在布什提出“国家安全语言倡议之前,美国军方已经先行一步,制定了通晓外语的军人可以加薪的政策,鼓励美国官兵学习“关键语言”。2006 年1 月3 日,美国国防部宣布,为增强美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等海外战场的行动能力,国防部已经把目标锁定“语言关”。美国防部计划在未来5 年增加拨款加强外语教学,吸收更多的外语教师,让掌握关键语言的军官加快晋升步伐。15
二、美国国家语言战略对我国语言文化安全的挑战
美国的国家语言战略不只是针对本国的语言战略,而主要是着眼于未来全球化竞争。美国未来实现其长远战略赋予语言太多的战略“使命”,这对世界各国,特别是对那些“关键语言”区域具有极大挑战性。汉语也被列为“关键语言”区域,中国自然是美国格外关注的对象。其战略目标也将对我国的语言文化安全带来潜在的威胁。
首先,美国将汉语列为“关键语言”,并通过“汉语旗舰项目”培养精通汉语的专业人才。在未来的经济全球化竞争中,这些人才将成为我国将在各个领域,特别是经济领域直接交手的竞争对手。美国人这种“师夷以治夷”的语言战略对我国的语言文化安全带来潜在的威胁。美国在全美语言大会的白皮书中开宗明义地指出,“我们必须采取行动,恢复我们在全球市场的领导地位,并战胜日益强大的、精明强干的竞争对手。”美国寄希望于培养一批既有专业技能,同时精通中国语言文化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各个领域的人才,以实现美国的战略目标。利伯曼在《2005 美中文化交流法案》中指出,和中国进行贸易的前十名贸易伙伴中,十个有七个是贸易顺差,十个有五个拥有对中国语言文化具有深刻了解的人才。他认为,中国的和平崛起已经表明,中国将是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美国必须在这个市场刚刚萌芽时,就拥有精通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专业人才和中国打交道。中国有句俗语,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美国人深谙其道。
其次,美国国家语言战略赋予“语言战略武器”诸多“使命”,其“使命”之一是传播美国的意识形态。换句话说,美国希望利用“语言武器”对“关键语言”区域进行文化渗透。这势必对我国的语言文化安全带来直接的威胁。这种威胁首先是通过信息技术,用“关键语言”区域的语言来传播美国的意识形态。美国意识到“技术革命提供了意想不到的机会,也提供了广泛接触从前大多数人无法接触到的想法和产品的机会。”16因此,美国认为,现在是改善国家外语能力的最佳时机,他们试图制造更多、更为有效的“语言武器”来传播美国的声音。据“美国之音”估计,中国大陆有上千万人收听“美国之音”的英语节目。如果美国有足够的汉语人才,通过大众传媒来传播美国的声音,在中国,理论上的受众将是13 亿,而不是一千万。汉语作为“语言武器”,其“杀伤力”远远超过英语。这一点,美国政府的企图是非常明显的。美国前国会议员Rich Lazio 曾经说过,全球化并没有带来英语的全球化,全球化也没有带来全球文化的美国化。美国出口更多的是产品外壳,使用美国产品的国家往往是“新瓶装旧酒”,在美国产品中灌注的是他们自己的文化。17由此可见,美国利用“语言武器”的重要使命,就是希望在输出美国制造“产品”的同时灌注美国文化,推销美国的文化和意识形态。
第三,美国国家语言战略的实施,将大大提高信息情报机构的信息收集和分析能力,尤其是美国国家旗舰语言项目中的“汉语旗舰项目”将在各个领域培养精通汉语的信息情报人员,目标直接指向“关键语言”区域的信息情报收集和分析。语言屏障的消失,将对我国国家安全带来巨大的威胁。9.11 事件使美国认识到“语言武器”的重要性。当恐怖主义分子向美国发起攻击的时候,由于语言的障碍,美国毫无准备,处于极为被动的地位。9.11 的教训促使美国立即采取措施,改善国家的外语和文化能力。然而,美国赋予“语言武器”的特殊“使命”将对“关键语言”国家的安全构成威胁。
三、我国语言战略研究的现状
经济的全球化为语言文化走向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契机。世界各国,特别是欧美大国纷纷制定本国的语言战略。而我国关于国家语言战略研究,特别是对外语言战略的研究严重滞后。这种状况将使我国在全球化竞争中处于极为被动的地位。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 国家没有专门的语言战略研究机构,没有国家语言战略研究的专门人才,因而对国家语言战略,特别是在全球文化竞争背景下的对外语言战略研究几近空白。9.11 事件后,美国立刻意识到国家语言战略对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因此,美国国家语言大会在白皮书中,强烈建议美国总统在联邦政府中任命一名“国家语言专家”作为主席,组成“国家外语合作委员会”来研究和制定国家语言战略,并负责协调和监督各州和地方政府对国家语言战略的实施。然而,我国一直缺少一个以语言专家为核心的语言战略研究机构,缺少一个统一的语言规划管理机构协调和监督国家语言战略的制定和实施。
2. 国家语言战略研究滞后,使我国语言文化安全面临新的考验和挑战。但是国家缺少预防威胁国家语言文化安全的应对策略和预警机制。这说明我国在迅猛的全球化浪潮面前缺少足够的思想准备。试想,如果9.11 事件发生在中国,我们是否也会像美国那样,面对恐怖主义的袭击而束手无策。美国“亡羊补牢”,制定了学习“关键语言”的外语政策,以保卫美国的国家安全。中国虽然是英语学习的大国,但对那些对中国具有战略意义的“关键语言”却没有制定相关的外语政策和国家语言战略,也没有建立预防威胁国家语言文化安全的突发事件的预警机制和监控机制。

3. 国家语言与文化安全问题是国家安全研究领域的一个新课题,由于研究的滞后,我们对语言文化安全对国家的稳定繁荣的战略意义缺少深刻的认识。对域外语言文化对我国语言文化危害和侵蚀的现实认识不足。经济全球化伴随而来的是文化全球化,世界霸权国家必然凭借其语言与文化的优势对世界各国的民族语言文化带来威胁。信息技术的革命和网络技术的发展使美国看到了机遇和挑战。美国可以利用网络和信息技术,实现“即时的、全球信息系统和媒体的覆盖”。这种现实性对美国来说是机遇大于挑战,对中国来说则是挑战大于机遇。但是,我们对这种挑战和机遇都缺乏足够的认识。

4. 语言政策与规划研究缺乏全球化意识和国际视野,国家对重大语言战略问题关注不够,缺少宏观的政策性研究。这种现状,一方面使我们在全球化浪潮面前缺少足够的理论准备和应对策略,另一方面,面对国内的重大语言问题缺少有力的政策引导,甚至失语。如民族地区的双语教育政策问题,中小学是否实行双语教学问题,港澳地区的“两语三文”等问题。在这些问题的政策研究和理论探讨上,我们还缺少国际视野,缺乏全球化意识和竞争意识。

四、对策与建议面对上述挑战,我们认为,国家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加快国家语言战略,特别是国家对外语言战略研究的步伐,加强国家语言文化安全对策研究,维护国家安全,防患于未然。

1. 国家应该尽快建立国家级语言战略研究机构,组织专业研究人员,加快研究和制定中国语言发展战略。中国语言战略研究应该高屋建瓴,充分借鉴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和欧盟及成员国国家语言战略研究的经验,建立面向世界的全球化语言战略。中国必须面对全球化的挑战,站在全球化的高度来制定国家对重大语言战略问题的相关政策,必须以高度的竞争意识来制定国家的对外语言战略。


2. 国家应该尽快建立语言文化安全预警机制和监控机制,加强国家语言文化安全研究,预防威胁国家语言文化安全的突发事件,做到防患于未然。以保证国家的语言文字的主导地位不受侵害,保证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安全不受外来文化的侵蚀和渗透。特别要加强网络、信息和大众媒体以及语言传播中的意识形态的渗透的监控和预防。
3. 中国是英语学习的大国,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对中国走向世界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但是,构建多语、多元文化和谐世界的进程中,除了向世界推广汉语之外,我国有必要确定对中国具有战略意义的“关键语言”,制定相关的外语政策,培养精通国家需要的“关键语言”人才。这对中国走向世界,构建多元文化和谐世界是至关重要的。
4、国家应该制定明确的语言战略,提高国民的全球化意识和参与世界竞争的意识,鼓励公民终身学习外语,把掌握外语和多语能力作为我国现代公民参与世界竞争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只有不断加强我国公民的全球化意识和竞争意识,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才能避免在全球化浪潮中被边缘化的危险。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