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光斗
李光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411,337
  • 关注人气:28,7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单身潮来临,如何解救“90后空巢老人”?

(2019-05-29 08:58:57)
分类: 财经

文/李光斗

曾几何时,“单身贵族”还是一个令人向往的称谓,它代表着自由、个性、活力和尊贵,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单身贵族”泛滥成灾,竟然演变成一波“单身潮”。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中国的单身人数已接近2亿,中国的“单身族”、“丁克族”数量正在不断上涨,北京、上海、广州等各大城市的单身人群已突破百万,中国俨然成为一个“单身大国”。

中国曾经出现过三次“单身潮”。

第一次出现在上世纪50年代,1950年,中国第一部《婚姻法》颁布,这部法律参考的是1931年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其基本原则包括:废除封建的包办强迫和买卖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的利益等内容。

单身潮来临,如何解救“90后空巢老人”?

《婚姻法》的颁布引发了一阵离婚风潮,那些向来主张恋爱自由、反对包办婚姻的人毅然离婚;也有一部分“暴发户”男人居心叵测,以“离婚自由”为借口另寻新欢,抛弃农村的原配,所以《婚姻法》在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上世纪70年代末文革结束,大批的知识青年开始由农村返回城市,城里迅速增加了一大批大龄单身青年,其中以女性为主。因为当时很多男知青在下乡时与女知青相爱,在当地组建了家庭;而另一些从大城市下乡的女青年却很难接受当地的男青年,她们宁肯单身也不愿“下嫁”,随着文革的结束,她们自然选择回到城市,这又引起了第二次单身潮。

第三次单身潮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人们的思念逐渐转变,“婚姻观”也发生了变化,由维护低质量的婚姻稳定,开始转向追求高质量的情感婚姻。追求自由、快乐的思潮在青年男女中迸发。1980年《婚姻法》修改后,“感情破裂”这种很被难量化定性的指标也可以作为离婚的合适理由,这又一次导致因离婚而单身的人口剧增。

如今时过境迁,第四次单身潮又汹涌来袭,这次显然更加猛烈。作为如今消费升级时代下的消费主力军,大量的90后也未能幸免,数据显示2018年90后单身人数占总数的47.6%,年纪轻轻就成了“空巢老人”,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中国人口比例失调的问题依然严峻。在广大的农村地区,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依然根深蒂固,中国人口出生性别比例的长期失衡,造成了适婚年龄段的男性人数远远高于女性人数,从而导致女性人口的紧缺,这在冥冥之中就注定会有一部分男性被迫成为“光棍”。

单身潮来临,如何解救“90后空巢老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广大男光棍还在发愁找不到对象,那边的单身女性却根本不着急。社会的发展让女性和男性有了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数越来越多,数据显示,2000年全国只有 0.88%的女性进行大学本科的教育,而到了2015 年,这一数量就上升到了5.76%。

另外,2015年女性的研究生人数占总数的45.4%,较 2000 年上升 15.2 个百分点,女性受教育年限的增加,导致了她们结婚年龄的延迟,对于那些拥有高等学历的女性来说,年龄的增长和候选配偶的减少,是她们单身的主要原因,因为男性普遍想找比自己年龄小的女性作为配偶,而女性也不愿接受学历比自己还低的男性。

另一方面,过去从一而终的婚姻观念越来越淡,诱惑也越来越多,离婚手续的简化也使离婚变得简单方便,再加上女性经济地位的提高,“女权主义”反而大行其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思想早被抛到九霄云外,离婚不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而是重新选择的机会、去争取新的幸福,于是主动提出离婚的女性也大有人在。

除此之外,随着大城市里工作压力的倍增,越来越普遍的“996”工作制也让广大职场男女把时间和精力奉献给了工作,根本没功夫谈恋爱,社交媒体的兴起,又占据了他们仅有的碎片化时间,这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习惯于虚拟世界的交流,反而丧失了真实社会的社交能力,更有极端者突发奇想,打算找个机器人结婚。

再加上人们思想观念的开放,同性恋也被人们逐渐接受,他们的数量也大大增加,有网友调侃:“同性才是真爱,好男人都不再喜欢女孩子了”......诸多原因都促使如今第四次单身潮迅猛来袭。

全世界正在进入一个“低欲望社会”,不只是中国,全球很多国家都面临单身的困扰,各国也纷纷出招来试图扭转局面。

日本一直都是一个单身大国,“低欲望社会”这个词正是出自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的同名社会观察著作。早在2004年,日本政府为了促使单身男女尽快“脱单”,日本自民党就提出了向单身人士征税的议案,这在当时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以至于最后不了了之。

单身潮来临,如何解救“90后空巢老人”?

之所以单身税在日本难以推行,是因为日本的单身一族已经在年轻人中占据了绝大比例,并掌握了主流话语权。日本男性的单身数量高居发达国家前列,20到24周岁日本男性的单身率高达94.2%,25到29周岁的日本男性单身比例为71.1%。日本政府想要征收单身税,就意味着与数量如此庞大的年轻群体为敌,最后不得不选择放弃。

俄罗斯的单身问题也很严重,但是“战斗民族”的政府一向强势,不仅对“单身狗”征税,还对没有生育子女的丁克族征收“无子女税”,税率高达每月收入的6%;韩国政府也规定,年薪在2000万-3000万韩元的单身人士,每年要多缴纳2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就是1160元,相当于一天额外多支付3元的费用。

相比俄罗斯等国的强势征税,欧洲等西方发达国家应对单身潮的经验则更加丰富,应对策略也显得温和许多,主要以“物质奖励”为主。如德国就规定给予新生儿的主要照顾人一年的带薪产假,如果新生儿的妈妈是主要照顾人,那么孩子的爸爸也能额外获得两个月带薪陪产假。

我国去年一则“个税改革”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其中有两点让广大网友津津乐道:一是个税起征点从3500元变成了5000元;二是个税改革增加专项附加扣除,有孩子比没孩子的人可以少缴税,换言之,对于那些单身不结婚的人,他们交的个税会更多一点。这在当时也引起了不小争议,网友们纷纷表示:“这算是征收变相单身税了。”

但也有人调侃:“税再怎么缴也不会比养孩子贵,交税时卡里的钱刷一下就划走了,不哭不闹不用哄,也不用上辅导班”......

除了税改增加专项附加扣除,我国首个以新婚人群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公益基金——婚姻消费补贴专项基金也于2017年成立。

这项基金面向领取结婚证一年之内的新人,补贴范围包括婚纱摄影、婚宴酒店、婚礼庆典、婚房装修、蜜月旅行、家用电器等项目,基本涵盖了新婚消费的各个环节。由此可见,为了帮助广大的单身人士顺利脱单,国家也是煞费苦心。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作者李光斗:中国品牌第一人、中央电视台品牌顾问、著名品牌战略专家、品牌竞争力学派创始人、华盛智业•李光斗品牌营销机构创始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