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逃离中国:为何不等川普召唤,中国企业纷纷去美国开厂

(2016-12-20 10:29:19)
分类: 财经


    奥巴马曾高唱 “把就业和制造业带回美国”,而新晋美国总统特朗普则要付诸实践:以强硬态度和政策促进制造业回归美国博得民心。从近年来的制造业投资趋势来看,制造业回归美国迹象已经十分明显,无需特朗普的召唤,全球制造业、尤其是中国制造业正在井式地投资美国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企业在美投资超500亿美元,其中中国企业直接赴美投资超过150亿美元,同比增长30%;2016年以来中国企业赴美投资更是热潮不减,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企业2016年上半年在美投资近290亿美元,打破历史记录,中国对外投资总额的1/3流向了美国;在这些大笔流向美国的资金中,有我们所熟知的海尔54亿收购通用电气,以及联想、中投、双汇、中石化、复星、万向、乐视等能源及制造业企业身影。

  特朗普以强硬态度促进制造业回归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戳破了美国经济泡沫,美国深刻地认识到把国家经济命脉系于虚拟经济是风险极高的,金融和工业制造、实体经济的结合才能夯实繁荣的基础。“鸡贼”的特朗普很懂民心,他深谙美国最广大底层人民对美国阶层分化的不满情绪,在美国成长为“超级大国”和“世界警察”的过程中,华尔街精英和硅谷的技术精英是最大受益者,而广大蓝领工人却因为低端制造业转移而被亚洲的廉价劳动力抢走大量工作机会。

  美国底层人对社会的不满便是特朗普的民意基础,无论是竞选过程中粗鄙的竞选包装还是他的“制造业回归美国”以及“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竞选策略,都是为了迎合最广大的底层美国人。

  特朗普促进美国制造业回归的态度和政策尤为强硬。他指责中国和墨西哥人偷走了美国人700万个工作机会,这或许很夸张却很真实,以纺织业为例,自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来自中国等低工资国家的纺织品便涌入美国,美国纺织品生产减少了46%,美国该行业工作岗位由此减少36.6万个;其他劳动密集型的行业同样受到严重冲击,曾经让美国引以为傲的传统工业州,比如,俄亥俄州的钢铁炼油业、密歇根州的汽车工业、宾夕法尼亚州的冶金焦炭业,这些地区逐步沦为“铁锈地带”(Rust Belt),制造业凋敝不堪,这也是美国近十多年来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根源

  美国因制造业凋零造成的失业等社会问题积弊日深。特朗普在竞选中一次次放出狠话、直指中国,承诺未来政策将支持“购买美国产品”“雇佣美国人”、强制要求苹果将硬件制造工作迁回美国,对不肯迁回美国是制造业施以重税。在最新的内阁班底中,特朗普称已选定陶氏化学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利韦里斯担任美国制造业委员会主席,特朗普对美国制造业回归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奥巴马 “将把就业和制造业带回美国”

  其实,重塑美国制造业也是奥巴马政府工作的核心经济政策。2009年以来,奥巴马政府提出了一系列的刺激美国制造业回归和再繁荣的计划和措施,呼吁美国民众购买美国货、颁布制造业促进法案、对制造业实施优惠税收政策等。2013年4月奥巴马在迈阿密发表的演讲中,鼓励美国私人企业和资本投资美国基础建设,重振美国制造业,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在连任竞选中,奥巴马也承诺“将把就业和制造业带回美国”。

  在奥巴马制造业回归新政的刺激之下,包括汽车制造、重工业、高科技企业有了回归美国本土的迹象:在美国制造业核心汽车工业方面,奥巴马耗资848亿美元拯救了濒临破产的克莱斯勒和通用汽车,苦心之下见奇效,重金投下的一年之后,美国三大汽车公司的总产值便接近历史最高点;众多企业也积极将生产线搬回美国本土,苹果投资1亿美元将部分生产线搬回美国,通用汽车将部分外包给中国和墨西哥的生产任务搬回美国,谷歌则将谷歌眼镜的组装生产放在硅谷进行;而据著名咨询公司埃森哲的调查报告,美国61%的制造业经理人考虑将制造业生产线迁回美国,以便更好地匹配供应地和需求地。奥巴马提出的“美国制造”回归计划得到响应和落地实施,近年来,美国制造业得到明显复苏,装备制造业的上涨幅度甚至超过德国。

  美国重新成为“世界工厂”

  在美国制造业新政之下,美国正在成为新的制造业投资价值洼地,从最新的发达国家的外商直接投资流向来看,不仅中国企业纷纷投资美国、在美国开厂,新一轮的制造业转移正涌向美国,美国或将重新成为“世界工厂”。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经历了三次产业转移潮。作为世界制造业中心,美国率先主导了世界上的第一次大规模产业转移,即20世纪50年代,美国作为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主导国家,将科技优势转化为生产制造优势,成为世界制造业强国,为寻求更高的制造业“性价比”,美国将钢铁、纺织等传统制造业转移到日本、德国,而美国本土保留了技术密集型和高附加值的集成电路、精细化工等制造产业,美国制造业的衰落也由此开始。而日本和德国得益于美国的制造业转移,快速成长为新的世界强国,在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日本和德国又将低端制造业转移到香港、台湾、新加坡、韩国,铸就了“亚洲四小龙”;20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把中国主推成新的制造业投资洼地,廉价劳动力和其他廉价的生产要素成本成就了中国几十年的“世界工厂”和经济腾飞。

  但近年来中国的投资环境已经悄然改变,中国正在脱下“世界工厂”的帽子,制造业正在撤离中国,拥抱美国。除了像联想和海尔一样收购美国制造业企业的这样的投资方式以外,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发现美国的制造业成本已经开始低于中国,他们已经开始悄然撤离中国,在美国办厂,世界著名的玻璃大王曹德旺的福耀集团便是其中一员,今年10月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的莫瑞恩工厂开始投产,这家工厂的原址曾是通用汽车的工厂,因2008年金融危机倒闭,后被福耀买下,该厂是世界上制造汽车玻璃最大的单体工厂。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表示,已经计划花10亿美金去美国建厂,继续做汽车玻璃。

  福耀集团之所以如此热衷于在美国建立工厂,因为他们发现在美国生产玻璃的劳动力成本、土地、能源及原料、运输等综合成本已经低于中国:首先,莫瑞恩工厂是福耀在奥巴马政府已提出“让制造业回归美国”的政策的背景下购买的,为吸引世界制造业投资美国,各级政府和民间机构都在努力营造更好的投资环境,福耀买下莫瑞恩工厂加上改造费用共花了3000万美元,而当地政府通过各种渠道补贴了其3000多万美元,所以厂房成本为零;福耀生产浮法玻璃需要用天然气,而美国天然气的价格是中国的四分之一,电价是中国的70%;除此之外,美国的运输成本、税收成本均低于中国,中国的税收成本世界最高,而工人工资却在连年攀升,招工也变得更难。

  制造业利润比刀片还薄,在算这笔账的不只是福耀玻璃这一家企业,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业企业在算这笔成本账:虽然中国的工人工资连年上涨,工资尚未超过美国,劳动力成本优势正趋少。但其他生产要素的成本却远远高于美国;以制造业普遍需要耗费的生产要素成本来对比中美两国的制造业投资性价比,土地成本中国是美国的9倍,而且美国是永久产权;物流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而与物流成本紧密相关的油价中国是美国的2倍,除此之外中国还需额外支付路桥费;银行借贷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4倍;中国企业用电价格居高不下,电力/天然气成本中国是美国的2倍以上;蒸汽成本中国是美国的1.1倍;配件成本是美国的3.2倍;中国企业税收成本世界最高,特朗普上台后将大幅度降税,美国的低税收势或将进一步加大;折旧成本中国是美国的1.7倍;中国居高不下的地价致使中国的厂房建设成本是美国的4倍。由此诸多生产要素综合来看,中国已经不适合制造业生存,而美国正在成为制造业的舒适国度。

  波士顿咨询的研究报告称,2013年美国制造商品的成本比中国制造高出5%,但未来美国低成本地区生产的产品和中国制造成本正趋于接近,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正在缩小。高地价、高税收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后开始实施的劳动法让中国制造雪上加霜,在此过程中,中国制造企业正在新的成本权衡下逃离中国,美国正努力成为新的“世界工厂”。(本文版权归李光斗品牌观察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