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依莲
依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786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微凉的记忆(一)——麻果

(2010-10-29 11:41:01)
分类: 依莲心情

写在前面:

     都说悲秋。说敞亮儿一点就是人在秋天这个季节容易情绪低落,容易感伤。我不悲,我只是容易动动怀念这根琴弦儿。于是,就想过要写些小时候的事,算是一种记忆的重新记忆形式。也算悲秋吧。那今天,就从管老大的朋友老刘的博客中的一张照片开始(好间接的关系,呵呵)。

 

 

那些微凉的记忆(一)——麻果



(勾起我琴弦儿的就是这张照片,我没经过老刘博客的同意,我就转来用了。莫告我侵权啊,我声明了:这是老刘博客的片片)

 

   照片上的东东我们小时候管它叫“麻果”。(可是刚刚我百度图片的时候,蹦出来的全是那害人的玩意儿,吓我一跳。但切实,我们小时候就叫它麻果,我估计是小名,学名未知。所以此麻果非“百度麻果”。)

 

   看到它,我的思绪很温暖。

   小时候,在野生麻果成长到一定大小的时候,我们小孩子常常用它来打牙祭。那个年代,孩子们的吃食几无。于是山野里那些能吃的东西就是我们的零食。刚长出来的麻果籽太小,也很嫩,吃到嘴里没味道也没嚼头儿;等长到芝麻粒儿大小的时候,就可以吃了。摘一个麻果,从底座的地方扒开一个小口,然后把外皮儿转圈撕开,洁白如玉的麻果籽就一组组的跳了出来。之所以说一组组,是跟它的内部构造有关系。它的里面就像核桃似的自然分成了几部分,每部分之间是有透明细薄的一种东西相阻隔的。适时可吃的麻果籽吃到嘴里是细滑的,汁水不是很丰富,但甜丝丝的。其实吃它既不解饿也不解馋,完全是为了解闷儿。戏耍之后,疲乏之时,三五个朋友一起,或站或坐或蹲于麻果秧前,吃着,说着,笑着,无忧的日子就是这么过的吧。我以为,我们那物质极度匮乏的童年时代却是如此云淡风轻的精神丰富。现在想来,也是一笔可观的财富。老一点的麻果籽就不好吃了,硬,本就不多的汁水变干涩,甜丝丝的感觉更是荡然无存。这个时候,我们离它就远些了,转而去淘换更适合我们的好玩意儿去。

 

虽然它在我们这里完成了作为零食陪伴的光荣使命,但是它的价值还在继续呈现。

 

随着秋天的到来,麻果秧也开始陨落绿色的芳华。这时的麻果成熟了。麻果顶部原本是软软的触角样的尖儿也开始坚硬尖利起来。妈妈会命我们摘一些熟透了的麻果回来储藏,到时候派它另有用场。

 

过去,逢年过节常常蒸馒头来祭祀祖先和神灵。这时候的馒头就要点上粉色的点儿,以示庄重或喜庆。通常是用筷子头蘸上沏好的粉颜料,像梅花的形状样点上几朵。妈妈却别出心裁,用麻果取代筷子。待馒头蒸熟,出得锅来,妈妈开始一朵一朵点上去,像极漫天白雪世界里傲然绽放的红梅。这时,爱花儿的妈妈和爱花儿的小女孩们总会围在馒头“花坛”前,啧啧的赞叹,稀罕儿一阵子之后才肯散去。

 

所以,我说看到麻果,我的温暖来了。因为它让我想到了童年岁月,想到了童年玩伴,想到了母亲,想到了那已经逝去但永远温暖的记忆。

 

所以记录它,我想是因为它不仅仅丰富了此刻我关于童年的记忆,还包含了孩子对妈妈无限隽永的依恋与怀念。

 

微凉的,是逝去的岁月,而童年,永远是一首温暖的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