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高级船长

杨思老镇征收拆迁的阵痛

转载 2020-08-17 17:53:01
标签: 杂谈

周家渡轮渡站

曾记得,上海杨思桥人到市中心去都是叫“到上海去”,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过一条黄浦江的距离,就把全国来的上海人和正宗上海人区别的泾渭分明。吾伲才是正宗的上海人,确切地讲本地人,原住民。

当年杨思地区的民众都是乘周江线轮渡,要不就是上世纪60年代后期开通的打浦路隧道,到浦西上海市中心、到城隍庙去白相的。

打浦路隧道

2009年7月5日地铁8号线开通运营二期工程。那天,我与杨思民众一样沉浸在地铁8号线开通的欢乐中。我也到杨思地铁站蹭热闹,购置了地铁票从杨思站乘到了凌兆路站,与浦东市民分享了地铁交通的便利。由衷感觉现代化的交通让乡下人变成了上海人。

杨思民众等待8号线开通

8点整杨思八号线开通

这两位老前辈大家应该都认识吧,他们也在欢庆地铁开通

地铁8号线开通,杨思农民新村、老街和玉泉街的人获得感满满,回到现实的居住环境后,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在地铁8号线的地面沿线,我们居住的砖瓦木结构的老房子,开始与地铁共振,与狼共舞了,地底下也发出了并不是和谐的欢乐、或者能够催眠的音乐。而是如同火车开过的“多普勒”呼啸声响。每各数分钟的列车开过地铁隧道,从7米之深地底隧道下经过,老旧的房子就开始“心房颤抖”,居住的人也开始“心动过速”了。

地铁示意图(红线)

杨思北街 居民们倒马桶情景

杨思玉泉街

日常时久之后,我们居民对居住的房子忐忑不安了。我们的门窗开始有点紧了、歪了,后来门窗关不上了。当某天毫无征兆时,窗的玻璃轻轻地崩一声,分崩离析了。我突然发现居住房顶的角落淅淅沥沥下起了粉尘“雨”,地上开始发现不明的裂缝,邻居们也纷纷表示居室都有这种情况。原来,我们的房子被地下的“长龙”搅得“地动山河”了。这下,我和邻居们惶惑不安了,老房子动摇根基了。

因地铁振动,天花板因为漏雨而掉落

因地铁振动,顶部都是渗水的裂缝

地铁振动而开裂的玻璃窗

还是从我们房子的历史和为了国家利益数度搬迁的历史说起吧。

在上世纪50年代末期到60年代初期,在黄浦江边上的上钢三厂开始大规模扩建,一路横扫了后滩地区大部分宅子和农田,仅留下塘子泾一块土地作为“历史遗迹”了。

原上钢三厂上的各宅子地图

在政府当年拆迁政策下,先将部分农民借房分流后,上钢三厂动员了厂内的运输工具,将旧房的砖瓦、木柱和椽子等运输到迁徙地,“原拆异造”了新房。将原来分散宅子衍变成为成排的相连的房子,形成了现在成为杨思地区古董的新杨思新村。屈指一算已经有了50多年的历史了。可以怎么说吧,现在居住在里面的老年人都是当年变迁时的幼儿,上一辈为国家建设贡献了一辈子的老人都渐渐作古了,剩下的都是“古来稀”了。他们渴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改善居住环境,颐享天年。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老年人都看着祖屋的变迁死不瞑目啊!

在1978年冬,上海进行了大规模的河道建设。一条川杨河又把杨思新村门牌号169号以后的农民,即在小河北边的5栋联排农民“别墅”又遭到了第二次拆迁。同样,在当年的公社拆迁政策之下,又是“原拆异造”,位移到了200米之外大食堂(原杨思乡政府)前面,杨思小学之后四栋“联体别墅”。顾全大局的居民又一次默默地奉献了自己的切身利益。

杨思新村169号之后的房子被川杨河吃了

川杨河(上南路桥)

原乡政府大楼(杨中四、七队大食堂)

为此,在杨思镇的历史上又多出了一条非常诗意的“玉泉街”。时间不经意间又过了42年了,在风雨兼程的历史中,那些砖瓦、木料已经变成了“古董”了,不同的是,博物馆不要,所在地的主管部门也不接受。旧房是没有价值的资产,旧房再也经不起日晒雨淋了,大部分的家居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渗漏,在黄梅雨季、台风肆虐时,屋外下大雨,屋内落小雨,此刻更是新村居民最难过的日子,现在居住环境变得非常恶劣了。从还有房产讥笑外来人员的引起为傲的虚荣心,渐渐变得不淡定了,居住地现在完全比过去苏州河畔“潭子湾”和“潘家湾”、“朱家湾”的“三湾”地区还恶劣。

玉泉街现状

玉泉街的破旧让我红脸,我还算上海原住民吗?

由农民变成居民的杨思新村变成了上海三林地区最肮脏杂乱的居住区,没有之一。

我们在欢呼地铁8号线开通,给浦东人带来巨大交通便利后,发现自己的居住环境处在了水生火热之中,上有老天不间断的大自然下雨刮风作孽,下有地铁轰鸣行走。我们的生命安全也处在潜在的风险之中,我们再也不能安居乐业了。

在某年的夏天,我们起草了第一份诉求报告并与杨思新村的部分民众直接寻求了政府部门帮助改善民生,拉开了杨思新村的要求改善居住环境的诉求。 连当年的市委书记都在群众信上签字, 要求落实妥善处理。

市委领导在来信 摘报上签字

三林政府在杨思新村居民的投诉下,开始了第一轮的征询和拆迁程序,由于当年的主管部门受到了外界干扰、动员不力,加上村民们努力争取最高权益不成,最终以1-4片区以达到87.5%以上而部分拆迁成功。而在杨思北街遭遇挫折后,有关部门却轻率地将受地铁最严重影响的玉泉街放弃了,玉泉街居民当时心里面非常窝涩,仿佛是杨思拆迁地块中的弃儿。

新民晚报报道杨思1-4搬迁新闻

这段遗留下的有关部门不作为的后果是让杨思新村、玉泉街和北街的民众接下6年之中群情更激昂,纷纷要求有关部门给予正面解释。

在相关民众的强烈要求下,有关部门终于又将杨思老街诉求给予了思考,并安排了拆迁征询。从征询的情况看,三个地块都满足了征询百分比,应该说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2020年7月10日,三林镇召开了会议,其中镇党委书记蔡忠民讲到都市重镇建设方面:“……,……三是重点推动杨思老街、恒大等地块征收动迁,从开发的角度提升城市品质。”

三林镇领导

据说最近杨思老街3个地块民众又去有关部门上访了,还到了地铁公司上访。村民们要求地铁负起影响地铁隧道造成的噪音和振动的责任,尽早启动拆迁程序,让老镇改造落实在实处。另外饱受地铁8号线影响的居民要求主管部门解释地铁公司已给的补偿款项目前现状,强烈要求主管部门专款专用,不能以稀里糊涂的统筹,即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用整个动迁上。地铁公司负责人也表态,将尽快联系相关部门,把补偿款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据说那天接待上访民众的获得直接负责三号地块动迁的老总费金忠信息:“明确启动三号地块有两个方案,一是一、三号地块一起启动;二是,整个三号地块启动没有达到百分比的,就启动地铁直接受损户。”

令人遗憾的是玉泉街好像“小娘养”的,上次被无理由放弃,这次还是没有提及。我们恳求主管部门不要再忘记我们玉泉街。

我获得如下上访民众的信息:“启动是否成功,真的在我们居民每个人手里。这次机会再不把握,那真的遥遥无期了。曾经的失败已经过去,多年辛苦奔波,今天终于有了我们想要的结果。居民们,好好把握。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无论如何,今天我写这段文字的心情是忧喜参半,我们已经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了,都经历了数次拆迁痛苦的历史过程,自然规律留给我们的生存时间不多了。

我们很渴望在有生之年搬离老旧又受到地铁奔腾折磨的老房子,祖辈和我们自己已经对国家建设作出了伟大贡献了。但我们没有实现父母、祖父母辈分老人们的夙愿,我们深深内疚对不起我们的下一代、再下一代的后人,同时我们也在心中寄托、承载下一代人希望,我们的后代需要阳光明媚的房子。

现代社会中,由于各个家庭的处境不同,拆迁诉求也不同,或许,我们杨思新村、北街和玉泉街还面临艰难曲直道路要走,甚至要跳入不能拆迁的火坑,但在拆迁曙光初露的时候,我们需要团结的毅力,耐心的等待,配合有关部门做好拆迁的准备工作。

阳光总在风雨后,我们期待、期待,再而三的期待!!

三林凌兆已经造好的拆迁安置房能够成为我们的安居房吗?

老街群众居住的室内现状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61,15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